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十九章 入主峥嵘峰
    莫子风是个人精,第一眼便看出陆峥心情颇郁闷,且他这心情似乎跟凶残的流言完全无关,莫子风大感兴趣,端着诚恳的脸询问了一句。陆峥犹豫了一下,旋即将自己的烦恼说了。

    “不过是忧心重振逆苍派罢了。”

    莫子风眼睛转了转,这时方才想起,陆峥身上还挂着掌门之位,且陆峥的境况,他还是知道一二的。想了想,他眉目一挑,一拍手掌,陈恳分析道:“你现在要人没人,要地没地,要势没势,的确难办了一些。纵使如今有那几分凶名在外,可真正的世家大派哪个将你真正看在眼中?且开山立派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大。你现在不如占个山头,把修为提上去先。实力有了,再趁机多传播点好的名声,把势造起来,有人吹捧,有人信奉,声明自然就远扬了。彼时,你再高调地办个盛大的宴席,宣布消息,重振派门,将之发扬光大,还不是水到渠成?”

    陆峥已是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表面上看起来吊儿郎当并十分欠捶的莫疯子,居然如此聪明细致,善于分析。他几乎以为这人被夺舍了。

    “只是要占哪个山头,也是有讲究的。”莫子风难得好人做到底,继续为陆峥出谋划策。

    逆苍派当初所在的山峰,几乎已被杨鼎下令一把火烧尽,徒留下的山峰残骸半丝灵气也没有,若是要重建门派,陆峥只得重新选址。

    最后,两人一商量,将莫子风早年游历大陆时无意间发现的一座高耸入云的山脉主峰纳入了选择。

    那是个人烟罕至的荒山野岭,山势连绵,四周为谷地围绕,常年云缠雾绕,低等级的灵兽灵植繁多,从峰伏小、高矮不一,主峰巍峨,鹤立而出,如众星捧月。

    陆峥几乎第一眼便喜欢上了莫子风口中的无名山峰,气势磅礴的主峰,峰高且险,一来可以试炼求学弟子心性,考校未入门者恒心与毅力,以便进行一个初步的筛选。二来,俯瞰群峰,气势巍峨,名门大派之感扑面而来。

    陆峥越看越喜欢,更喜的是,当他和莫子风夜行千里日奔八百里来到目的地,登峰一看,云雾铺在脚底,红霞映在身后,放眼清明,呼吸畅达,油然一阵潇洒风流。

    莫子风见陆峥看得高兴,不由一笑,转而道:“此处高爽空旷,又有陆贤弟坐镇,不如就唤峥嵘峰?”

    “好名!”陆峥抚掌大笑,旋即对莫子风抱拳一礼。

    “陆峥入世懵懂,易走错路弯路,还多亏了莫贤兄不吝指教,陆峥感激不尽。”

    “嘶!”莫子风被陆峥酸得龇牙,只道:“陆兄你可太客气了,你身后的神秘师父以及分外维护你的独孤大小姐,可都不是等闲之辈。哈,我这不过是班门弄斧罢了。见你是朋友,我自然倾囊相助。”

    饶是莫子风表情夸张,陆峥依旧感动。比起张云青之流,莫子风这样的便是天使,为他解决了大难题。

    两人又将峥嵘峰里里外外逛了五六遍,莫子风告辞。他就想一个风一样的男子,耐不住一层不变,在一个地方待上三天,便会浑身发痒。

    陆峥倒是耐得住寂寞和独孤,偶尔与独孤蚁裳飞鸽传书,间或被云中怪指点一二,更多时候他则努力专研异兽诀。

    小半月的时间,他终于召唤出人生的第一头奇形异兽,一只巴掌大的长脚鱼怪,尽管那鱼怪吐了他满脸的泡泡,转眼便消失了,也让陆峥乐呵了两天。

    又是一月时间,陆峥召唤出的低等鱼怪能保持稳定身形停留一刻钟,进行简单的物理攻击。

    当鱼怪第一次使出术法攻击的时候,陆峥终于暂时停止没日没夜专研异兽诀的疯狂,他开始背着流火剑下山“找事”。

    但凡遇着人间不平、妖兽祸乱,他必出手击斩之,战绩有胜有败,却从无退却,更不拿人好处,不受朝拜。半年时间内,峥嵘峰方圆千里之内的小山村,再无强盗贼人袭扰,往昔狰狞凶恶的妖兽,亦是看到陆峥便拔腿就跑。

    陆峥渐渐秀出了经验,每每出行,必着相似衣着,黑剑黑衣,衣摆绣云松。久而久之,这声名居然便传播了出去。

    有说书人于茶馆酒楼摆桌,捋须拍案,天花乱坠,直道荒无人烟之地出了一位大侠客,冷面修者,斩妖除魔。

    某一日,陆峥之名,不胫而走。这时,人们再提起他,便不再是他徒手拧断武皇脖子的凶名,而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善名。

    陆峥自认自己并不算个烂好人,奈何他如何解释,被他救助之人都是不听。天知道,他不过是顺便传播名声造势,更重要的是在实战中磨练自己。大概是因为“做贼心虚”,陆峥对外一律只称自己为峥嵘峰峰主,鲜少有人知道,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光阴荏苒,春去秋来,一晃眼三年过去。

    血腥扑鼻的杂乱小镇,异兽奔突,绕过呆愣的人群,直朝远方一魔修与他御使的数头妖兽而去。

    “吼!”

    妖兽咆哮,吐出数道劲风、流火,相互配合,攻击加倍。奇形异兽却是灵敏异常、凶悍十足,或单纯物理攻击,或术法叠加,不过一炷香时间,便咬断了所有妖兽的脖子。

    魔修身形一晃,吐出大口黑血来,作势要逃,却被背后不知何时出现的鬼魅黑影一剑刺穿了心脏。

    “你!”

    魔修艰难扭头,眼现狠辣,想要在最后关头爆了丹珠与黑影同归于尽。哪想,他刚一对上黑影的眼睛,便表情呆滞了起来。

    底下呆愣的百姓便见那魔修自个儿将胸口从滴血长剑上抽了出来,转而越飞越高,直到再也看不到。

    有人惊呼,生怕那为祸镇上数年的大魔头卷土重来,却听一声轰隆巨响,云朵炸开,有残碎血肉至天而降。

    那站立在半空,黑衣黑剑绣云松的青年,看起来好似修罗,全程面无表情。正是陆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