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五十章 请帖
    陆峥但觉今日装逼装够了,手一抬,收了奇形异兽,转身便走。

    身后却有老者呼啦啦跑来,跪在脚边,激动大呼:“峰主且留步!不知峰主可愿收徒?小儿年方十五,最是天资聪颖,吃苦耐劳,峰主收了他,不亏。”

    说着,便有一个神情倨傲的少年自骚动的人群走出,皱眉低头,不跪只站,些微弯腰,久久吐出一句:“还望峰主不弃!”

    求人也是这个态度?

    陆峥扫视人群,但见这些饱受魔修迫害奴役的百姓一个个敢怒不敢言,望向那对父子的目光都有些愤恨仇视。陆峥想起先前听说到的,这镇子上的魔修之所以盘亘数年,便是有一个甘做傀儡的镇长,对外打掩护,对内狐假虎威,这镇长有个儿子,与他一同货色,先前镇长还想让儿子跟着魔修一块修炼,可惜魔修不肯。

    想来,那对讨人嫌的父子,说的便是眼前这一对了。

    陆峥弯了弯嘴角,没甚笑意道:“许是老丈高看,陆峥不过武师三星,恐不能教导贵公子。”

    跪在地上的老人一愣,旋即爬起来,皱眉询问道:“你真只有武师三星?”

    话语里的看不起,真是叫陆峥想忽视都难。

    那先前低着头的少年,此时也拿一副嫌弃的目光注视陆峥。

    “呵。”陆峥冷笑,不以为然,转身踩剑便走。

    来到峥嵘峰峰顶,却遇着一个不速之客。不速之客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陆峥于襄云城城门口第一次施展心魔诀的对象,穹武门内门弟子,赤膊壮汉,赵鹰。

    陆峥出现的时候,赵鹰正与云中怪大眼瞪小眼,几次表情变化,张嘴想找茬,可一对上云中怪那双看白痴的眼睛,霎时泄气,什么都不敢了。

    见陆峥终于出现,赵鹰大呼一口气,旋即想起面前这人曾经付诸自己身上的变|态施为,立刻脸色青红交加,想动手,又不敢动手。

    沉默许久,赵鹰递出一封简朴素洁的请帖,粗声道:“穹武门百年一届的论武盛宴,将于三月后的八月十五召开,届时有请逆苍派掌门前往一观。”

    赵鹰话语僵硬,听起来倒像是死记硬背,且根本没多少客气可言。

    陆峥猜测,多半这请帖便是走个过场,当不得真,说是有请前往一观,也可能等他一到场便发现连个末席都坐不上。

    陆峥为人并不盲目自大,自知自己的名声不过在小范围传播,其实入不得大门大派的眼,他传播声名的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建立门派造势,吸引更多小年轻前来拜师入门罢了。

    陆峥随手将请帖接过,撇嘴道:“真是辛苦你了。只是陆峥尚且有事要忙,便就不多招呼你了。慢走,不送。”

    赵鹰被陆峥的态度惊呆了,直觉这人太狂妄,内心暗骂:“太把自己当个东西!”

    往年,逆苍派并无资格参加这样的论武盛宴。只是今年不同,逆苍派现任掌门陆峥,先前徒手拧断武皇脖子的凶名太甚,加之于青帝古墓一行与万魔窟大小姐相交甚密,所以穹武门出于稳妥考虑,勉强发了一张最下等的请帖给他。

    而之所以不是叫个杂役弟子跑腿,不过是想借此机会让赵鹰前来峥嵘峰一观,看看这三年,这个穹武门底下的不起眼小门派掌门是否已然投靠魔道。

    赵鹰心中不屑,抬眼扫了陆峥一眼,顺便看了看他此刻修为,霎时脸色一变,满眼心惊。短短三年不见,这陆峥居然成了八星武宗!其成长速度之快,闻所未闻。更有甚者,他明明记得对方是个灵武双修,此刻却连对方半点灵修修为都探不到。要让他相信陆峥已然废弃了灵道修为,他是半点不信的。

    那么,这人便是有意隐瞒自己的灵道修为咯?而这隐瞒的手段,着实不差,是有什么宝贝灵器遮盖?

    面对赵鹰怀疑与打探的目光,陆峥十分淡然,他此时方才想起,自己刚从山下来,习惯性的隐藏掉灵道修为,此时定是被对面那傻子看出了痕迹。

    可那又怎样呢?

    陆峥不以为然,见对方赖着不走,又重复了一句,道:“慢走,不送。”

    赵鹰气得嘴歪,凭他个性,当即就要动手。可一想起陆峥当初能为,便觉邪门。双脚隐隐作疼。赵鹰几乎是用跑的,迅速离开峥嵘峰。

    陆峥撇嘴,看了看手中请帖,正在思考是否前往参加。

    虽说发帖的主人并不重视他,可穹武门的论武盛宴有文有为武、群英汇聚,不失为一个大开眼界的机会。

    云中怪见他纠结,一巴掌拍到他后脑勺上,道:“修炼之人,最忌拖拖拉拉、摇摆不定,想去就去,你管那么多作甚?”

    陆峥被拍得一个趔趄,脑袋缺清醒了,大笑道:“师父所言极是。既然穹武门相邀,那我便去,至于是坐末席还是一个位置没有,那也并不重要。我若喜欢,坐地上,也是极好的。”

    云中怪嘴皮子抖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交出了一个神经病,瞧这精分的!变脸比翻书还快。

    既然决定了要去,陆峥立刻打点好峥嵘峰的一切,特地在一处光秃秃的沙土上多浇了几次水。

    紧接着,陆峥按照惯例又多输送了几次真气,可惜结果依旧,半点动静都没有。

    一年前,他突发奇想,将在青帝古墓中得到的那枚古怪种子种了下去,直到现在,尚未破土发芽。

    “难不成已经死掉了?”陆峥自言自语。可一想到,种子种下去之时,四周绿草顷刻枯萎死绝再不重生,立刻觉得那种子估计没那么容易腐烂,当即忍不住又往光秃秃的地面多输了几次灵武交织的红白真气。

    再三确定无果,陆峥方才独自出发。

    云中怪这三年越发喜爱深山隐居,无事根本不下峥嵘峰,陆峥这个可怜徒弟也早就习惯了自食其力。

    只是论武盛宴于三月后召开,期间时间充裕,陆峥便打算提前下山,一路游历,顺便传播威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