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十八章 黑棺
    不知名的发光晶石布满地宫的穹顶与四壁,将整个巍峨雄壮的地宫尽数展现在陆峥和独孤蚁裳的面前。

    陆峥几乎看花眼,却仍然没忘记不时偏头确认一下与他并排而行的独孤蚁裳有没有掉队。

    独孤蚁裳被他看得好笑,捏着伞柄的指尖微微滑动。

    陆峥突然停下脚步,后怕地转头,急吼吼道:“该死,我竟然忘了。这里面光线明亮过头,大小姐快些撑伞。”

    他总见独孤蚁裳伞不离身,且只要是白日便一定撑在头顶,此时见她在亮如白昼的地宫中只将伞收在手中却并不撑开,自是一片紧张。心中更是暗骂自己粗心大意。

    独孤蚁裳有些愣神。长这么大,还没有谁在自己面前用这样的急切语气近乎吼着说话。

    陆峥见独孤蚁裳愣住,终于后知后觉自己先前的说话态度有些僭越,顿时手足无措,想解释又不知怎么解释,只能不停说道:“大小姐快些撑伞!”

    他是想自己帮独孤蚁裳撑伞的,又怕自己刚刚吼了人家现在又这般主动殷勤,总觉得有点唐突冒犯。

    独孤蚁裳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面前紧张忐忑的陆峥十分好笑,于是她便笑了,对面的陆峥也看愣了,愣了还不忘催促她将伞撑开。

    独孤蚁裳看了看手中的纸伞,说不清是厌恶还是麻木,索性将伞收进了空间中,转而抬眼笑眯眯道:“我不喜欢。”

    对,她从不曾喜欢撑伞,只是不得不为。对陆峥的关心,她却并没有不喜。

    “可是……”

    见陆峥依旧紧张,独孤蚁裳不由得解释,道:“此处虽亮,却不是真正的日光,并不妨碍。”

    见陆峥一脸似懂非懂,独孤蚁裳忍不住再次弯了弯嘴角,说起了往事。

    早年,万魔窟出了叛徒,勾结独孤蚁裳娘亲身边的侍女,对当时怀着身孕的独孤夫人下毒,毒无解,直到独孤蚁裳出身,竟是将娘胎里带出的热毒悉数吸收,自此一出生便不能直接接触阳光,每每出行则需要撑伞而行,否则将全身烧灼,经脉爆裂而亡。

    所以,她从不曾见识过日出是何种模样,也没有见过绚丽晚霞。

    独孤蚁裳说得平淡,陆峥却是心疼,对那歹毒的背叛者,恨到了骨子里,可他也知道,恨也没有,对方多半是被万魔窟清剿了。他能做的,便是暗暗下定决心,定要找到医治独孤蚁裳的办法。

    独孤蚁裳不知陆峥心中想法,只是对方骤然温柔如水的眼神叫她有些难以直视,若无其事错过视线,独孤蚁裳理了理垂腰青丝,提步踏了出去。

    “还是快些走吧,若被人赶在了前面,便得不偿失了。”

    陆峥失笑。且不说有没有修者能越过他俩走到前面,单就独孤蚁裳被秀发遮掩下露出的一角通红的耳尖,便让他有些心跳如雷。

    说来也怪,两人进门走了小半个时辰,却半点没有听到其他修者的脚步声。独孤蚁裳亲自放出神识查探,得到的感知居然是方圆千米范围内暂时就他们两个人。且一路上,竟然也无半点机关陷进,这叫已经做好了随时拼命准备的陆峥,十分不习惯。

    “事出反常必有妖,还是小心一些吧。”说着,陆峥便厚脸皮地追了上去,一把牵起独孤蚁裳的手腕。

    入手一片冰滑柔软,即使隔着轻薄的布料,却依旧叫人感到软玉温香。陆峥心神一震,手也跟着抖了抖。

    独孤蚁裳侧目,面无表情。

    “呃,牵着才不会走丢。”陆峥讪笑,手也不抖了,解释得煞有介事。

    也不知独孤蚁裳信没信,总归是转身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也没有挣脱陆峥的手。

    陆峥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

    两人又走了一段距离,穿过数个拱门和长廊,眼前所见终于不同。

    不再是满目空旷巍峨,而是密密麻麻的奇形异兽石雕分列左右,垂首弓腰,恭谨异常。

    这场面,赫然便是陆峥等人先前在地宫之外时所见过的通道石阶出现前的场面。

    陆峥暗自小心,上下观察,发现这些石雕大有古怪,看起来栩栩如生,神情生动,细节处也是精致鲜活,其石雕体内甚至有一丝丝暗光流淌。

    仿佛这并不是真的石雕,而是将真的异兽活活封印在内。

    “该不会这些异兽是在沉眠中吧?”陆峥皱眉,拉着独孤蚁裳距离石雕远了一些。

    而在石雕的尽头,果然又有一条地道石阶。

    只是那石阶不过十数阶。

    陆峥拉着独孤蚁裳,慢步而下,另一手紧握着出鞘的流火剑。而那枚戴在他手指上的黑色戒指熠熠发光。

    走完石阶,两人便来到一座富丽堂皇的大殿。大殿正中央摆着一具威武黑棺,周围则分布着大大小小数十个发光的光团。光团漂浮半空,每一个都散发着别样的气势威能,似乎都是价值连城的宝贝。

    陆峥和独孤蚁裳对视一眼,两人默契地同时选择了先上前观察黑棺。

    黑棺并未盖上,在棺内却没有半具尸体,有的只是一身衣衫,一封信笺,一卷表皮灰扑扑的玉简。

    黑棺内看起来平静异常,并没有因为陆峥两人的到来而产生任何变化,直到陆峥伸出持剑的右手接近黑棺之内,一堵光墙一样的波纹旋即升起,立时将陆峥右手弹开。

    陆峥龇牙,右手麻痹,流火剑整个剑身都有电芒流转。

    “我来。”

    独孤蚁裳侧身,还不等陆峥反驳,便将左手伸了进去。

    “啪!”

    瞬间,光墙激烈反应,肉眼可见的电芒突地而起,差一点便将独孤蚁裳整条手臂都缠上。

    “没事吧!”

    陆峥立刻紧张地拉着独孤蚁裳飞退,心中将青帝十八代祖宗大骂了一遍。同时,他也确定,他们两人是找对了地方。虽然黑棺内为何没有青帝的尸骨是个疑问。但黑棺内的东西,一定比大殿中漂浮的数十光团加起来还要有价值。

    陆峥眼神一暗,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