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六十二章 厮杀
    莫子风将独孤蚁裳姐弟俩请上忘忧楼不久,另外几个万魔窟魔修循迹找来。

    莫家位列道派名门大家行列,万魔窟则为魔道之首,双方见面,眼神交撞了一下,倒是没有做出其他什么流血掉肉的事件。更甚至,因为陆峥的缘故,双方不愿交恶,便各自交了一个底。

    酒水换作茶水,两大势力相对而坐,倒是相处和睦。

    “莫某人此番来这山海妖市,是为了三日后的交易会。不知独孤大小姐所为何事?”莫子风笑眼眯眯。即使对面坐着的是魔道大小姐,他依然谈笑风生。

    独孤蚁裳并不隐瞒,只是话语不多,只道:“交易会。”

    莫子风挑了挑眉,表情倒是没有多少意外,旋即又道:“此番交易会中有一宝物,名唤紫罗衣,于我莫家有大作用。不知独孤大小姐对此衣是否感兴趣?”

    一旁的陆峥喝茶的动作一顿,他总算是明白莫子风此番的目的是什么了。

    传闻紫罗衣是衣又非衣,乃地阶下品灵器,穿在身上可作一般防御法器,罩在半空,则能庇护衣下方圆数百丈范围。不用想也知道,莫家这位以懒惰和甩手掌柜闻名的家主,定是想以此衣代替自己,于自己不在莫家之时给莫家一个防护保障。

    陆峥扫了一眼,见几个莫家人眼神复杂,既感动又无奈。有个这样不着家的家主,也够莫家喝一壶的了。

    独孤蚁裳看了陆峥一眼,她知晓此番交易会入场的规矩,因而猜到陆峥是陪同莫子风一块前来的。她对紫罗衣倒是没有多大喜好,于是淡淡说道:“无趣,万魔窟此番不过随便看看。”

    莫子风自然不信万魔窟大小姐亲自出动只是带人随便看看,只是有一点可以确信,看在陆峥的面子上,这位大小姐并不会与自己争夺紫罗衣,因而大舒一口气。

    一直默默竖起耳朵的陆峥亦是一口气大松。他着实不想独孤蚁裳与莫子风两人出现争端。

    这时,莫子风厚着脸皮道:“既然大小姐与莫某人目的不同,利益又不妨害,那不如合作?大小姐帮我取得紫罗衣,我则帮大小姐取得万魔窟想要的东西。”

    对于莫子风的公然拉拢和示好,独孤蚁裳眉头微动,似乎诧异了一下,但却并不排斥。她为人虽清冷,却不自负,并不是奉行一味单打独斗的类型。

    而敢于公开和魔道之首合作的正道名门,估计也就莫子风这一家了。如此离经叛道,倒是有点趣味。

    就连一直冷着脸的独孤离情也拿看死人的眼神看了一眼莫子风,他有点怀疑,这姓莫的也和姓陆的一样,对他的姐姐抱有什么不轨企图。

    丝毫不知自己已经登上了独孤离情死亡名单的莫子风,依旧笑得一脸灿烂,甚至举起茶杯,继续开口试探道:“那么,合作愉快?”

    独孤蚁裳点了点头,举杯,道:“合作愉快。”

    她要的东西,实乃此番交易会的压轴,有人合作自然是好。

    以莫子风和独孤蚁裳为代表的两方势力,会谈良好,两家顺势都在忘忧楼落脚。

    三日转眼而过。

    陆峥起了个大早,却发现莫子风更早。

    这小子一大早便捧了根类似冰糖葫芦一样的小零嘴,趴窗户边吃边看热闹,也不怕破坏了他堂堂一家之主的形象。

    见陆峥开门出来,莫子风赶紧招手,大笑高呼:“陆贤兄快来,穹武门那群伪清高和鬼哭囚牢的人打起来了。”

    莫子风说得幸灾乐祸,陆峥被勾起了好奇,走到窗户前一看,街道上人山人海,穹武门与鬼哭囚牢的人打得难舍难分,远远的,已经能瞅见巡逻守卫乌压压一大片正往这边赶来。

    而那打架的人,竟然有向来十分稳重好脾气的燕十三。

    燕十三和他的师弟赵鹰一起,正护着一个胳膊淌血的灰衣老者,边打边退。旁边还有另外十几个穿着穹武门服饰的人,几乎个个挂伤。在他们的对面,以鬼哭囚牢的牢头周放领头,只出了八个壮汉,便有隐隐压制全场的气势。

    燕十三修为虽高,可他一边要护着身旁的老者一边要正面硬抗周放,一时之间十分吃力。

    赵鹰大骂:“呸,无耻小人!趁我师父重伤,竟然当街拦杀!鬼哭囚牢之人,果然都不是东西!”

    周放脸色极黑,纵使边上有好心人劝说巡逻守卫将至,他也仍然没有放过燕十三等人的打算。

    战况一时胶着,一方有怨一方盛怒,难以分开。

    陆峥视线微移,习惯性扫视全场,瞬时注意到,距离胶着战场不远处,一男一女悠闲地看着,其中那个女的,是个老熟人,正是当初想要拜云中怪为师的孟倾瑶。而在她身旁的男子,紫衣华袍,穿得十分骚包,是个二十多岁的俊俏青年,面若冠玉,温文尔雅,只是眉眼间自带了一股阴气,破坏了整体美感。

    那男子似是注意到陆峥的打量,遥遥投来一眼,眼神若深潭,叫人一望就被吸进去,如坠寒冰,浑身都被冻得刺疼。

    陆峥一惊,赶紧运气一震,方才好受一些。

    莫子风咬糖葫芦的动作停滞了一瞬,转眼笑弯了眼,冲那紫衣男子挑衅地杨了杨下巴。他刚刚只顾看热闹,倒是忽略了这一位大人物。

    “那人是谁?”陆峥问这话的时候,心中隐隐有所猜测。

    果然,便听莫子风道:“那是秋迟,鬼哭囚牢背后真正的主人。哦对了,他旁边的女人你还认识吧?那是他的未婚妻。他还有一个表弟叫唐誉,是中间势力襄云城的城主。”

    陆峥点头。

    气势如此之强,简直一个眼神就能杀人,却又收放自如,能隐于闹市如凡人。如此人物,要说没有一点来头,陆峥是不信的。

    此时,那秋迟已经收回了视线,任孟倾瑶拉着手臂撒娇,表情挂着笑,那笑却像是画上去的一样。

    而乌压压的一大片巡逻守卫终于赶来,当场就将正在酣斗的双方围了起来。

    看热闹的人群爆发更大骚动,周放在秋迟的眼神示意下,终于停止了打斗。燕十三这时大喘了一口气,也停下手来,可他这时想带着师父和师弟们脱身已经成了奢望。

    “都抓起来,打入水牢!”

    守卫头领的话犹如一记闷捶捶下,对这场厮杀做出了宣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