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十五章 清算旧账
    血腥扑鼻,杀机四伏。

    越来越多的道修魔修贪婪着双眼,冲了上来。

    这些人的脸上,明明白白写着“那可是千枯老魔的空间戒指,指不定多少宝贝收藏”。

    陆峥怒极反笑,握剑在手,根本不惧。翻手腾跃间,率先动起手来。

    有人不屑,当先迎击,有的还在想这人好歹捅死了四星武皇,指不定有何杀招埋伏。

    果然。

    未曾动作者,当即笑了。

    但见陆峥双目微阖间,自有流彩溢出。

    在他背后,竟然出现幻心草幻影。

    熟悉的馥郁馨香传来,幻心草迎风暴涨,三片叶子迎风舞动间,距离近的修者只感两眼一花,实力稍弱者,神智顿失。

    就在这时,陆峥猛地一挥剑,收割数条修者性命。

    他刚刚吞噬幻心草,草株尚未消化完全,此时这草也是自个儿突然冒了出来。唯恐有失,陆峥下手快、准、狠,紧闭嘴巴,专挑实力弱的杀。

    实力强悍的,只是视线有些模糊,防御和攻击依然不弱。此时见陆峥一言不发犹如杀神附体,有胆战心惊的不由自主后退了两步。

    远处,张云青望向陆峥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他明明记得自己已将陆峥一剑捅穿,怎么到头来被捅穿的居然成了千枯老魔。

    张云青脚步打滑,作势便要溜走。

    视线已经锁定张云青的陆峥,哪肯罢休。一剑掷出,堪堪定住了张云青的衣摆。张云青栽倒在地。

    陆峥胆大妄为,不顾面前愣住的围杀修者,竟是一个闪身跑到了张云青的面前,抽剑就要砍掉张云青的脑袋。

    “小子休得猖狂!”

    关键时候,杨鼎吼叫着冲了过来。

    属于一星武皇的威压,急速蔓延。

    杨鼎一把将张云青甩开,转身一刀砍向陆峥腰腹。

    摧枯拉朽的一刀,眨眼将至。陆峥有些不甘,差一点他便杀了张云青这个背门叛徒。可惜,他这点功力和手段,在谨慎奸邪的杨鼎面前根本不够看。

    以杨鼎的实力,足够将他灭杀!

    就在此时,纤纤玉手搭在了陆峥的背后。

    陆峥身体一僵,旋即放松。

    众人只见,本该将陆峥拦腰斩断的一刀突然尽数崩毁。

    独孤蚁裳自陆峥背后缓缓走出,冰蓝色的长剑轻描淡写一划,谁也没有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那冲到眼前的杨鼎已经吐血倒飞了出去。

    眼尖的修者发现,独孤蚁裳有些气息异常,浑身似笼罩冰霜,微微散发寒气。

    陆峥怕独孤蚁裳刚一恢复便动手可能有伤功体,便也顾不得二打一有多不道义。几乎没等杨鼎落地,他已经冲了出去。

    双眼一闭一睁,陆峥的眼睛乍然在杨鼎面前放大。

    杨鼎不察,居然没有移开眼睛。等到他察觉到不妥,已经晚了。

    在背后幻心草的辅助下,陆峥的心魔诀竟是暂时进阶成了下篇初级,有催眠和操控对手的奇效。

    杨鼎只觉眼前一花,甜香扑鼻,耳中轰鸣,数不清的幻影摇曳舞动,渐渐的,杨鼎只觉得自己也跟随幻影一块舞动了起来。

    在众人眼中,便是杨鼎突然停住身形,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一刀砍向了自己的胸口。

    众人惊叫,旋即发现不对,俱用不可置信的目光望向定定盯着杨鼎的陆峥。

    陆峥毫无顾忌地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了保命绝技,心魔诀。

    既人人传闻他身怀精神武技,那堪堪坐实又有何不可?

    只是,他亦同时暴露了心魔诀的缺点,只要心神坚定且不望进他的眼睛,以他现在的功力,对方便不会被迷惑。

    修炼者,耳聪目明,心思通达,自然窥出了陆峥所施心魔诀的破绽,可饶是如此,依旧心有震撼,目现贪婪的同时,止不住更高看他几分。能一剑捅死四星武皇,能定眼操控武皇一星。如此能人,谁不高看?

    眨眼间,杨鼎已双目迷离砍向了自己胸口,几个极鼎门的门人大叫着甩出几个冰冻术法,他们虽不敢贸贸然上前,可甩出几个清心静神的术法还是敢的。

    陆峥学艺不精,杨鼎功力高深,不消片刻终于清醒了过来,可这时也晚了。他手上利刀割进胸口半分,鲜血渗出,眼神暴怒,可没等拔刀转向,便被闪身而来的独孤蚁裳一脚踢飞。

    独孤蚁裳整整高过杨鼎四星,又踢了个措手不及,好死不死就踢在杨鼎持刀的手腕上。

    “噗嗤”一声,利刀顺势更进杨鼎胸口一分。

    陆峥紧随而上,甩出两株幻心草分身。

    分身在半空突地炸裂,绿叶汁液扑了杨鼎满身。

    杨鼎双目瞪圆,身躯颤抖扭曲,竟是在眨眼间红斑遍布,一个个冒着热气的泡泡自他全身上下各个角落绽放。

    “幻心草!”

    杨鼎张嘴大叫,整个人越加通红,眨眼身体便膨胀了数倍,眼看便是要爆体而亡。

    奈何他修为太高,饶是如此,就是死不了,只能活活遭受热毒袭身、经脉爆裂的痛苦。几滴绿液更是顺着他胸口的伤处尽数渗入。

    杨鼎眉眼拧成了一座座山脉,身躯自半空跌落,趴伏在地,不停抽搐。

    堂堂一星武皇,居然只在几个眨眼间便落得如此惨烈下场。

    围观者无不胆寒心惊。

    杨鼎向远处的义子伸出发抖双手,张云青畏惧后退,满脸害怕和冷漠。

    杨鼎眼中一震,狰狞大笑,转目望向陆峥和独孤蚁裳,不甘嘶吼:“成王败寇!我杨鼎既敢杀了段秋峰灭了逆苍派,便不怕你陆峥报复。只是陆峥你这个贱人,有何能力击杀于我?不过小小一个双师二星,若不是独孤蚁裳,你能耐我何?”

    “噗!”

    未尽的话语,被独孤蚁裳一脚踩断。

    杨鼎脑袋朝地,久久没有爬起来,只是从他不停颤抖的身躯可知,他还没死。

    独孤蚁裳退后,陆峥上前。他的手里握着流火剑,不是什么上品灵器,却是逆苍派上一任掌门段秋峰临死前交给他的唯二两件遗物之一。

    陆峥缓缓弯腰,凑近杨鼎不甘的眼睛,悄声告诉他。

    “掌门留下的黑色戒指,你知是作何用?你以为,我先前和蚁裳为何无故失踪又为何突然出现?我和蚁裳不过是借助手中戒指去了古墓正殿,拿取了真正的宝贝而已。”

    “你!”

    杨鼎双目欲裂,颤抖地伸手,狠狠抓住了陆峥的衣领。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杨鼎已没了理智,疯狂大叫,张嘴就要咬向陆峥的脖颈。一手还不忘抓向陆峥的左手,想要将自己心心念念数甲子的宝贝一把夺过来。而陆峥只是把手一伸,搭在了对方的脖子上,稍微用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伴随咔嚓一声,再没了气息。

    旁人看得惊了,尚不知杨鼎为何失了理智,紧接着便陆峥眼睛眨也不眨动手扭断了对方的脖子。

    一人已死,尘埃落定。

    几个极鼎门门人见门主已毙,不敢久留,早就溜之大吉。反是张云青,吓得满脸青白,跌倒在地,忘记了跑路。

    而这一次,再没有人打着各种旗号扑上来厮杀抢夺,独孤蚁裳摆明了维护陆峥,若没有必要,没有谁愿意一越雷池。更何况,陆峥那徒手拧人脖子的凶狠,也不是一般人消化得了的。

    堪堪双师二星便有如此戾气与威能,若是他日这人化王成皇,又将是何等的惊天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