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十七章 止步不前
    远处的脚步声,就是陆峥也逐渐听到依稀。再不动手,恐怕便是便宜他人了。

    三人对视一眼,旋即同时将手中戒指弹射而出。

    红白黑三枚戒指,同时潜入三角形锁孔之中。

    “咔。”

    钥匙开始转动,石门抖动,波纹样的威压呈实质,一圈一圈荡开,却莫名没有任何压迫。

    砰一声,门开了。戒指弹出,却在半空三枚合成了一枚,颜色也变成了纯黑。

    独孤蚁裳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云中怪则撇嘴望向了门里边。

    “多谢大小姐,多谢师父。”哈哈一笑,陆峥也不矫情。手一招,将黑戒戴回手指上。这是逆苍派的掌门戒指传承,如今虽然已经没了钥匙的功能,他却是不能随随便便丢弃的。

    “我们走吧。”

    陆峥抬步走在第一个。并不是他多急切,只是习惯了打前阵。在他的潜意识里,独孤蚁裳是用来保护的,尽管对方的修为远远高过自己。至于师父云中怪,得了吧,指望他老人家主动出手,还不如指望母猪能爬树,除非他感兴趣,否则就算头上临了一把刀,他也不会挪动尊躯半步。否则也不会白白在鬼哭囚牢被关了那么些岁月。

    突然,走在后面的独孤蚁裳脚步停了下来。

    “怎么了?”

    陆峥转头,一看,差点没笑疯。

    只见云中怪本人站在大开的石门中央,一脚已经踏了进去,另外一只脚却堪堪停在门外,怎么也跨不进来。

    先前已然无害的波纹状威压,再次迅速流动起来,汇聚成一团,一面恐惧地颤抖,一面哆嗦着死死戒备和防御。

    陆峥都看傻了,直觉那石门上的波纹威压对云中怪很是畏惧,可偏偏那玩意儿就是不乐意让云中怪顺利踏进去。

    云中怪的表情也很奇葩,满脸嫌弃和大受打击,满眼的复杂。

    云中怪此时心中在想:“奶奶的,你爷爷我都这般纡尊降贵了,你小子居然还乐意让我进?”

    云中怪在暴力和非暴力的两项选择间,徘徊了一阵。最终决定不进去了。

    “师父,你来真的?”陆峥皱眉,他倒宁愿云中怪选择暴力进门,可云中怪却执意不进去,更甚至干脆撤回已经踏出去的一脚,转而盘腿坐在了门口,那模样,十分的悠闲和……欠抽。

    只听云中怪懒洋洋道:“是这门不让我进,不是我不进。”

    陆峥哭笑不得,有些担忧。虽说他这师父实力莫测,可如今进到这个古墓的道修和魔修多如牛毛,没有几个是善茬。让师父一人留在门外,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

    云中怪却是铁了心,摆手就道:“为师有言,下山后,一切端看你自己的造化。如今门已经开了,我自然没有继续跟着你的必要。任何险阻难关,都要靠你自己一个人克服。”

    云中怪故意歪曲徒弟的心意,说到最后却忍不住若有所思看了一眼跟在徒弟身旁的独孤蚁裳。他实在搞不懂,这位万魔窟的大小姐有什么理由三番两次搭救自己的蠢徒弟。

    独孤蚁裳微微侧目,认真打量了云中怪一眼。

    她其实并不像她的外表那样不落尘俗。身为万魔窟的大小姐,很多杀戮和血腥需要她亲自动手,经历得多,听闻得多,自然要比陆峥知道得多。譬如眼前这一幕,便没有这般单纯。

    单单是云中怪不愿意进门吗,是门单纯不让他进吗,为何不让他进?

    独孤蚁裳微微眯眼,想起了自己曾听一个半截身子入了黄土的圣阶强者说过的趣闻。

    这位圣阶强者刚刚成圣时,经历充沛,杀戮心重,争夺心更重。平日里,最喜爱的便是挖坟夺宝。只是,很快,他便发现自己悲剧了,任何人的墓葬他都可以随意闯,只除了帝阶强者的古墓以及与他同阶实力相近的。就是一些实力较他弱的圣阶强者的墓冢,他也不能随便闯。因为这些人的墓冢,对他有一股天然的排斥和畏惧。死者为大,有些强者死后,残存墓地的威压甚至比他生前更强,对待比自己强的人,自然不乐意轻易放进去。

    以此类推,难不成云中怪的实力比青帝还强?又或者他实力太弱,青帝看不上?但是可能吗?就连双师二星的陆峥都能随意踏进去,同样是提供是钥匙之一的云中怪,却偏偏不行。

    察觉到独孤蚁裳的打量,云中怪回以皮笑肉不笑,显然打算一直装傻充愣。

    独孤蚁裳不是较真的人,见状也回以一笑,旋即转身,先走了。

    陆峥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最终在云中怪痛心疾首的注视下,果断转身追独孤蚁裳去了。

    “大小姐,我师父这人脾气古怪,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看他对你笑,该是对你感官不错的。”

    “地上滑,你走慢点,要不要我帮你拿伞?”

    远远地,云中怪还能听到自家徒弟谄媚讨好的声音。

    远处纷乱的脚步声也更近了。

    而在云中怪的身后,待陆峥与独孤蚁裳的身影完全消失,那道被钥匙打开的石门轰然关上。一阵空间扭曲,竟是消失不见。与此同时,另外一道看起来别无二致的石门出现在原来石门的左侧,只是在这道崭新的石门上,并没有三角形的锁孔。

    云中怪眼中带了笑意,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挪到新石门的右侧,眼睛微眯,闭目养神。

    很快,便有数十个道修魔修奔跑走近,远处还有更多的修者持续接近中。

    走到近处的修者,眼光发亮,大喊大叫,一窝蜂上去,也不管云中怪是不是站在旁边,五花八门的招式不要钱的蒙砸。

    石门被敲开,最先赶到的修者你杀我我杀你,一路滴着血跃了进去。

    从始至终,云中怪都没睁开过眼,更没有挪动过尊脚一脚踏进去。

    最后一批及时跳下地道的修者也终于来到了大开的石门面前,待他们看清楚地上惨状以及大开的石门,纷纷拿看傻子的眼光扫视云中怪全身,显然无人知晓,为何这人会守着宝库的大门止步不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