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二十六章 千年龙吐珠
    “敢杀我蓝不悔的弟弟!我要你碎尸万段!”

    那一刻,所有襄云城之人都听到了蓝不悔阴冷的嘶吼。

    眼看陆峥就要毙命掌下,他却不慌不忙,一剑插地急速倒退,同时左手做笔,空中画符。

    笔走龙蛇,电闪雷鸣,一道道符纸凭空出现,落地幻出妖异线条,刻画地面,形成符阵。

    符阵点七宫,北斗七星映照夜空。

    霎时,天现七星。七星光芒大作,各化一道厉光,直扑地面阵法而来。

    蓝不悔为眼前所见而惊疑,身形一震间,身下巨蟒突然动作停滞。

    原是地上阵法显威,光芒乍起间,化虚为实,顷刻就将蓝不悔身下的巨蟒给钉在了原地。

    “吼!”

    巨蟒吃痛,浑身绽出血口。

    蓝不悔大怒,大呼:“妖人!妖法!”

    陆峥面皮抽搐了一下,手中动作却未停止,提手再画,继禁灵符之后,甩出一道光明符。

    顿时,阵法成型,如太阳笼罩大地,功体本质属性为暗的蓝不悔,当即觉得眼睛一疼,不禁闭上了眼睛。

    机不可失。

    陆峥当即跳起,一挑长剑,剑如惊鸿,自半空劈落,化成百上千火焰,噗嗤绽放,围绕蓝不悔及她身下巨蟒一圈,急速下压。

    这是陆峥新学的一个剑法,焰焚八方,由火焰属性的流火剑加持,对付暂时不能动弹的一般对手最为有用。

    “啊!”

    “吼!”

    蓝不悔惨叫,巨蟒痛吼。

    陆峥再次跃起,手起剑落,招式变化,霎时风起云涌,气温骤降。

    云中怪在远处一屋顶上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总觉得自己对徒弟的教导似乎出了一些问题,否则这徒弟怎么一招一式都与所谓的道修相差甚远,甚至有些像魔修。

    陆峥不知云中怪想法,空中变招,得心应手,且暗自在心中默念心魔诀法诀,微闭双眼,集中心魂。

    眼开刹那,迎上蓝不悔面无表情的脸。

    “陆峥,我要你死。”蓝不悔低吼,浑身一抖,一身九星灵王的气势再不压制,强大威压铺天盖地,震得人动弹不得。

    蓝不悔飞身,抛刀出掌,五指弯曲,爪风破空,整个人如猛兽出笼,几乎是眨眼便出现在陆峥的头顶。

    蓝不悔挥爪前,低头一望,想要望一望对手死到临头是如何的痛哭流涕嘴脸扭曲。

    两人视线对上,陆峥的脸上却半点胆怯,相反他的脸上带着势在必得的跃跃欲试。

    陆峥等的就是这一刻!

    说时迟那时快,不能动弹的陆峥嘴巴微动,无声吐出三字:“煅心针。”

    月钩在陆峥的背后逐渐充血,他的双眼流出血水。

    与此同时,一波细碎光芒自陆峥周身乍然爆射而出。

    蓝不悔眼睛瞪大,五指刚要挥下,便觉遇到一层无形的阻碍,似乎是自己的心不愿意攻击。

    “我不愿杀他?这怎么可能!”

    蓝不悔心中大叫,要攻击下不去手,要闪躲又慢了一步。堂堂九星灵王在此刻,便只能提起浑身真气,用以抵抗眨眼扑至全身的细碎光芒。

    光芒一经接触,眨眼消失。

    陆峥勾唇,身体恢复知觉,一个弹跳间,执剑挥出。

    煅心针,心魔诀上篇精神类攻击武技之一,抽心魂为炼,糅合肺腑真气,化千万牛毛细针,直击对手心房。煅心针无形无色,入体即化,一旦沾染对手心房,除非对方拿丹珠之内本源真气炼化,否则不能排出,将至对手日后修为难以再进。

    蓝不悔感到心房一紧,下一秒便是万针袭心,一波又一波前所未有的刺痛如洪水猛兽冲击心脏。那一秒,蓝不悔几乎以为自己的心脏就要炸裂。

    这时,陆峥快速挥出的一剑,已至眼前。

    听闻动静赶来围观的几个修者,看得目瞪口呆,很不愿意相信那个一身狼狈眼看就要毙命剑下的人,居然会是阴诡门少门主蓝不悔!

    蓝不悔凶名远扬,实力强悍,稳居九星灵王半年之久,而她此刻的对手,不过一个修士九星。

    所谓修士,那可是修者当中实力最为垫底的啊!

    围观修者中,有从头看到尾的,见到陆峥手上阵法无双,施展起来还分外顺手,不禁惊艳起来。

    可更多的人是不敢置信。凶名赫赫的蓝不悔竟然被个修士摁着打?还不还手?

    陆峥也不相信,倒不是他不自信,实在是直觉。

    果然,蓝不悔纵使心脏剧痛,感官连带失常,可面对眼前凌厉杀招,依然有反击之力。

    蓝不悔一个扬袖,袖中射出一物,黑体尖塔状,似是一件灵器,迎风而长,急速旋转。

    “铛!”

    一声悠远敲钟声自尖塔内传出,陆峥顿感自己脑袋剧痛,但手上流火剑依然凭着本能咬牙挥出。

    “砰!”

    巨大闷响炸裂。

    陆峥有没有砍中蓝不悔,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腰腹一疼,紧跟着自己便被蓝不悔一脚踢了出去。

    后背撞上城墙,发出巨大闷响,城墙材质特殊,还有阵法加持,自然没有半分损失,可陆峥这个肉|体凡胎可就不一样了。

    陆峥只觉眼前一黑,喉中涌出甜腥。不用看,他也知道自己的后背一定青肿一片,体内剧痛,说不得肺腑也有损伤。

    陆峥视线模糊,只隐约看到一抹红色急速掠来,历光在红影前一闪而过,而紧跟着,一股能压破人骨骼的飓风强势来袭。

    身后城墙颤抖,身前飓风猎猎。

    “铛!”

    刀剑相交,激起的火花擦破了陆峥的脸颊。

    他凭借本能及时挡住杀招,可这杀招的后力着实太过厉害。

    陆峥被巨大压力袭得身体不断往后退缩。可他的身后便是城墙。

    城墙虽抖,自有阵法护持,根本不可能轻易损毁。

    一时之间,陆峥成了坚固城墙与蓝不悔长刀之间的夹心饼干,迟早得被压碎!

    而蓝不悔铁了心要狠狠折磨陆峥一番,明明有机会一招干掉对方,可她偏不,她偏要将对方猫捉老鼠,要一点一点看着对方骨骼破碎血肉横飞,再看着陆峥跪下来痛哭流涕。

    被戏耍,被蔑视。

    陆峥心中激愤,喉中涌出更多的血腥。身上的长刀,背后的城墙,共同组成了一座屈辱的囚牢。

    联想到鬼哭囚牢中如牲口一般的毫无尊严的囚禁生涯,陆峥心中突地涌出一把火。

    “噗嗤!”

    火焰燃起,陆峥咬牙,握拳,指尖流出鲜血。

    鼻间萦绕的血腥,让陆峥想起了逆苍派的惨案,血流满地,失去气息的师兄姐弟,奄奄一息却不放弃希望的掌门段秋峰。

    陆峥握住了戴在左手中指上的传承古戒。

    这一刻,陆峥觉得自己的头脑分外清明,自己的抱负分外强烈。他要变强!用实力站在灵武大陆的顶峰!再不为人欺,再不眼睁睁看着自己所在乎的人惨死面前,他是逆苍派的掌门!

    心中念头一起,陆峥的身上发生惊人变化。

    “天啊!”

    有人惊呼,云中怪急速掠来的身影惊愕停在半空。

    只见天现异象,云开月明,雾气蒸腾成游龙,龙盘九天,气息亘古,仰头嘶吼,吼声震碎山河。

    霎时,龙吐两珠,莹润光泽,呈一红一白两色,两珠空中交汇,激战对轰,不相上下,旋即没入下方陆峥体内。

    “是千年龙吐珠!”

    终于有人将心中惊异大吼了出来。

    陆峥身上也起变化,红白两色光芒大盛,一刹那气势外放,摧枯拉朽,瞬间就将身前蓝不悔击退,而在陆峥的身后,屹立千年不倒的坚固城墙,“咔嚓”一声,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