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十四章 结盟破阵
    眼前突然出现的奇形异兽,毫无征兆,无声无息,诡异莫名,连独孤蚁裳这样的五星灵皇,事前都没半点的感应。其可怖程度,可见一斑。

    “吼!”

    “嗷呜!”

    “嘶!”

    各种各样的吼叫呼啸从奇形怪状的异兽嘴中发出,声音尖锐,气势磅礴,而在那毫无遮掩的气势中,血腥气息浓郁,似面前有尸山血海,听者无不精神恍惚,头皮发麻,继而背脊发凉。

    “传闻青帝能号异兽,莫不是是真的?”

    “若,若真是传闻中的诡谲异兽,你我岂能留得命在?”

    有修者手脚发抖,嘴唇哆嗦,再次瘫倒在地。

    仿佛这时,众人才想起,青帝再怎样平庸,他也是个站在修者最顶端的帝阶,而这位帝阶传说,当年之所以能以着平凡资质和草根家世在争霸称雄的混乱古江湖活上三千年,便是因为他手中拥有一套神乎其技的异兽诀。

    陆峥紧了紧手中流火剑,面色沉着,然撑着纸伞的左手纹丝不动。

    云中怪与独孤蚁裳站在陆峥的身后,神情不变,甚至眉眼淡然,似乎眼前发生的一切与他俩毫无关系一般。

    “吼!”

    冲天的吼叫似是信号,更是号角,奇形异兽齐齐一静,旋即在人面蛇尾的头兽的带领下,蓦然狂奔。

    “轰!”

    巨大声响震慑当场。

    一些反应稍慢的,顷刻便被狂奔席卷的兽潮瞬间吞没,转瞬留下一副残缺的骸骨。

    异兽浪潮摧枯拉朽,扑面而来,又与陆峥擦肩而过。在他的身后,云中怪与独孤蚁裳纹丝不动。陆峥心中惊疑,不知他三人怎么就得了异兽青眼,对方既没有照例将他三人冲散吞噬,也没有龇牙咧嘴,那人面蛇尾的头兽甚至特意绕了过来,微乎其微地对着三人点了点头。

    “啊!”

    “砰!”

    惨叫,撞击,杂乱的声响再无间断。

    一片混乱中,陆峥三人相互对视一眼,眼中俱是疑惑。显然,他三人都不明了,为何那些个残暴嗜血的奇形异兽会对他们另眼相看。

    现实由不得他们再作计较,很快,有点势力的派门世家纷纷联合起来,一些平日里交好的小门小派也纷纷击掌结盟,生死面前,道修与魔修之间的楚河汉界似乎也没有那么清晰明了,为了保命,更为了异兽浪潮末端那一条条可能便是真实的真正地宫的通道,所有修者选择了暂时合作,一致对外。

    还不等陆峥三人做出选择,便有一些距离较近的道修与魔修,屁颠颠跑来,或故作清高,或点头哈腰,单就一个意思,寻求合作,或者说寻求庇护。

    先前,异兽浪潮对待陆峥三人的特殊,不是没有人看到,只是这些看到的人明智地选择了装傻充愣。

    这份明智不曾惹得陆峥三人不快,陆峥也觉得真正进入地宫前与人合作没有什么坏处,于是以陆峥为首的三人默认了十数个陌生修者的靠拢。

    “列阵!”

    “冲!”

    “杀了那只头兽!”

    很快,结盟成群的修者重新恢复理智,上位者指挥列阵,实力强悍的冲锋斩杀,实力较弱的成群结队轮番上场。不多时,拧成一股绳的道修与魔修,使出五花八门武技灵法。

    一时之间,阴邪诡谲的魔道攻击,与刚正飒爽的道修功法,相互融合,组成更为强劲的灭杀大招。

    领头的一圈奇形异兽,除了那只分外难缠的人面蛇尾的头兽外,几乎大半死伤。

    “吼!”

    异兽的冲天咆哮中,终于添上了几分踌躇哀鸣。

    不知为何,向来心冷手黑的陆峥,竟然产生了一丝怜悯的情绪。

    顺手放过一头不小心撞过来的胖尾巴短腿灰熊,对方绷着身子顺势飞退半空的时候,甚至可笑地朝他感激地眨了眨黑豆小眼。

    独孤蚁裳看了陆峥一眼,不发一言。云中怪则是皱着一张菊花脸,继续他的满眼恨铁不成钢。

    “呼。”

    一阵狂风吹过,有人舞着双手流星锤,领七十二个追随者,起跳飞冲,呈梭形阵列,往西南方猛烈横冲。

    “咔。”

    清脆的破裂声,起初并不明显,更在发声的一瞬间便被混乱厮杀的战场吞没。可很快,越来越多的清脆破裂声,此起彼伏,不要钱地遍地开花。

    “吼!”

    伴随人面蛇尾的头兽一声不甘与怨恨的嘶吼,奔腾冲撞的奇形兽潮突然静止,旋即猛然消失。

    一切似乎梦醒,那无意间冲破了阵眼的抡捶大汉,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便见眼前,密密麻麻的奇形异兽化烟消失,而地面上,鲜血与残肢生根发芽,慢慢长出一簇又一簇嫩绿的枝芽。枝芽见风长,不到一炷香时间便长成人形的参天大树。大树退步,转身,拱手,安静立于两旁,似乎存在一分恭谨与敬畏。

    众多幸存的修者站立其中,没又感到半分的肃穆,有的只是酣战过后的淋漓尽致以及未曾得到满足的手痒和空虚。

    修炼一道,哪能少得了腥风血雨,异兽浪潮、幻象重生,不过毛毛雨。

    “我看此等故弄玄虚也该足够了。”一个中年道修,抹了抹额头上的血口子,龇着牙嘀咕。

    果然,就在下一秒,众多树人恭谨站立的尽头,一条又一条指向不一的地宫通道汇聚合拢,最终变成一条。

    在这独一无二的地道中,仅容一人踏步的狭窄石阶整齐排列,从上往下,无尽蔓延,最终石阶隐没黑暗中,给人以张开巨口的上古凶兽感。

    陆峥单手一掂三尺长剑,转瞬拔剑出鞘。其姿态却是好整以暇,似乎闲庭散步一般。

    就在这时,通往深邃地宫的通道开始慢慢挤压变形,看起来坚固异常的地面与石阶,一寸挨着一寸慢慢塌陷,直至完全消失。

    这塌陷却是极有节奏且极有分寸的,塌陷范围仅限地道周围三五米远的位置。

    眼看唯一的通道已然消失了十数阶,一些较为冲动的,大吼着就冲了上去,迫不及待地踏上尚且完好无损的石阶。

    然后,石阶悉数崩塌,连带着已经踏足的修者一同坠落黑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