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十章 天之骄女
    陆峥已是做了两手准备,要么以命相博,要么悄然遁走。

    隐匿符在手,陆峥更是多了一分底气。大不了就跑。这便是陆峥此刻的想法。但究竟什么时候跑,陆峥并没有明确的想法。

    “吼!”

    转眼,雾兽奔腾咆哮更近了。

    陆峥将流火剑横举胸前,握着隐匿符的左手握拳后背,一脚后撤,却不是落跑的姿势,而是一种发力往前的动作。

    “吼!”

    “受死吧!”

    “砰!”

    雾兽的嘶吼,千枯老魔的吼叫,利器撞击的巨响,几乎在同一时间炸裂众人的耳膜。

    陆峥手臂一麻,狰狞的兽头在他的瞳孔中急剧放大。

    陆峥已能感受到血盆大口中恶臭血腥的气息,却不想在猛兽张在巨口那一刹,突地有一截润玉一般的皓腕横生出来,纤纤玉指只是轻轻一点,便将跳跃到他肩膀上的巨兽猛然点了出去。

    “噗。”

    巨兽被点飞,无声落地,只一秒便噗的一声化成青烟,消失不见。

    陆峥扭头,入目便是一张毫无瑕疵精致的脸庞,清冷斐然,仿若画中来,竟是独孤蚁裳!

    “呵,独孤大小姐。”

    千枯老魔从浓郁黑雾中显影,慢慢收雾化出人形,幽幽看了独孤蚁裳一眼,表情充满恶意的嘲讽,出口也是阴阳怪气。

    “想不到万魔窟的大小姐,也管起区区在下的小事来了。莫不是看上了这个牙尖嘴利的小白脸?”

    千枯老魔狡兔三窟,背后无家无派,对上独孤蚁裳除了本能的畏惧之外,便是有点别扭的不爽,总觉得对方能耐我何,所以一出口便是挑衅。

    而他挑衅的同时,身形倒退,已是做好了随时撤走的准备。

    紧紧站在独孤蚁裳背后为她撑伞的独孤离情,冷脸一黑,双眼布满杀意,手指一动,便要上前,却被独孤蚁裳抬手阻止了,她只淡淡说了一句:“此人,你动不得。”

    说罢,独孤蚁裳袍袖一挥,竟是看也不看,便甩出一道流光。流光一闪,几乎是立刻便没入了躲闪不及的千枯老魔胸腔之中。

    “唔!”

    千枯老魔闷哼一声,嘴角流出黑血,旋即恨恨看了独孤蚁裳一眼,脚一蹬,踩着一只三个脑袋的怪鸟,狼狈飞走了。

    “呵。”独孤离情冷笑,抬眼面无表情扫视了一圈尚且留在原地看热闹的修者。

    霎时,无论是道修魔修,拔腿就跑,有跑得慢的,干脆手脚并用爬着滚开。

    陆峥身后的客栈,身旁的酒楼小店,也在同一时间砰砰关门关窗。

    周围一下子安静得可以。

    独孤蚁裳缓缓回头,睨了陆峥一眼。

    她那一眼本没什么特别的情绪,可陆峥不知为何,就是有些心虚,脚步不由自主有些后退。可没想到,简简单单一个后退的动作,瞬间拉扯到了他周身内外的伤口。

    “嘶!”

    五脏肺腑排山倒海齐齐早饭,陆峥吸了一口冷气,冷汗都痛出来了。

    独孤蚁裳垂眸,也不知是不是陆峥的错觉,他总觉得那一刻独孤蚁裳的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可若细看,又发现什么都没有。

    独孤家这对姐弟,也许都是面瘫,要不冷脸,要不面无表情。

    若是换做以前,陆峥定要以为这样的人是在装逼,平白不讨喜。可现在,他却觉得,独孤蚁裳一举一动浑然天成,做什么都分外自然,且吸引人。

    独孤蚁裳抬眸,并未望向陆峥,只徐徐道:“有时候一味逞强斗狠,却没有强横的实力做支撑,便是愚蠢。”

    陆峥怔住,一瞬间脑洞大开,总觉得独孤蚁裳的潜台词是:“打不过便跑,不丢人,紧要的是人没事,勿要平白丢了性命。”

    独孤离情并不晓得陆峥兀自脑补了些什么,只是一看对方那两眼恍惚神情荡漾的模样,便晓得对方所想,一定离不开自家姐姐。

    当即,独孤离情往前一站,冷哼道:“我看你是在找死!受死吧!”

    说着,独孤离情便要像个炮仗冲出去,哪想独孤蚁裳救人救到底,根本不想弟弟动手。

    独孤蚁裳跨前一步,站到了弟弟和陆峥的中间,终于再一次正视了陆峥一眼。

    陆峥的独孤蚁裳的视线下,逐渐回神,旋即脸颊变红,抖着手抱拳,道:“多谢大小姐再次出手相救!救命之恩,陆峥无以为报。倘若大小姐他日有任何需要,陆峥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陆峥说得真诚,只是不知为何,脸越来越红,到得最后,耳朵根都红透了。

    从未如此丢脸的陆峥,饶是如此,却依旧舍不得移开视线。只觉得独孤蚁裳一双清冷若冰霜的眼睛,分外剔透好看。

    独孤蚁裳微微勾了勾唇,再一次觉得陆峥有趣。自打第一次在逆苍派山下见着拿根木棍当宝剑的陆峥,她便隐约觉得,这人似乎跟一般的人分外不同。

    冰雪般的人儿突地一笑,大地回春,百花盛开,叫陆峥久久不能回神。

    “我记下了。”

    独孤蚁裳见陆峥那傻样,微笑加深,淡淡说了一句,便转身走掉了。

    陆峥再次陷入自己的世界,对于独孤离情临走前那写满杀意的一眼毫无所觉,直到被忍无可忍的云中怪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陆峥方才吐出一大口淤血,清醒了过来。

    云中怪皱着一张菊花脸,语气颇为恨铁不成钢,大骂道:“不知天高地厚的浑小子!灵皇也是你能轻易肖想的?差距如鸿沟,求而不得,郁积在胸,小心走火入魔你!”

    “灵皇?”陆峥心惊。

    他一直知晓独孤蚁裳很厉害,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是灵皇!如此能为,竟是比之成名已久的老怪物也丝毫不差。

    “怪不得众多修者,无论是谁,见了大小姐都是一副肝胆欲裂转身就跑的模样。”

    “你倒唤得亲热。”云中怪嘴角抽了抽。

    他说这么多,不是为了打击陆峥,只是不想他一味盲目固执不放,免得他日受到伤害。

    陆峥何尝不晓得师父一片好心,可有些事是他能够控制得了的吗?

    于是,陆峥笑笑说道:“师父放心,估计徒儿一辈子也就遇到这么一个可心的人。自然会慎重,且实力不够之前,绝不会莽撞。否则,大小姐未曾厌烦我,我就先厌烦我自己了。”

    若是单论实力不能做到门当户对,陆峥想,他便也没资格去喜欢那一位天之骄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