<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六十七章 暗潮汹涌
    当紫罗衣喊价达到八千万灵石,莫子风亲自出手,喊了一个惊天动地的一亿。

    但立刻,旁边八十四号冒出一个声音:“两亿,灵石。”

    莫子风眯眼望了过去,正好对上秋迟笑眯眯的眼睛。

    两人视线交汇,全身气势外放。陆峥怀疑两人下一秒就要动起手来。只是这两人太能装,都到了眼神互杀的地步,居然还各自挂着笑脸,陆峥看得牙酸。

    旁人看得心惊,胆颤。

    莫子风朝秋迟眨了眨眼,旋即回头继续举牌,喊道:“三亿,灵石。”

    几乎是立刻,秋迟喊道:“四亿,灵石。”

    “五亿……”

    短短一炷香时间,紫罗衣的价格已被莫子风和秋迟两人哄抬到了十八亿灵石。如此天文数字,叫两人身后的下属都在齐齐打哆嗦。可莫子风两人就跟吃错了药一样,只以亿为单位,喊价霸气得很,从不肯降低一点风骚的格调。

    场中其他拍买者早就乖乖停手、闭嘴,瞎子都看出莫子风和秋迟不对付,准确的说,是秋迟要找莫子风的麻烦,而莫子风天不怕地不怕第一时间就反击了过去。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在世家名门莫家和人间地狱鬼哭囚牢两大势力火辣冲撞的面前,在场三分之二的修者都自认是凡人,不敢触其锋芒。

    可在场上,还有另外一尊大佛。

    莫子风也不是傻的,紫罗衣虽贵重,却还没到他必须败光莫家家底的时候,与秋迟争锋也不过是顺势而为,姓秋的太过阴险狡诈,若是他不放手,这人必定也不会放。或是等着他报出不可承受之重,姓秋的挥挥衣袖便笑眯眯的放了。

    想到这,莫子风露齿一笑,转眼望向一直闭目养神的独孤蚁裳。

    独孤蚁裳接触到莫子风视线,缓缓睁眼,淡淡回望了过来。

    陆峥有些不爽。便见莫子风右手一抬,做了个举杯喝茶的动作。

    独孤蚁裳眉眼不动,淡淡收回目光。

    等到莫子风与秋迟已将价格喊到八十亿的时候,独孤蚁裳突然出手,清冷的声音镇压全场。

    “一百亿,灵石。”

    莫子风和秋迟一起望了过来,前者的目光深处有一丝蛋疼和肉疼,后者的目光中有一抹探究与考量。

    整个交易会噤若寒蝉,就连越笑越嗨的热情老马此时亦是大气不敢出。

    万魔窟大小姐竟然掺和进来!三尊大佛轰然对撞!

    有脑洞大开者,更是跳起来惊呼:“正道名门,中间势力,魔道枭雄,三方势力决一死战的时刻终于到了!”

    陆峥差点被这深井冰的惊天一吼给吓得栽倒。人的脑洞居然能如此之大,他也是醉了。

    但出乎大部分人的猜测,无论是莫子风还是秋迟,都在独孤蚁裳喊价之后,乖乖闭嘴,一个比一个坐得更加端正悠闲,似乎刚刚还争得你死我活将灵石不当钱的败家玩意儿根本不是他们一般。

    距离莫子风最近的陆峥,却清晰地看到,这家伙在背靠椅背的一刹那小心地抚了一下胸口,并小声嘀咕了一句:“我的娘啊喂,独孤大小姐好凶残,到底有没有财宝价值观?”

    独孤蚁裳有没有财宝价值观其实不关莫子风什么事,但杀了他他都不信独孤蚁裳事后不会将超值购买的紫罗衣转手卖给他,所以,那一百亿灵石的天价,最终还是得由他莫子风来掏。

    莫子风肉痛到无以复加,整个人都暗自萎靡了不少。

    独孤蚁裳此时已经接过了传轴童子捧来的紫罗衣。因为压轴的三件宝贝太贵重,交易会历来的规矩便是当场交钱当场交货。

    独孤离情面瘫着一张冷峻脸,递出一个空间戒指。传轴童子眨眼探查了一下,旋即转头对台上的老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并点了点头。

    老马眉开眼笑,立刻一挥手,示意童子将紫罗衣捧给买主独孤蚁裳。

    独孤蚁裳面无表情地接过,随手就甩进了自己的空间,然后,转头,对着眼巴巴望过来的莫子风露出一抹清浅笑意来。

    莫子风嘴唇哆嗦,良久都回不了神,他不是被独孤大小姐突然的笑容给惊艳了,他是被独孤大小姐的冷酷无情给煞到了!

    与之相法,陆峥被帅了一脸。看着独孤蚁裳那抹微露恶意的笑容,差点流鼻血。

    莫子风转头默默和身后属下对账筹钱,整个人有些没精打采,就连接下来的拍卖也没提起精神。

    倒数第二件拍卖品也是地阶下品灵器,九龙刀,以九龙精血铸就,刀中藏灵,火山血池中锤炼而出的神兵。一刀斩人魂,吸魂夺魄,骇人听闻。

    无疑,这刀是柄魔刀。持有者修为稍低,便可能沦为魔刀傀儡,不会有好下场。

    最终,九龙刀以八十八亿灵石被一披着斗篷戴着斗笠全身武装的神秘人买走。

    那神秘人拿到九龙刀的一刻,欣喜若狂,身上的伪装丝毫遮掩不住狂卷四溢的磅礴野心,整个身躯都在散发着,天大地大唯吾称雄的霸气狂拽。

    从对方不小心泄露出的一点气息来看,陆峥发现,那是个所谓的正派道修。

    一个道修竟然倾力拍买恶煞魔刀,浑身遮掩,指不定便是哪个名门正派道貌岸然的家主或掌门。

    陆峥没多少鄙视的心思,淡淡转过头来,眼角不小心扫到了八十五号的小舅子独孤离情。这家伙,常常冷酷的一张俊脸此时略妖异,看那嗜血残暴的小眼神和嘴角微勾的邪恶笑意。不用猜,这位对那恶煞九龙刀,看上了。只是先前不买这会儿又看,摆明了早就打着强抢的念头。

    以陆峥野兽般的直觉,独孤离情对看上的东西更喜欢暴力强抢。

    就坐在独孤离情身边的独孤蚁裳,自然也注意到了弟弟的神情和心思,旋即微微一笑,拍了拍弟弟的手臂,不是安抚和劝诫,反而是一种鼓励和纵容。

    陆峥有些微的愣神,旋即就释然了。

    独孤蚁裳对他人冷酷又如何?她待自己温柔如水,能三番救助性命,亦能在生死关头劝他先走,这便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