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十三章 异兽来袭
    陆峥并不将如跳梁小丑一般的张云青看在眼中,只是仇恨他忘恩负义,心寒于他背后捅刀。

    张云青,这是他来到异世的第一个朋友,也是第一个背叛他的人。

    两人视线在空中交织,一人满是嫉妒,一人满是嘲讽。

    杨鼎睨了一眼远方视线像条狼一样的陆峥,将人从头到脚打量一番,眼神中存了一分蔑视。

    见状,千枯老魔撇了撇嘴,阴阳怪气地开口,道:“小心点,这小子邪乎得很。”

    “呵。”杨鼎冷笑,不以为意。他也听过门人讲述千枯老魔与陆峥对战的经过,只是他认为,千枯老魔之所以会中招数次还带了伤,不过是他轻忽大意罢了。要说那仅仅双师二星的小子有什么真本事,打死杨鼎,他也不相信。

    张云青的想法与杨鼎同样,只道:“义父,此时那陆峥身后有独孤蚁裳跟着,你我并不好动手。不如等到古墓开启,到时候,墓中道路一定纷杂,说不得陆峥他们便会单独行动。到时候宰了陆峥,神不知鬼不觉,就算独孤蚁裳要怪罪,也没有什么借口。”

    杨鼎挑了挑眉,点头,心中有了算计。

    一旁的千枯老魔简直不忍直视。他未曾想到,杨鼎“父子”居然如此愚蠢,且自我感觉够良好的。且那张云青到底没什么眼界,分析事情也是粗浅得很。万魔窟的大小姐,其名讳是随便哪个谁就有资格直呼的?且那位大小姐要动手杀人,还需要劳什子借口不成,真是天真烂漫,可笑得紧。

    陆峥并不晓得千枯老魔三人面和心不合,且相互看不起。

    就在此时,始终隐藏在重重雾气中的青帝古墓,终于隐约露出一点模糊的轮廓。

    仅是模糊的轮廓,便有一股强悍的威压恍若实质,呈层层海啸波涛,一圈一圈地荡漾席卷。

    修为稍浅的,无不心口压抑,呼吸困难,有双腿发软者,莫名其妙转身拔腿就跑,有两眼发光又哭又笑的,而后,人群骚动。

    “如此气势,定是青帝古墓无误了!”

    “想不到区区有生之年还真有夺大机缘的一天!”

    “这些纱幕一样的白雾,是不是慢慢在消失?”

    如人惊疑的那般,围绕着古墓的白雾终究一层层慢慢拨开,最终露出藏在最深处的巍峨山峦。

    山峦高大险峻,无一灵兽,无一花草,整体光秃秃的,呈现出一种别样的光彩。

    而在山峦之下,一道高大石门,静静散发着仿佛来自上古的神秘悠远气息。

    随着气息越加浓郁,实力不高的修者,特别是武宗或灵宗以下的修者,一个个面无人色,纷纷瘫倒在地。张云青修为不过武师三星,此刻亦是匍匐瘫倒在地。

    青帝再不济,他的墓冢却是凌厉、霸道的。

    意外的,陆峥此刻并不难受,表情不变,气不粗腿不颤。一些人见状,甚至怀疑一直以来他是刻意隐藏了实力。

    一时之间,关于陆峥是个心机男孩的想法,开始在小部分修者群体中蔓延。

    “是青帝古墓!是青帝古墓!”

    “我的宝贝!我的宝贝!”

    “哈哈哈!我有大机缘了,哈哈,大机缘!”

    突然,瘫倒在地的几个年轻修者,爆发出轰然大笑,兴奋、贪婪、冲动,有的手脚并用,吐着血也在奋力往前跑。

    只是渐渐的,陆峥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这些异常激动的年轻修者,大多实力弱小,可再怎么说一个个耳聪目明简简单单的辨别方向是没问题的,但那古墓明明就在正北方,这些人却大笑大叫着如猛兽出闸,爬得比跑还快,却愣是没有一个人爬对方向。

    眼见越来越多的修者往四面八方兴奋爬去,口中个个念念有词,陆峥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举目环顾一圈,果然发现,几乎所有人的眼睛望着的方向都不相同。

    原来,不知何时,众人眼中的古墓,已经发生了变化,明明它就在那里,可偏偏所有人眼睛所看到的都不一样,就像每一个人独成一个世界,在那独自组成的世界中,都有一个青帝古墓。

    可谁都晓得,真正的古墓只有一个。

    有心思通透、观察敏锐的,已经发现问题所在,一个个摆阵卜卦,妄图找出正确的方位。

    陆峥紧紧握着手中伞柄,如果可以,他更想紧握的是伞主人的手,很怕待会儿还有更严重的幻象产生,否则因为意外与独孤蚁裳走失,那可真是人生一大悲剧了。

    好的不灵,坏的灵。陆峥刚那么一想,面前景色便再起变化。

    但见山峦轰地下坠粉碎,先前的高大石门变化成一条由地面延伸至地下的深邃小道。

    小道阶梯密密麻麻,一望望不到底。但有一个声音隐隐约约告诉在场众人。

    真正的墓冢地宫,就在通道的那一头。

    而当人抬起脚步义无反顾要踏入地道之时,众人面前突闻一声“咔嚓”破碎声,紧跟着,数百上千的通道纵横交织,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似乎每一个人所看到的幻象的一角悄悄勾连,幻象升级了。

    而那些先前受到威势压制的实力较弱的修者,此时突然感到浑身一轻,难受消失,重又恢复,仿佛先前发生的所有都不存在一般。

    张云青从地面爬起,许是觉得先前自己的表现太丢人,相对的,陆峥的表现太引人,于是他以爬起来便迫不及待往前大步走,似乎想以此证明,自己大无畏,自己有魄力。

    “回来!”

    “吼!”

    杨鼎的怒吼与莫名的咆哮几乎同一时刻炸响。

    张云青被义父杨鼎提着后衣领,飞在半空,而他嘴唇发抖,头冒冷汗。

    在两人下方,一条无足无脸的棍状大虫剧烈摇摆着。

    无脸却张着一张尖牙巨口,巨口中牙齿闪光,涎水坠地,地面“噗嗤、噗嗤”霎时腐蚀出一个又一个的大洞。

    大虫仰天,激情咆哮。

    杨鼎动作再慢个半拍,张云青此刻便是一堆白骨了。

    “嗷呜!”

    异响再起,众人闻声一看,顿时头皮发麻,不知何时,数不清的奇形异兽一个踩着一个,密不透风地将所有修者包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