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十八章 襄云城
    感受到体内汹涌澎湃的无尽力量,陆峥舒爽地轻呼了一声,霎时便有源源不断的精粹真气自其口中流溢而出。

    陆峥并不觉得可惜,这些多余的精粹,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吸收不了。若是将这些精粹悉数强留体内,很可能最后的结果会是爆体。

    绵长的一呼一吸之后,陆峥身上气势缓缓收缩内敛,真气凝聚丹珠之上,正式稳固在了修士九星!

    “子,你选择的道路可不好走。”

    云中怪这时出声,口气很平淡,眼神中却有欣慰。

    这世上敢于放弃捷径反而选择攀登险峰峭壁的人并不多。陆峥是天生灵体,专修灵系将会顺风顺水大有成就,选择专修武系则是得不偿失,选择灵武双修便是费时费力结果未知。

    “师父,既然我已经做出了选择,那么这条路,我就是跪着爬着,也会将它走完。”

    陆峥的神色并没有多少波动,言语间却颇为坚定,转瞬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恍然道:“我先前不是在修炼心魔诀吗?”怎地,半道跑去晋级九星修士了?且明明是修炼精神武技,怎么就发展成了灵武双修与否的选择问题。

    对于自家徒弟反射弧略长的问题,半年多来,云中怪深有体会,此时见怪不怪,便只挑他认为要紧的。

    “精神武技属性特殊,并不需要如何刻苦修炼,平日里辅以特殊丹丸并注意本身修为的增长便可。这心魔诀已在你的灵魂深处种下了一粒种子,以后你修灵的时候,它自然而然便能升级成长。这件事,你便不用放在心上了。”

    陆峥神情懵懂,若有所思,虽然他还是没有听明白,却也晓得于修炼一道,他但听师父的准没错。

    云中怪话锋一转,又道:“你修为精进,这是好事,结丹成色,你算是将洗心淬体的最后一步真正做完了。”

    陆峥木呆呆地头,旋即恍然大悟,原来众多修炼入门的基础书籍之上记录的洗心淬体乃修者入门最简单最基础的一步,根本就是骗人。在他的记忆中,他洗心淬体达三次之多,历时半年有余……

    天生适合修炼的天生灵体都是这般历经千辛万苦才能真正的洗心淬体,可想而知那些被书籍误导的千千万万个修者当众又有几个是真正做到纯粹洗心淬体的。

    云中怪似乎并未察觉到陆峥心中的惊异,只道:“炼体的基础,你打好了,现在缺的便是入世炼心。所以,我决定带着你下山走一遭。不过,为了真正的磨炼你,不到关键时刻我并不会出手。下山之后,凡是要用脑,得靠自己。这样,你才能真正地往前踏。”

    “徒儿省得。”陆峥郑重回应,也认为一直闭门造车不过固步自封,而且段秋峰和逆苍派众多师兄姐弟的仇不能不报,更何况,他还有重振逆苍派的责任在身。

    握了握手心,一枚黑色戒指出现在陆峥的掌心。

    沉默半响,陆峥将戒指套在了中指上,大刚合适,就像是为他量身定做的一般。

    陆峥抬眼望向正注视着他的云中怪,幽幽开口,道:“我一直没,虽然我一穷二白,被人追杀,下过石牢,种过萝卜,修为一丁,但其实我好歹也是一个不大不门派的掌门,只是如今门派中只剩下我一个活着的了,以及一个背后捅刀的叛变人。”

    “那还真是失敬了。”云中怪看了眼徒弟眼底的怒焰与仇恨,微微颔首,语气浑不在意,旋即一巴掌糊在了陆峥的后脑勺上。

    “要报仇,也得你有那个实力。虽然我并不介意帮你出手。”

    陆峥摇头,眉眼坚定,言道:“不,这仇,我自己报。我是逆苍派的掌门,自然应该有所担当。”

    云中怪没有再什么,显然他也是认为有一些事是一派掌门必须亲力亲为的。

    师徒两人一番商议,最终决定前往襄云城。

    襄云城是一座游离于世俗边缘的千年古城,城中居住与往来的都是修者,世袭城主历来是个中间势力,因而相较于其他地方,在这里,道修与魔修混杂,能维持表面上的平衡。

    “包子!卖包子咯!飞妖馅儿,刚出炉!皮薄馅儿多,一百零八个褶!”

    “影魔烧饼!外酥里嫩!两个馅儿!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快来看,快来看!百年山精,蒸炸炖炒煮,打杂干架暖窝样样行!便宜了,只要三百灵石!”

    一月的襄云城,寒风阵阵,冰雪夹枯叶,打着旋旋,变着花样的飘。

    天气是恶劣了些,却也没有阻止热气蒸腾里的繁华热闹,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陆峥一脚踏进去,满耳全是热情叫卖,商贩们表情生动,手脚比划,抛却叫卖的内容比较“别致”外,似乎与寻常城镇相差无几。

    可这满天飞的御剑少男少女们,满地跑的劲装汉纸与妹纸们,街头巷尾五光十色的武技冲击,又无一不在昭示着此处不比别处。

    这就是一座修者的后花园,光怪陆离,色彩缤纷。

    就在这时,轰然一声巨响,一道白衣身影摔落至陆峥的脚边。

    白衣人浑身是血,眼神却很清明,身体一侧,便要就地一滚。

    时迟那时快,一道高大的黑影自天空扑了下来,一把提起地上的白衣人,砰地砸出一拳。

    拳头生火,噗嗤燃烧的同时已经一拳砸在了白衣人的脸上。

    “咔嚓!”

    但听一声脆响,却是白衣人的面上迅速结冰,以冰御火,及时挡住了对手的致命一击。

    冰块随声响碎裂,火焰噗嗤熄灭,转瞬却蹿出更大的光幕,笼罩黑白二人。

    二人身形同时跃起,每一招都有撕裂光幕的威能,却又正邪之气对抗明显。

    显然,这两人一个是道修一个是魔修。

    有人驻足围观,有人摩拳擦掌,更多人表情不变该干嘛就干嘛。

    接下来的一刻钟之内,陆峥见到了十数场诸如此类的道魔争斗,有人是一言不合,有的人不发一言,有的人高喝对方名号,每个人就跟对方是自己的杀父仇人一般,见面便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