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十三章 幻心草
    独孤蚁裳突然醒来,搭在陆峥肩膀上的双手猛然扣紧,陆峥惊出一身冷汗,他倒是不怕独孤蚁裳张嘴咬他,他只怕她像地面上那些疯癫撕扯的修者一样,失去理智,伤害自己。

    地面上的修者相互撕扯已不能满足,有的已经开始抠挖自己的眼珠和心脏。那十数个藏在隐蔽处的修者大能们,此时也是一个个纷纷苏醒了过来,眼光呆滞,动作僵硬,与地面上的修者发狂前期的症状一模一样。

    “大小姐?”

    陆峥迟疑地唤了一声,久久不敢回头。可预料中的疼痛并未来袭,独孤蚁裳并未抓咬他的脑袋,甚至没有从陆峥的后背爬下来。

    陆峥缓缓回头,与独孤蚁裳幽幽的目光撞在了一起。旋即惊觉,她竟然是清醒的!

    “大小姐?”陆峥又唤了一声,发现独孤蚁裳虽然人是清醒的,眼神却有些不正常的涣散,有点类似喝醉了酒的人,头脑有一丝清明,反应却很慢。

    独孤蚁裳极为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几乎扣进陆峥皮肉之中的双手终于些微放松,幽幽张口,问道:“你是谁,离情?父亲?”

    “离情你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陆峥清楚,独孤蚁裳是产生了幻觉,最终将他认作了自己的弟弟独孤离情。他不知该哭该笑,可至少独孤蚁裳暂时对他没有半分敌意。

    于是,陆峥安抚道:“路不好走,我背着你。”

    独孤蚁裳蹙眉,头痛欲裂,浑身没有力气,干脆也不反驳,而是微微向陆峥的后背又靠紧了几分,口中说道:“那你背稳了。”

    陆峥失笑,连忙点头,说给自己听也说给独孤蚁裳听。

    “放心,我背得稳。”

    两人一起越过众多疯魔的修者,四处查看,可惜一个出口也没找到,云中怪的身影亦始终没有出现。

    空气中的香味更加浓郁,摇曳生姿的三叶草成片疯长,从起初的过膝高长到了半人高,转眼淹没人的头顶。

    陆峥四面八方都是这些诡异的肥嫩壮草,一株株密密麻麻,几次差点将他绊倒。而从始至终,在他背上的独孤蚁裳乖到不行,不动不闹,只睁着一双幽幽的眼瞳,望着前方,告诉陆峥,她还是清醒着的。

    三叶草并不主动攻击人,只是不停散发馥郁馨香,以及不停拾捡掉落在地面的残肢断臂。

    三叶草晃悠过的地方,血肉悉数消失,而吸收了血肉精华的草株生长得更快更壮。

    陆峥眼睁睁瞟到张云青被两株三叶草绊倒,一个修者擦着他的脑袋踩过去。张倒是好运,竟然没死。

    有修者胡乱抓扯癫狂中,一掌劈碎了面前数株三叶草。三叶草脆生生折断,幽绿的汁液满天飞散,仿若下了一场绿色流星雨。

    雨点洒在就近的十几个修者身上,转瞬被人体吸收。

    有一滴正好洒过陆峥的身旁,陆峥闻到一股似有似无微微发苦的气味。他背后的独孤蚁裳,微微涣散的瞳孔有一丝聚拢的征兆。

    而此时,那十几个被三叶草汁液正面洒中的修者,居然全身冒出气泡,眼睛大睁,张嘴大叫,身体爆炸了。

    “啊!该死这是什么!”

    “幻心草!是幻心草!”

    “砰!”

    从十几个倒霉修者爆炸前的惨叫声可以听出,他们死前恢复了神智,也为陆峥解除了疑惑。

    眼前这些诡谲壮草,居然是传说中的十大凶草之一,幻心草。

    陆峥曾听云中怪提起过。这幻心草,历来长在人迹罕至鸟兽稀少的地方,三百年成株,五百年结草,千年才长出一片嫩叶,直至三叶成型,少说也要四五千年。

    幻心草稀少难得,很难被修者驾驭收服,只因其成熟以后会不停散发馥郁香气,这危险香气能让人产生幻觉,堕入迷梦,迷梦中,人会发癫发狂,伤人伤己,而相互间掉落的血肉将被幻心草吸收,幻心草随之散发出更加馥郁的香气,因而中招之人很难清醒。且一旦三叶草被击中,便会自主挥洒一种味苦的汁液,人沾之体内生出热毒,热毒急剧碰撞,转瞬就能叫人身体爆炸。

    “热毒……”陆峥呢喃一句,旋即瞪圆眼,猛地扭头看向背后的独孤蚁裳。后者果然开始全身散发热气!

    热气蒸腾下,独孤蚁裳的双瞳不正常的发亮,慢慢地,她的双手再次下意识扣紧,且有红色的小点开始在她身上蔓延。

    “你将我放下来。”这一次,独孤蚁裳并没有唤出自己弟弟的名字,也不知道是否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

    为了彻底检查独孤蚁裳的现状,陆峥寻了处相对僻静的角落,用唯一完好的左臂将人小心放下。

    独孤蚁裳靠在树干上,全身开始发红,她的眼睛扫视了一下陆峥血迹干涸的胸口和碎掉的右手手腕,看了眼远近发狂发癫的修者和不停被劈中砍中挥洒绿液的成片幻心草,笑了。

    陆峥却没她那么淡定,眼见独孤蚁裳的情况越来越糟,他都快急哭了,让独孤蚁裳将先前拿到的天阶丹丸吞服下。独孤蚁裳却是摇头。

    “天阶丹丸虽奇,能起死回生,却也只是治疗外伤。我这是骨骼与经脉最深处的夙毒,用之无用。你且将这丹丸收着,我是用不上了。”

    说着,独孤蚁裳竟是想从空间中将那天阶丹丸赠与陆峥。

    她似是预感自己没救了,却偏偏没有半点慌张。

    她的人明明全身泛起红光,冒着热气和红点,明明形象全毁,陆峥却移不开眼睛。

    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陆峥强迫自己移开眼,慌张拿废掉的右手和左手一起搭了个小伞,遮在独孤蚁裳的头顶,连连问:“这样是否好些?你快些将伞拿出来,我给你撑着,指不定你就好了……”

    陆峥说着,眼眶已经红了。

    大男儿不轻易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此时,陆峥只觉揪心的疼。可独孤蚁裳却摇头,用眼神告诉他,此时撑伞也没用。

    幻心草挥洒出的汁液遍布整个空间,整个空间都是热毒。对常人来说,这热毒沾之即死,对她来说,却是存在即死。

    除非这一片一片的幻心草悉数灭绝,否则她终是难逃一死的。

    只是,她死了,眼前只有双师二星修为的陆峥怎么办?若是幻心草再这般疯长下去,物极必反,被操控过了的修者迟早一个个清醒过来,彼时,有几个强大仇人的陆峥,无疑只有一死。

    独孤蚁裳蹙眉,抬手覆在了陆峥颤抖的右手之上。

    微弱的光芒一晃而过,陆峥感到自己的右手似乎疼痛远离,定眼一看,破碎的手腕已经自动痊愈。

    陆峥垂下了脑袋,他知道,这是独孤蚁裳在用心源的真气精粹为他疗伤。

    心源上的真气精粹有限,用一点少一点。

    陆峥握住独孤蚁裳的手,十分用力,似乎要将人揉碎进自己的骨子里,可又怕将人握疼,一时语气发颤,问她道:“你告诉我,如何才能救你?”

    独孤蚁裳失笑。

    “幻心草对你无效,这是好事,你先离开。指不定,我们将来还是会见面的。”

    陆峥脑袋偏了又偏,实在抑制不住情绪,一把将人抱住。

    独孤蚁裳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下一次见面,不用太生疏,你唤我名字便好。我与你有缘,见你不讨厌,这是真的。”

    “我喜欢你,也是真的。”陆峥几乎脱口而出,但知道眼下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陆峥一手将独孤蚁裳推开,放在原位坐好,再画了十数道符纸。

    符纸落地成阵,一环扣着一环,紧紧围绕独孤蚁裳的身边,暂时隔绝了外界的幻心草和癫狂修者,也阻止了独孤蚁裳妄自行走。

    此时的独孤蚁裳虚弱到极致,已是连说话都要喘气了。

    陆峥抬脚,头也不回,跨进了眼前纷乱的修罗场。

    独孤蚁裳不说,他也晓得,只要彻底铲除幻心草这个根源,独孤蚁裳总归会恢复一些。

    眼前幻心草成片疯长,没有数千也有数百,但幻心草历来只在一处长一株,否则相互吞噬自相残杀。眼前的幻心草相处和睦一致对外,若不是传说有假,便是这真正的幻心草只有一株,眼前所见,不过幻心草的分身或者本体操纵下的梦幻泡影。

    陆峥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他要尽快找出幻心草的本体,否则他跟独孤蚁裳便是再也见不到了。

    陆峥毅然决然踏进了幻心草的包围圈,周围似苦似甜的浓郁气味叫他发狂,发癫乱砍的修者叫他暴怒。不论是人还是草,他通通攻击。

    流火剑舞到极致,一簇簇火焰自剑身流转而出。

    眼前的草没有多少智慧,人也失了理智,一时间,陆峥这个双师二星是唯一清醒并行动自如的人,竟也大杀四方、所向披靡。

    幻心草渐渐畏惧退却。

    陆峥跟着幻心草退走的路线一路攻击,果然在草株的最后方看到了一株静静摇曳的发光三叶草。

    那草不过巴掌大,全身上下罩在一层光幕中,被众多粗壮幻心草包围保护。

    “这就是幻心草的本体了!”陆峥龇牙,一步冲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