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十六章 出墓
    因果轮回,报应不爽。

    当年,杨鼎杀人夺宝,屠山灭派,如今,他自己亦在夺宝杀人中被杀,门人弃离,似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陆峥转眼,放开了手中的杨鼎,脚步一转,来到了吓得面色青白手脚发抖不停后退的张云青面前。

    张云青嘴巴哆嗦,逃也没用,一愣神,转瞬竟是扑了过来,抱住陆峥的大腿,嚎啕大哭。

    “陆峥!陆峥!陆峥你放过我,放过我吧!看在同门一场,师兄弟一遭,我也不是诚心为杨鼎效命的啊!杨鼎那个阴险恶毒的小人,都是他,他逼我背叛你,逼我将你送至鬼哭囚牢。好在你福大命大,不仅没死,还自那凶地脱困。如今你灵武双修,有师父有心上人,修炼有成,精神武技傍身,更得了逆苍派掌门之位,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当我是个屁,放过我吧!”

    张云青那句“心上人”叫陆峥挑眉,旋即他开口问道:“打开后门,引狼入室,也是杨鼎逼你的?掌门开山立派、广收门徒,高义清风,又是谁害死的?”

    张云青目光躲闪,许久憋出一句:“掌门不是我杀的!是杨鼎,杨鼎他一掌拍在掌门的胸口。掌门修为太低,所以死了。这和我没有关系啊?!”

    “愚不可及。”陆峥一巴掌将张云青扇开,以手扶额,不欲再跟小人废话。只是举剑将砍之际,看向张云青那张惶恐失措的脸时,有一丝迟疑。

    这人是他来异世的第一个朋友,尽管带着功利心,起初却也和自己相处愉快。但也就是此人,让他的救命恩人和栖身的避难所一夜之间尽数陨殁。

    恨吗?自然是恨的!

    陆峥再不迟疑,一剑挥下。

    他也曾想过,如此小人,不值挂心,将他当成屁放过也可。可如今看来,这人死不悔改,临死尚且恶心自己,留之是为心魔。

    “贱人,我做鬼也不会放……”

    嚎叫戛然而止。

    温热的鲜血溅了几滴到陆峥的脸上,陆峥拿袖子抹了,面无表情,再回身,已是豁然开朗。

    许是因为他终于清除旧账、灭杀了仇人的缘故,心境通达间,竟然在转身之际,神思清明,一下子突破的功体障壁,达到了武师三星!灵师三星紧随而至!

    周围的人都看呆了,就连独孤蚁裳也是一愣。

    谁能够想到,陆峥转个身就能晋级,杀个人竟能豁然开朗。

    乱中晋级虽喜,后患却也极大。

    独孤蚁裳美目流转,扫视了呆愣的修者一圈。立刻有知趣的魔修笑哈哈遁走。剩下的修者反应再慢,也晓得独孤蚁裳有意清场。

    修者陡然晋级不静心巩固,很容易带出岔子。当即,明白过来的修者为了避嫌,转身就走,那些个先前围攻过陆峥的,更是脚底抹油。

    古墓颇大,此处不得留人,彼处尚有机缘可寻。

    不多时,整个空间便只剩下陆峥和独孤蚁裳两人。

    “劳烦蚁裳了。”陆峥笑了笑,在独孤蚁裳的注视下,盘腿坐下。

    独孤蚁裳注视了半响,旋即闭目静神,调养生息。

    而陆峥,因为有独孤蚁裳的看顾,心神完全放松,闭目运行真气间,十分顺畅,引气灌体,丹珠熠熠发光,红白两色交织,宛若两条蛟龙盘旋呼啸。一者代表修武,一者代表修灵,两相辉映,相得益彰。

    随着陆峥体内真气运行两个周天,自其体内逐渐散发出一**夺目光环。陆峥整个人,似在发光。

    闭目中的独孤蚁裳被惊动,猛一睁眼,便瞧见眼前之景。以她观察,陆峥的双师三星比寻常的武师三星或灵师三星远远超出一大截,就是比之他曾经见过的灵武双修,也是胜之尤远。

    对外界,陆峥毫无所觉,闭目三日,方才再次睁眼。

    独孤蚁裳几乎同时睁眼。

    四目相对,独孤蚁裳道一声“恭喜”,弄得陆峥十分不好意思。心想他这点修为,还是太不够看。特别是此番古墓一行,让他更加确定想要变强的心思。

    独孤蚁裳看陆峥一眼,似是一眼将人看穿,只道:“修炼一道,徐徐图之,天地机缘。以你资质,他日必有作为,无需太过计较。”

    陆峥点头,笑了。

    “蚁裳说得是。”

    说来也怪,独孤蚁裳明明长得清冷冰霜,性格也是清淡、冷漠,可偏偏在对待陆峥时忍不住话多一些神色和缓一些,叫陆峥情人眼里出西施,只觉这样的独孤蚁裳,温柔端庄,别样引人。

    “想来此番古墓之行应该进行到尾声了,我们暂且出去先。”

    陆峥提议,旋即自然而然牵起独孤蚁裳的手掌,往不知何时分出来的一条通道出口走去。

    独孤蚁裳看了两手交叠的地方,想张嘴,又觉得,如此小事,没必要太过计较。

    陆峥扫到独孤蚁裳坦荡荡的表情,忐忑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是复杂。心上人神经大条,非得明说,且比自己修为高出太多,总让人自惭形秽,也是叫人挺糟心的。

    两人循着打斗痕迹一路行来,不多时便遭遇了第一波打得难舍难分血流满地的道修和魔修。对方一见他们,打斗立刻停止,下意识一哆嗦之后,便是拿看到鬼一样的惊恐表情齐齐后退。

    陆峥扫到众人哆嗦视线的尽头竟然是自己拉着独孤蚁裳的手,顿时心情不好,额头青筋直冒。

    人人都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表情看着自己,他能忍住不提剑砍人,就已经很对得起大家了。

    相反,独孤蚁裳不以为意,似乎没有看懂大家的表情,只眼神微微一扫,魔修点头哈腰,道修龇牙咧嘴,纷纷急速退走。

    两人继续往前走,很快遭遇第二波两败俱伤的道魔修者。这一波修者显然聪明很多,尽管表情僵硬,却没有一个人抬眼乱瞧。

    独孤蚁裳的嘴角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可惜陆峥太过心塞没有看到。

    两人越走越远,视线逐步宽阔,竟是顺着打斗人群一直走到了古墓出口。

    陆峥和独孤蚁裳转头对视,倒是没打算掉头走回去。

    两人竟是十分默契,俱是认为,既然机缘已尽,那这青帝古墓想来也不再适合他俩继续探宝了。这做人,不能太贪心。

    只是临出古墓,陆峥自一旁石头缝里见到一株静静摇曳的野草。

    拜幻心草所赐,陆峥现在一见到不开花的野草便下意识心神一紧,忍不住便要小心戒备、仔细观察,最终,陆峥还是没忍住好奇,一把将那不起眼的小草扯了起来。

    奇异的是,草株出土则萎,眨眼便只剩一颗黑不溜秋的圆点,掉落陆峥的掌心。

    “这是什么?”一粒种子?

    陆峥左右看看,看不出任何的古怪,也探不出任何的生命迹象,只觉得那形状十分像是一颗草籽,随手要丢,却又临时改变主意,鬼使神差地收进了自己的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