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十二章 师父
    鬼哭囚牢的最外围,空旷的荒漠孤城之外,很快聚集了一大批监斩的守卫与看戏的牲口。

    孟倾瑶站在队伍最前方,顷刻间泪如雨下,并迅速挥手下令:“砍咯!”

    随着她的一声令下,凌厉刀光急速划过半空,武宗阶别的强悍气场笼罩陆峥全身,叫他动弹不得。

    时迟那时快,就在长刀即将斩断陆峥脑袋的那一秒。一直不为所动的老萝卜云中怪突然跃起,一巴掌就将武宗阶别的行刑守卫给扇飞了。

    “吧唧!”

    行刑守卫像破碎的娃娃,一直飞到孟倾瑶的眼前,几乎擦着她的脸,砸在城墙之上,然后坠落。

    另一个负责砍云中怪脑袋的守卫,大呼一声:“兄弟!”

    便见这个守卫,自怀中摸出一个罗盘一样的物件,对着云中怪疯甩了过去。

    云中怪脖子上的项圈顷刻发出急闪光芒,一圈又一圈的波纹自光芒中迅速扩散开来,眼看束灵环就要爆炸。

    云中怪面前人影一闪,却是陆峥一步跨了过来,手指虚空一抓。

    众人惊奇,那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束灵环,居然被陆峥凭空一抓抓了下来!

    云中怪默默扭头看他,收回了自己的手掌。

    远处,孟倾瑶瞪大眼张大嘴,也顾不上继续大哭,龇着牙抡起一根狼牙棒便亲自冲了过来。

    周放怕她受伤,紧随其后,也冲了过来。

    剩下的守卫想要帮忙,却被身后突然涌上来的牲口们一人一脚踩倒在地。

    莫子风站在人群最后面,使劲挥手,动容大呼。

    “不要叫守卫们有机会使用罗盘!”

    “弟兄们!夺取自由的时刻到了!杀了大魔王!抓住孟倾瑶!她身上一定有解除束灵环的关键!”

    顷刻间,守卫的惨叫首次此起彼伏出现在了鬼哭囚牢。

    “反了!反了!周放,将他们全杀咯!”孟倾瑶大叫。

    周放闻言想要杀回去,却又不放心随时都在掉链子的孟倾瑶。

    犹豫间,一根铁链蹿出,牢牢锁住周放全身。

    铁链的另一头,莫子风眯眼狞笑,猛一施力,便将周放拉倒在地。

    周放目眦欲裂,干脆一个翻滚,借力使力,顺着铁链滚到莫子风的脚边。

    “你死定了!”

    周放冷冷放话,骤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甩出数个罗盘,包围莫子风全身。

    周围牲口见状,急忙倒退。

    莫子风却优哉游哉,飞起身一脚,将所有罗盘扫成两截。

    周放不敢置信,却见莫子风自怀中摸出一块断裂成三截的束灵环,而他的脖子上空空如也。

    莫子风微笑,道:“这束灵环还算精致灵巧,不枉我研究了半年,终于将之破解了,呵呵。”

    “呵呵你妹!”

    周放破口大骂,再也顾不上孟倾瑶安危,此时他的全副心思全在怎么撕裂莫子风上。

    再陆峥与云中怪这边,新鲜出炉的师徒两人首次联手,居然十分默契。一个负责抗击所有大怪怪,另一个便负责替尽可能多的牲口解除束灵环制造骚乱。

    两人战得不亦乐乎,突然就见莫子风拖着半截铁链从旁边跳了出来。

    莫子风大呼:“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呀!”

    陆峥不明就里,回头一看,孟倾瑶正被十数个牲口团团围住,可她战斗力惊人,一时之间竟然也没落败。而大魔王周放更惨,数百的牲口专挑他一个人对打。

    剩下的守卫和牲口,一片混战,战况胶着。

    云中怪拍了一下陆峥肩膀,也吼了一声:“走!”

    三人迅速飞走。身后传来牲口的呼喊与守卫的叫骂。

    可惜牲口与守卫兀自残杀,谁也不愿放过谁。倒叫陆峥三人顺利一飞千里,成功逃出了鬼哭囚牢这座炼狱魔窟。

    三人一路往西,很快飞出荒漠,来到一座热闹镇。

    云中怪放开陆峥的衣领,没忍住教训了一句。

    “以你的资质,二十出头居然才修士二星,出去都是丢人。”

    丢人的陆峥:“……”

    莫子风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突然哈哈大笑。

    仰头呼吸了一下久违的新鲜空气,莫子风率先抱拳离开,道:“鬼哭囚牢发生有史以来最大的骚乱,其背后真正的主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劝二位也尽早远离。我还有事便先走一步了。”

    陆峥拦下莫子风,询问那些尚且留在鬼哭囚牢的牲口怎么办。

    莫子风大笑,直拍自己的肚子,笑得不可自抑。

    “陆峥!你这兄弟我交定了!够有趣,够情义!放心吧。一同蹲石牢半年,我对那些难兄难友还是很有感情的。这一次囚牢暴乱,几乎所有牲口都有参加。按照囚牢一贯变\态扭曲的行事风格,就算剩下的牲口全部落败,周放等人也不会将他们全部杀掉,最多只是加重刑罚,压榨更多真气精粹,探寻更多乐子罢了。”

    看着莫子风潇洒离去的背影,陆峥无力吐槽。

    作为唆使所有牲口一起叛乱,自个儿趁机离开的罪魁祸首,陆峥实在难以相信,这人对那些所谓的难兄难友其实很有感情。

    云中怪看自己的徒弟傻不拉几的,内心很难受。可出去的话,他也不打算收回。当即便道:“这莫子风虽然行事古怪,却也不是什么恶人。”

    陆峥想起莫子风在比斗台上费尽心机保下自己性命,当即也有些动容。

    且这灵武大陆本就是弱肉强食的地界,他也不再思考更多。

    这时,一柄冷中带温的长剑被递到了陆峥手中。

    “流火剑!”陆峥惊叫。云中怪递给他的,居然是他早前丢失的掌门佩剑。

    “我看你对这柄剑似乎情有独钟,所以顺手帮你拿回来了。”

    “谢谢!”

    陆峥的道谢情真意切,抱着失而复得的流火剑心查看。

    云中怪皱眉,一巴掌糊在陆峥后脑勺上。

    陆峥被打蒙了,差发火,却听云中怪率先发难道:“大丈夫一言九鼎,既然我已经是你师父了,难道你还想不认?”

    陆峥有持续性蒙圈,他隐约觉得云中怪的逻辑似乎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面对老头一张严肃异常的菊花脸,他下意识了头,心想:“真气修炼不比其他,若想精进,迟早需要一个师父。”

    想到这里,陆峥退后两步,双膝下跪,自空间中端出一杯雪泉冰茶,双手捧递。

    “师父请喝茶!”

    云中怪眼睛微眯,眼神中划过赞赏,旋即伸手将陆峥扶了起来,且一口气将冰茶喝掉。

    “你我虽是半路师徒,不过阴差阳错,一起埋过坑,一起掐过架,一起抗过敌,倒是缘分。我云中怪有生之年,必将所知所学一一传授,助你登上灵武大陆的巅峰!”

    最后一句,陆峥当师父是在吹牛,可内心仍旧感动。

    “多谢师父!陆峥必不会丢师父的脸!”

    “嗯,很好。”云中怪头,下一秒却是话题一转,表情十分严肃。

    “你资质勉强,修炼亦刻苦,却是修为太低。走出去不出三天,兴许就会被人分尸解决了。”

    罢,云中怪便一把提起陆峥的后衣领,往镇外的深山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