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十四章 偶遇
    昨日还是积雪层层的酷冬,今天便是烈日灼灼的炎夏。

    时光荏苒,陆峥跟随云中怪,在深山密林中渡过了半年。

    这半年,陆峥夜以继日,修炼从不间断。《水火心经》上中下三篇,修炼至上篇中段。

    炎炎烈日下,水流湍急,河道狭窄。黑衣青年静立其中,着一身干练劲装,衣摆插进裤腰中,手持三尺长剑,眼睛微阖,不动如山。

    突然,远处山石崩塌,水流奔腾变化若万兽潮涌,青年眼睛乍然全开。

    一双眼精光爆射,长剑挥空,质朴一剑,携利光奔袭。

    “咔嚓!”

    水流应声冻结,漫长河道蔓延成冰带。

    “轰!”

    下一瞬,火光突然冲天,炙热光芒比日中的烈日更加灼目,眨眼便将冻结成冰的河流燃烧殆尽。

    整条水流连同河道,竟然一起人间蒸发!

    青年回身,露出眉眼全貌,清冷俊逸,赫然便是陆峥。

    陆峥旋身跃至高山,水与火在他身后交融汇聚,直至缓缓消失。

    流火剑光芒一闪,重又回归平静。

    段秋峰所赠流火剑为玄阶上品灵器,舞动时有烈火加持,能给对手造成持续性灼烧,但若是剑主能力不够,便可能灼烧自己。

    如此灵器,却恰好与云中怪所赠功法《水火心经》相辅相成。

    心经分上中下三篇,上篇练武,功法带火,

    中篇修灵,功法带水,下篇灵武双修,水火异变。

    陆峥虽然才修至上篇中段,却意外地能简单水火交融。他猜想,这跟自己一直被要求站在水中修炼有关。

    极目远眺,入目所见高山险峰绵延起伏,偶有溪流瀑布状若银丝穿插其中,最远处隐隐有如黑一样的房屋鳞次栉比。

    陆峥勾起了兴趣,想起师父闭关前的吩咐,也觉得出山入世对修炼一道更有裨益。

    简单收拾了一下,陆峥即刻出发,飞跃数千里,来到了他先前远目眺望的所在,青桦镇。

    镇颇大,隐有型城池的规模,且距离白云镇旧址仅在两百里范围之内。

    陆峥漫步其中,热闹繁华的场景映入眼帘,让他有些不适应。

    深山野人做久了,骤然见到摩肩擦踵的人类,不禁让人暗自绷紧身体戒备起来。

    正在这时,一个瘦男人撞到了陆峥胳膊上。

    陆峥侧身一让,并未放在心上,哪曾想对方却挺能耐,当即扯住他的胳膊不让走,更大声咒骂嚣张道:“子!看你穿得破破烂烂土包子一个,本就够可怜了,没想到眼神还不好!竟然撞到你爷爷我的身上!不赔罪就想跑?”

    陆峥挑眉,没想到在异世也能遇到碰瓷的,只面无表情道:“你待如何?”

    瘦男人被陆峥一双幽深黑眼看得不自觉后退半步,察觉过来,顿时恼羞成怒,当即一巴掌挥出,骂道:“你爷爷的!将你这佩剑留……”

    “啪!”

    就在男人一巴掌差糊到陆峥脸上的时候,陆峥一把抓住,用力一拧,竟是当场将对方的手腕拧断。

    陆峥扯嘴,皮笑肉不笑,在男人哀呼尖叫中温和道:“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几日捏怪兽脖子捏上了瘾。骤然看见有一玩意儿自个儿送上门来,一个没忍住,便不心用力了几分。”

    罢,陆峥将人甩开,一脚毫不留情地踩在了对方脚脖子上。

    陆峥又道:“我看你能跑能跳,精力也不错,最适合装装残废沿街乞讨。”

    着,陆峥就真将人踩成了残废。

    讹诈不成的瘦男人,在地上翻滚成了麻花,痛呼惨叫。过往行人却没有一个愿意站出来。

    镇的原住居民有些胆战心惊地别开头装作没看见。

    那瘦男人叫阿爽,平日里专干偷鸡摸狗强抢宝物的勾当。这一次会出手,兴许是看上了对方一身破烂却腰配上等灵器。

    陆峥嗤笑一声离开。

    他之所以会出手毫不留情,一是当真如他所,最近捏怪兽捏上了瘾,一时手抖。还有便是察觉到瘦男人身上挂着不少冤魂厉鬼特有的怨气,想来不是什么好人,也就没有出手留情的必要了。

    日近正午,陆峥选了个不大不的酒楼,一脚踏入。

    远处,一男一女两个修者瞧见陆峥的动作,相互对视一眼,旋即抬脚跟上。

    更远处,也有两人驻足片刻。

    其中一个少年皱眉偏头,神情十分抑郁,只道:“姐姐,你在看什么?”

    撑伞的女子露出半张精致的面容,眼神古井无波,回道:“没什么。”

    “要我杀掉他吗?”

    “不用。”

    紧紧跟在姐弟俩身后的两个护卫,面面相觑,总觉得从自家少爷的脸上看到了浓浓的杀机。

    难道仅仅是因为大姐多看了对方几眼?

    这时,撑伞的那位偏头问弟弟:“要喝茶吗?”

    弟弟不悦,不用想也明白姐姐的意思,当即皱眉道:“那是酒楼,不是茶楼。”

    “会有茶的。”

    撑伞女子罢,拉着少年,也往酒楼走去。

    陆峥并不知道在自己的身后,已经有两拨人马先后跟上。

    “这位爷,雅间没有了,您看?”

    二机灵,并没有因为陆峥的穿着破损便热情降低。

    “临窗的就好。”

    陆峥对坐哪儿并不挑,他的目的不过是果腹以及打探消息。

    客人好话,二当即更加热情,将人引到靠窗一张空桌坐好,又推荐了酒楼中热门的好酒好菜。

    陆峥一一笑纳,摸出一串珠玉做打赏,接着状似随意地询问了几个问题。

    二眉开眼笑,平日里见闻也多,对于陆峥的问题刚好晓得。

    “不瞒这位爷,的虽然是个跑堂的,但平日里听着的过往消息确实不少。您您想去东边的白云镇寻亲?可不敢骗您!您还请节哀!半年前,白云镇便被灭了,挖出来的尸首啊一个叠着一个,十分凄惨,没有一个活口啊!”

    “要这白云镇的百姓也是无辜。可谁让他们与山上的逆苍派比邻而居呢?那逆苍派也不知是得罪了哪路神仙,竟然在一夕之间灭派了!据传,逆苍派没有一个活口。”

    “要那逆苍派也算是传奇了,门面虽不大,掌门修为也不高,可在方圆百里却是名声极好。段掌门平日爱好的便是下山找徒弟,以及斩除作孽杀人的魔修。那段掌门是个好人啊,也是个抱负远大的。逢人便劝人修道练武,一心向上,是能脱离肉胎轮回苦海。”

    到这里,二也有些感慨,压低了声音道:“可要我啊,那段掌门有些异想天开了。寻常人家自有寻常人家的乐趣,也不见得谁都想修炼得道脱离生老病死。据,段掌门之所以和他的两个同修分道扬镳,便是因为理念不同。人家嫌他太过天真烂漫。”

    陆峥皱了皱眉,不置可否,问道:“那你可知段掌门的两个同修分别是谁?”

    “知道!”二答得很快,眼神里也带起了钦佩。

    “江湖人都,逆苍派的掌门段秋峰资质一般,修为一般,却有两个厉害的同修。便是修为与资质高出他许多的邝天尺与顾心桐。这两人虽然无门无派,却是散修中数一数二的,常年行走江湖,主持正义。”

    陆峥觉得这二估计是平日里听书的听多了,所以也有一些异想天开。

    不远处的一桌,几乎被人成是救世主的邝天尺和顾心桐,两人神色有些纠结。

    他们两个不过是热爱潇洒自在,故而随心所欲。自认不是坏人,但也不是什么大好人。所谓的主持正义还是省省吧。还有……他们什么时候和段秋峰分道扬镳了?理念不同倒是真的。

    这时,两人听到陆峥问那二道:“你可知最近极鼎门有何动向?”

    “可不敢!可不敢!”

    二连连摆手,神情泛起惊慌,下一秒便借口掌柜的找而远遁了。

    “呵。”

    陆峥嗤笑一声,倒没有生气。

    “所以,逆苍派还真是杨鼎儿带人灭的?”

    喝!

    突然而起的声音,叫陆峥吓了一跳,猛一抬头,便见面前一个体型高大的中年男人瞪着一双虎眼,不怒自威。

    “啪!”

    中年男人见陆峥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顿时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桌子应声而碎,大厅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来。

    陆峥龇牙。若不是他闪得快,这时早就被汤汁饭菜淹没了。

    “我你……”想打架吗?

    陆峥话还没完,就见中年男人身后走出一个温婉美人。

    美人虽美,眼神里却有一丝沧桑,看起来应该也不年轻。

    只见那美人轻轻一拍男人的肩膀,顿时就让后者气势去了大半。

    “不好意思,他这人脾气不好。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想知道杀了秋峰的仇人是谁。”

    陆峥心里咯噔一跳,有一丝灵感划过,试探道:“难不成两位是邝前辈和顾前辈?”

    顾心桐微笑头,问道:“你知道我们?”

    “掌门信中有。”

    听到这里,邝天尺的眼神就有些不善了,他看眼前的子总没好感,总觉得眼前这个白脸和段秋峰那个老白脸一样,注定会分去顾心桐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