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十九章 异兽诀
    看起来,独孤蚁裳遭受到的反弹似乎比陆峥所遭受的还要大得多。

    独孤蚁裳眉头微蹙,直把陆峥吓惨了。好在独孤蚁裳身上宝贝不少,倒是没有伤到哪里。

    见状,陆峥放开独孤蚁裳,转而上前,再次出手,只是这一次换成戴着黑戒的左手。

    独孤蚁裳想阻止也来不及,眼看陆峥一只手快如闪电伸进了黑棺中。奇迹却发生了。先前逮谁咬谁的光墙一样的波纹这一次十分乖巧,一碰上陆峥手上黑戒,便乖乖后退撤走。

    陆峥的左手毫无阻碍触摸到黑棺的底部,旋即将黑棺内的三件东西拿了出来。

    出乎意料,黑棺内的衣衫并不是什么灵器宝贝,一脱离黑棺便化成了尘土粉末,似乎是因为年代久远自个儿灰化了的缘故。另外一封信笺,看起来也稀疏平常,封口处的红印并没有什么机关暗器,轻轻一扯,便就打开了。

    陆峥与独孤蚁裳对视一眼,后者眨了眨眼睛,心痒痒的陆峥立刻将手中信笺完全打开,递到独孤蚁裳的面前,两人一起查看。

    “倏忽四千载,我做凡人做了二十五年,修道三千年,成帝一千年。回首过往,不甚唏嘘。”

    信笺的开头便别具吸引力。陆峥扫到信笺的结尾,落款的确写着“青玄”二字。

    见字如人,青玄的自朴实平整,并无多少花哨,甚至没有多少笔锋。可信中叙述的内容,却足够叫人心惊。

    首要惊心的,便是陆峥赖以修炼的根本,功法《水火心经》,原来竟是青玄所有,更是青玄陪葬品之一。只是信中并没有提到,为何心经会流落在外。

    陆峥想,总不可能,这青帝古墓已经被盗过一次了吧?

    第二心惊的,便是青玄陨落的真相。

    青玄的确死于走火入魔,且死得渣都不剩。这所谓的青帝古墓中也并没有他半点躯壳,有的只是他自己留下的一套普通衣衫,他作为凡人时,母亲为其所织。而这墓冢,甚至是他自己给自己提前立下的。

    “倏忽四千年,转眼,我的人生也走到了尽头。我最近常常反问自己,是不是自己什么地方真的做得不够好。否则一手养大的孩子为何会与我背离,我的徒弟为何会时时刻刻想要我的命……”

    “我也在想,他大概想要的便是那册异兽诀,可异兽诀诡异又强大,若是轻易予他,指不定会生出多少事端。我虽然平庸不才,却也晓得实力越大责任越大,天地有情,降大机缘,使平庸的我竟也能偶然创造出这样一部神奇功法,其实战效用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因而,我一直在犹豫是否将异兽诀轻易交予他。大概因为这,终于触怒了他。”

    青玄信中充满了纠结与苦痛,陆峥两人也是看得不甚唏嘘。

    这座青帝空冢之所以会出现,便是因为青玄预感到徒弟的异心,不忍早下死手,脑子一抽,反而自己给自己提前立了座坟墓,以防死后没有住的地方。可他没想到,自己死得渣渣都不剩,根本不用担心住不住的问题。

    而青玄真正的死因,便是在闭关晋级之时,被徒弟偷袭,早前被徒弟种下的慢性毒素接连发作,两相结合,最终导致了这位灵武双帝的陨落。

    至于,为何死得渣都没有的青帝为何会在信中写下自己最后的死因,青玄在信中是这么说的。

    “我这四千年,也就聪明了这一回,我提前分出了一个灵识傀儡,给他三刻钟的寿命,让他在我死亡时感同身受,遥遥也能看清楚事情发生的经过,最后再写下这封遗书。”

    对于青玄这样的实心人,陆峥真不知道该是称赞还是怎样。既然有那聪明劲分出灵识傀儡,怎么就偏偏只干了暗搓搓躲着写遗书这样的一件事。

    暗搓搓写遗书的灵识傀儡,在信的末尾居然也留下一句话来,只道:“我认为青玄是傻的,留下闵云亦是人世的祸害,我欲宝册赠有缘之人,只望为青玄除了这个孽徒,清理门户。”

    陆峥看向信笺旁边那一卷灰扑扑的玉简,无形中觉得那玉简有泰山之重,灵识傀儡口中所指的有缘人大概便是集合了三枚戒指的人。可这有缘人本性到底如何,傀儡并不知晓。有缘人当然能只拿宝不做事,一切但凭一个人的良心与情义。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青玄口中的异兽诀与其灵识傀儡口中的宝册应该是同一个东西。这宝贝既然能引得青玄徒弟反叛弑师,该是有他独到之处,就连青玄本人也似乎对之讳莫如深。

    陆峥的眼神移到黑棺中最后一件物件上,那卷看起来灰扑扑毫不起眼的玉简,转而抬眼望向独孤蚁裳,他有心和独孤蚁裳共享。

    哪想,独孤蚁裳却道:“我对这东西没有兴趣,更没有兴趣接受青玄傀儡的委托。你练吧。”

    换一个人,可能会以为独孤蚁裳是语出试探,可陆峥却知道,独孤蚁裳是认真的。

    陆峥错愕,脱口道:“没关系,你不喜欢委托,便由我来做就好。我们两人一起练,也好相互探讨。”

    独孤蚁裳看了陆峥一眼,眼中有一点笑意,依旧没有改变初衷,只道:“天道机缘,命里只有定数,我既无接受委托之心,便也没有必要握住宝册不放,你收着吧。”

    说罢,独孤蚁裳兀自转身,开始查探四周。

    陆峥沉默,站在原地半响,方咧开嘴笑了笑,爽快地伸手握住了漂浮半空的灰色玉简。

    很快,玉简摇曳生光,灰色退却,徒留一层莹润光滑。

    陆峥尝试着对准玉简转了转手上黑戒,立刻,焕然一新的玉简咻地飘进陆峥识海,待陆峥反应过来之前,已化作点点发光符文,融入了陆峥灵识之中,而作为载体的玉简化作浮沫消失。

    异兽诀的解封如此简单,顺利得出乎意料。但很快,陆峥嘴角的畅快笑意堪堪止住,神色也略微古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