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五十五章 论武盛宴
    穹武门建在鼎天峰峰巅,有阵法护持扩展,入目开阔巍峨,宫殿楼宇层层叠叠,仙气十足。

    四面八方烟雾袅娜,宛如实质的红白真气相互交织,铺洒天际,犹如彩虹。

    殿宇中隐隐传来说笑谈论声,陆峥和莫子风一脚踏进去,便见满殿遍地的修者挤在门口,正翘首以盼。

    前方通往楼阁深处的一条必经幽径处,有俩白衣弟子负手而立,或检验宾客请帖,或微笑施礼,告诉每一个宾客该坐的位置在哪里。

    轮到陆峥和莫子风了。

    莫子风先前便在鼎天峰住了几天,背景亦是不熟,守门的两弟子自然认得他,忙恭恭敬敬请人移步中厅。

    莫子风微笑颔首,未曾离开,而是静立一旁,摇着扇子等待陆峥一起。

    陆峥见莫子风温文尔雅的面皮下隐隐有一丝看好戏的兴奋表情,顷刻便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待他将手中请帖递出,面前两个一直从容不迫的穹武门弟子立刻犯难了,两人交头接耳。

    陆峥站得近,恰好听到两人在说什么。

    “师兄,怎么办,这请帖倒是真的,可此番盛宴坐席安排,并未有专门提供给最低等级请帖的座位啊?”

    “师弟所说及时,对方好歹是一门之主,总不能让他像个陪席的弟子一般站在桌子边吧?”

    陆峥都要气笑了,偌大一个穹武门,居然没有一个有智商的人。安排座位之事,难道不该在发出请帖之时便做好安排吗?难不成请帖发了就发了,这些人压根就没有想过,他还当真会来?

    陆峥倒是误打误撞猜对了。

    同样听到俩弟子对话的莫子风,此时好戏看够了,也不想陆峥太尴尬,急忙上前,出声道:“陆掌门与子风多日不见,自该同坐一席,也好互诉衷肠。”

    莫子风说得肉麻兮兮,陆峥差点吐他一脸,两个弟子则是感激涕零。

    这时,远远跑来一个青衣女子,张嘴便是惊呼:“陆大哥!”

    陆峥抬眼一望,竟是闵青灵。

    闵青灵自与陆峥分开后,总有些闷闷不乐,还是师兄徐长风提议派弟子在山门守着,一有陆峥消息便前来告诉她,她才稍微高兴那么一点。于是,自打陆峥一进山门,便立刻捕捉到他影踪的闵青灵立刻跳了出来,直言道:“陆大哥不如坐我身边,我那一桌位子很多。”

    说完,闵青灵还不忘对着狗眼看人低的穹武门弟子冷哼了一声。

    “是傲云宗小师姐闵青灵!”

    “竟然是她……”

    “旁边那位是失踪已久的莫家家主莫子风吧?”

    四周短暂一静,旋即议论纷纷。先前还没注意到陆峥的人,此时相继拿打量的目光望了过来,几乎每一个人都在暗暗地评估,这手上拿着最低等级请帖的人到底有何价值。

    穹武门惯来自大,不太会做人,这在大门大派中是默认的事实。此时一个连末席座位都没排上的人,居然与傲云宗小师姐以及莫家家主相交甚密。众人好整以暇,等着看戏。

    而在不少人看来,十分没有面子的陆峥,如今美人相邀,这美人还是傲云宗的小祖宗,下一秒定当屁颠颠地跑过去,先是一翻肺腑感激,转瞬便就该跟着这位大美人一块儿往她那一桌而去。

    哪曾想,陆峥担忧闵青灵身边坐着的人其中之一便是闵云,当即想也不想便就摇头,更何况莫子风邀约在先。

    “多谢闵姑娘好意,只是我与莫家主多日不见,甚为想念,便就不与你坐在一块儿了。”

    陆峥拒绝得太直白,直让闵青灵呆愣当场,久久反应不过来。

    莫子风摇了摇扇子,若有所思地在陆峥与闵青灵两人之间扫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人之间,有点猫腻,有点小复杂。

    等闵青灵在众人敢想不敢看的偷偷注视下醒过神来,陆峥和莫子风两个早就相携离开。而此时,论武盛宴即将开始,她虽然感到遗憾,却也不好多作纠缠。

    山门口发生的这些小风波,不多时便传进了门内耳聪目明的各位宾客耳中。

    傲云宗现任宗主徐长风,第一时间听说有人胆敢当众拒绝他的小师妹,顿时火冒三丈,雷眼四处扫视,想将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扒皮抽筋。

    对于自己引起的轰动,陆峥完全不知,他与莫子风所坐一桌,大多都是莫家家族里的长辈,有莫子风在场压着,大家还算相处和睦。陆峥与莫子风随意闲扯了几句,终于弄清楚了所谓的论武盛宴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所谓论武盛宴,一般由历史悠远的大门大派召开。盛宴开始是宴席,众多道修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说说笑笑,之后便是饭后活动时间,上场比试,交流心得,比比修为,顺便说说最近哪个魔修蹦跶得太高,是否应该群起攻之。

    陆峥将之理解为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

    这时,穹武门门主林远归正起身祝酒。

    “很高兴在座诸位百忙之中抽空前来。看到道修一家一如既往团结和睦,远归不甚欣喜。”

    林远归顶着一张严肃刻板的脸,一张嘴只说了寥寥数语,便将话头交给身旁的弟子,转而和同桌的几个大门大派的头头交谈起来。

    席间,林远归端着酒杯来到陆峥这一桌,对莫子风亲切说道:“许久未见莫贤侄,怎地躲在了角落中?当年我与灵尊相交甚笃,只可惜他英年早逝。饶是如此,贤侄也不该与我生疏了才是啊。”

    说着,林远归便把上了莫子风的手臂,脸色变得和缓慈爱。

    莫子风别的不行,装疯卖傻无人能及,三两句便将话题岔开,与林远归有说有笑,俨然一对失散多年的亲叔侄一般。

    林远归又将目光转向陆峥,嘴角的笑意变淡,语气也恢复了一开始的高高在上,可有可无地问了一句:“这是谁?”

    陆峥不着痕迹的嗤笑了一声,他可不会认为林远归当真不晓得他是谁,这人无非是想看看他这个附庸门派的小掌门,对待他这个穹武门门主到底有几分尊崇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