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十一章 云中怪
    出乎意料,陆峥在这矿山挖了五天,居然只见过守卫两次。

    对后场矿山这一块,守卫们并不重视,只是隔三天便甩一次黑硬馒头,确保牲口不死。

    有的牲口干脆趁守卫不在便偷懒不挖。

    陆峥暗中观察,发现这些偷懒的牲口至今活得好好的。

    他干脆也扔掉铁锹,找了个没人的角落窝着。远远看到守卫来了,便将铁锹捡起来。等守卫一走,他又立马扔掉铁锹,盘腿坐下,开始修炼。

    这一天,是陆峥来到后场开垦矿山的第九天,守卫莫名来得频繁,他也就捡起铁锹扔掉铁锹如此反复了好几次。

    日暮十分,守卫再一次突然出现又迅速离开,再三被打断修炼的陆峥十分不爽,扔铁锹的力道也就重了那么几分。

    铁锹落在地面,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陆峥没当一回事,却骤然看见铁锹落下的地界突地炸开。一抹黑影从中冲出,扑过来掐住了陆峥的脖子。

    陆峥呼吸困难,只看见一张皱纹满脸完全扭曲的菊花脸。

    菊花脸满脸是土,头上还盯着老大一个红包,狂啸大吼。

    “我子!你若是诚心要偷懒,便也挖个坑将自己埋进来!你这一会儿扔一下铁锹,还次次打我头上,这是几个意思?!”

    感情这家伙为了偷懒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

    陆峥瞠目结舌,被菊花脸掐得差嗝屁。

    关键时刻,陆峥从手心里藏着的掌门戒指中拿出一根掏火棍,一棍就将触不及防的菊花脸捅飞了。

    菊花脸噗通坠地,半天没有爬起来。

    预感到自己很有可能捅错了地方的陆峥,这时也不由得有些愧疚。想了想自己刚才捅的位置,暗自有些冒冷汗。他真怕自己在这鬼哭囚牢杀掉的第一人,便是以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惨烈方式。

    好在菊花脸够顽强,面朝下躺在地上半个时辰后,居然颤颤巍巍地重又爬了起来。

    正在修炼的陆峥,立刻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气和怨气,赶忙睁眼,瞬间就瞧进了一双毫无感情的眼。

    陆峥干笑,扯嘴,搭讪,预备主动承认错误。

    “哟,你好……啊!”

    “啊”字刚刚落地便成了颤音,已经恢复过来的菊花脸突然再次冲了上来,按住陆峥的脑袋,就开始了一顿狂揍。

    幸好陆峥行凶时的掏火棍已经收回了空间,否则这菊花脸肯定就着棍子能把陆峥捅成马蜂窝。

    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在陆峥来到后场矿山的第十天,两人一起挖了个坑,蹲了进去。

    陆峥修炼遇到了瓶颈,索性暂时不修炼,转而找菊花脸话。

    前场比斗败者都死了,就他一个人好好活着,为此他很担忧莫子风会不会因此受什么刁难。

    菊花脸闻言冷笑了一声,却是缄口不言。

    陆峥以为对方还在气怒自己先前所为,再三道歉,才发现,原来这初看十分暴躁神经的菊花脸,其实是个和莫子风完全相反的类型,孤僻,冷漠,话少。

    陆峥十句,菊花脸不见得回一句。实在被惹得烦了,菊花脸也不过是一句“闭嘴”。

    陆峥叹气,顺口了句自己修炼不顺,苦无良师。

    没想到菊花脸却有了反应。

    菊花脸先是慢慢转头,幽幽看了陆峥一眼,转瞬又转回头去。等陆峥以为他不过是脖子僵了随意活动一下的时候,没想到菊花脸再次发疯,扑过来就掐他脖子。

    陆峥激烈反抗,吃了大捧的泥土。

    两人对战猛烈,终于惊动了巡场的守卫。

    守卫面面相觑,从泥土翻滚中将两个打得不可开交的牲口强行拔了出来。

    挖坑躲懒,如此恶劣!

    守卫当即上报牢头。

    一刻钟后,牢头亲自驾临,当看清和陆峥对掐的人到底是谁的时候,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大呼道:“云老先生?!所以您老失踪大半年,不是人间蒸发,而是在种萝卜?!”

    菊花脸十分硬气,冷笑,扭头,根本不一个字。

    牢头下不来台,刚好瞧见陆峥眼神怪异地瞟过来,顺腿就将陆峥给踢飞老远。

    惹怒牢头的结果,便是陆峥和姓云的菊花脸一起被五花大绑,拖到前场比斗台上。

    所有牲口被拉出来围观,也包括好运地分在后场挖矿山的一众牲口们。

    牢头叫守卫搬来两个大花盆,盛满泥土,将陆峥和菊花脸分别种了下去。

    “既然你们喜欢种萝卜,那就继续种下去好了。”

    牢头转身,威严宣布,不种满七七四十九天,便不将陆峥和菊花脸放出来。

    “噗哈哈!”

    笑又怪又低的莫子风,当场就笑了出来。

    因为笑声太扰人,牢头顺腿也将他踢了一脚。

    陆峥鼻青脸肿种在花盆中,看着旁边完好无损的坑友,十分不爽,冲动吐槽了一句。

    “我看你和他们是一伙的吧?你是吧,菊花脸?”

    菊花脸额头冒出青筋,忍无可忍,又想扑过去狠掐陆峥的脖子。奈何守卫将他二人绑得太紧,根本动弹不得。

    菊花脸只好“曲线救国”,动嘴纠正道:“老夫云中怪,云中有怪物的云中怪。不是什么菊花脸。”

    难得听菊花脸一口气这么长的话,陆峥忍住了荣幸,却没忍住喷笑。

    “云中有怪物?我看你爹娘应该挺恨你的。”否则谁会给自己的孩儿取个这样的名字?

    可怜菊花脸一把年纪了,还要顶着这样一个名字。

    云中怪表情不变,根本不为所动。

    这时,远处有人大喊:“孟姐驾临!”

    陆峥明显看到云中怪皱了一下眉,而下方被迫赶来围观的牲口有一大半同时颤抖了一下身躯。

    少时,便见大魔王周放恭敬垂首,带着一个婀娜妖娆的美人缓步走了过来。

    那美人近看纯净剔透,倾世绝貌,半不像是该出现在鬼哭囚牢这样炼狱场的人。

    陆峥只见那所谓的孟姐一颦一笑温婉动人,顶着一张天使的脸庞,抽出手帕细心地为云中怪擦去面上沙土,目光幽幽,叹息开口道:“老先生您这又是何必呢?做倾瑶的师父不好么?”

    云中怪面无表情,孟倾瑶再接再厉,整个动人的曲线都快挨到了云中怪的脸上。

    这要是换成一般人,早酥了。

    孟倾瑶对着云中怪耳朵尖吹口香风,继续温柔攻势。

    “老先生,倾瑶看您现在这个样子,可真是心疼。上次见您,您还活蹦乱跳的,这次见您,您就成老年痴呆了。”

    “噗。”

    陆峥实在没忍住,再次笑了出来。就云中怪先前扑上来掐人的阵仗,能叫老年痴呆?

    孟倾瑶嗔怪地瞪了一眼陆峥,转而又对云中怪耐心诱哄。

    这一次,她是整个人都贴到了云中怪露在泥土外面的躯干上。

    “老先生威能,倾瑶敬仰,老先生博识,更叫倾瑶日夜不忘。便只想叫您做人家的师父,传道授业,解决困惑。于老先生而言,这有何难?跟着倾瑶吃香喝辣,软玉温香在怀,总比在这炼狱囚牢中做牲口种萝卜强吧?”

    陆峥看见云中怪眉毛挑动了一下,嘴巴也在慢慢扯开。他估计这老头快要顶不住了,也许下一秒便要认输。

    果然,下一秒云中怪就开口了,第一句便是:“你且退开些。”

    时隔半年,终于听到心仪的准师父人选对自己话,孟倾瑶赶忙后退。

    云中怪急忙大吸一口新鲜空气,刚才一直闭气差没有将他给憋死!

    孟倾瑶扭了扭手帕,微笑抬头,冲云中怪眨眼递送秋波,温柔催促道:“先生您的第二句呢?”

    云中怪慢慢开口,扭头望着的人却是陆峥。

    只听这老东西幽幽道:“我的第二句,便是我已经有徒弟了,就是旁边这个一起种萝卜的。”

    “什么?!”

    孟倾瑶爆发惊天狂叫,冲过来便一巴掌将埋着云中怪的大花盆拍碎了。

    美人眼角含泪,颤巍巍的双手紧紧扣住云中怪的手腕,大呼:“你怎么可以这样?!好的只收我一个呢?”

    “并没有……”这话。

    “你这是始乱终弃!”

    “你先……”放手。

    “你已经忘记了你的诺言了吗?”

    云中怪根本插不上半句话,就听孟倾瑶越加抓狂,嗓音突破天际地大吼道:“我孟倾瑶要家世有家世,要样貌有样貌,要人品有人品,哪里就比这个种萝卜的差了!”

    陆峥想劝孟倾瑶冷静一,正常人都晓得,云中怪所是在放屁。

    可孟倾瑶偏偏就信了,还黑化了。

    “既然你已经有徒弟了,那么我也无话可。来人啊!将这俩种萝卜的,拖出去砍咯!”

    万万没想到天使黑化成魔鬼只在眨眼之间,陆峥尚且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两个守卫连人带盆,一起端了出去。

    巧的是,这两个守卫之一的裤腰上,竟然系着他的流火剑!

    陆峥愤怒,瞪着一双眼死盯着那守卫的裤腰不放。

    云中怪紧跟着也被周放大魔王亲自丢了出来。一出来,就看见陆峥十分不争气,看着一个守卫的裤腰不松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