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十二章 危险香气
    陆峥恢复神智的时候,首先闻到一股馥郁的馨香,紧跟着才感受到全身骨头断裂一般的抽痛。

    也的确是骨头断裂了。

    陆峥的右手手腕不正常的弯曲着,骨头折断,戳着皮肉,钻心的疼。看起来受伤最终的心口位置,却只是一片麻木钝痛,相比较于手腕的创伤,好了太多。

    陆峥惊异于自己还活着的这个事实,继而发现眼前一片模糊,视野里,光线歪歪扭扭,一时之间叫他根本看不清楚任何东西。

    使劲地揉了一把眼睛,陆峥眼前开始冒出金星,视野却慢慢展开,且越便越清晰。

    众多修者,或地上翻滚,或歪斜着手脚弯曲僵硬前进。千枯老魔、杨鼎、张云青,这三个狼狈为奸的家伙混在人群中,表情麻木、眼神呆滞,漫无目的地游走。

    陆峥眼角抽了抽,入目所见,全是莫名发癫的修者,有的修者又哭又笑,有的则一言不发,可每一个的修者的行为都足够诡异和癫狂。

    陆峥心头一跳,在人群中找了三圈,视线逐步扩大,终于在一棵大树的树冠上找到了闭着双眼的独孤蚁裳。

    陆峥吓了一跳,赶忙冲了上去,冲得太快,前脚踩了后脚,啪嗒一声就摔倒在地。

    “嘶!”

    陆峥倒吸一口冷气,他摔倒的姿势十分猛烈,面朝下,刚好将还插在自己胸口上的流火剑再往里边送去了半截。

    陆峥疼得龇牙,却顾不上检查伤势,一翻身跑起来,顺便将胸口上的流火剑拔出。剑尖淬了一缕鲜活的血迹,转瞬血迹被剑身吸收,消失不见。而在陆峥奔跑间,一本被剑身戳成两截的厚重书册啪嗒掉落,触地裂成两半。拜陆峥闲暇时期惯看中二漫画所赐,到了这个世界,他便有个习惯,胸口塞本厚书,指不定哪天便能救自己一命。想不到,还真就叫他这中二举动挡住了张云青的刺心一击。

    陆峥身上剧痛,跑动间速度却不慢,只是在爬树的时候吃了点苦头。

    强行提气的后果,便是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陆峥甚至感到自己心肺都裂开了。好在独孤蚁裳没事,探气把脉一番查探,陆峥发现,对方只是晕了过去,身上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创伤。

    可叫人一直睡下去也不是什么办法。

    陆峥将人搭在自己背上,咬牙再次提气,踉踉跄跄飞下树冠。

    脚落地的刹那,身躯一退,差点跌倒,好在他还记得背后有一个独孤蚁裳,便是拼了自己的命也要稳住脚步。

    一丝馥郁的馨香徒然飘至,缭绕着陆峥和独孤蚁裳,围了一圈又一圈。陆峥躲避不及,等闻到气味时,全身紧绷,暗道一声遭。可左等右等,自己却并没有生出任何不好的变化,只是头脑有些昏沉,稍微失神了一瞬。失神刹那,似乎有一道冰冷清泉自灵识中倾泻而出,转眼覆盖全身,立刻维持住了陆峥的头脑清醒。而他发现,自己背后的独孤蚁裳,其气息更加深沉绵长,似乎昏睡得更加彻底了。

    陆峥惊觉,眼前异状以及独孤蚁裳的状况,便是这诡异的香气引起。初步看来,这香气似乎有乱人神智、产生幻觉的奇效。

    只是不知是否因为自己修习了心魔诀这个无阶无品精神武技的缘故,诡异香气对陆峥并没明显效用。独孤蚁裳似乎也正本能的用昏睡来维持自己的理智,不让自己做出失常的事情来。陆峥暂时放下心来。

    而此时,其余睁开双目看起来清醒的修者,癫狂依旧。冷静下来的陆峥,也终于发现,在这个空间中,除了独孤蚁裳之外,还有十数个同样昏迷着的修者,有道修,有魔修,无一例外,实习强悍,且每一个都晕倒在相对隐蔽且安全的位置。

    陆峥想,大概是这些人功法特殊的缘故,并没有被什么馥郁馨香迷惑,转而各自进入了自我休眠保护的状态中。

    这类修者,大抵都是经验老道实习强横有大背景的,身上法宝不知凡几,大概就是在沉睡中也有防御的本事。只是不知为何,堂堂四星武皇的千枯老魔,为何也在睁眼癫狂的修者行列中。

    陆峥恶劣地猜想,也许是因为这老魔先前正********忙着击杀自己,所以防护不及时,吃了暗亏。

    想到这里,陆峥望向远处那狼狈为奸的三人组合,眼神逐步幽暗,杀机缓缓溢出。

    陆峥几乎提着剑冲上去以绝后患,可他背后压着的重量和温软又及时提醒了他,有时候,比起杀人,救人才是最紧要的。

    独孤蚁裳此时固然没事,可谁知道这空间中的诡异馨香会不会继续变异,倘若效用加强,谁也不知道,独孤蚁裳会不会受到什么不好的影响。

    陆峥咬了咬牙,提剑,背好独孤蚁裳,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可就在这时,变故突起。

    一阵暴打人全身的飓风骤然来袭,陆峥背着独孤蚁裳,被吹得一个趔趄。好不容易止住身形,空气中的香气猛然加强,一圈一圈荡开的香味由虚化实,缭绕盘旋,无所不在。

    与此同时,大地炸开,一株株肥嫩鲜绿的粗壮三叶草拔地而起。

    三叶草的出现,拦截了陆峥的脚步,也加快了空气中馥郁馨香的流动。

    陆峥瞧见,十数个昏睡中的修者身躯猛然一抖,他背后的独孤蚁裳也不舒服地皱起了眉头,而那些睁着眼睛形状癫狂的修者们,则一个个两眼闪出骇人亮光,五官扭曲,伸出弯曲的手爪,相互撕扯了起来。

    凡人的撕扯最多挠破皮肉毁了容,修者间的撕扯,却带上了真气,一个个手指能轻易刺穿人的骨头。

    陆峥眼见许多修者在神智不清醒的情况下,抓破了身旁人的肚子,扯掉了对方的脑袋。要命的是,那些被扯掉脑袋的修者,脑袋落地时,还跟打了鸡血样拼命跳起来一口咬在了对方脖子上。

    许多修者手上粘着血肉,脖子上挂着瞪圆双眼的脑袋,场面一时间完全失控。

    突然,独孤蚁裳搭在陆峥肩膀上的双手一抖,竟是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