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九章 鬼哭囚牢
    莫子风对着陆峥的方向笑了笑,神情十分友善,也十分玩世不恭。

    坐牢的贵公子,陆峥是第一次见到,这贵公子还是个自来熟。

    “对了,你叫什么名?”

    莫子风还在锲而不舍地追问。

    “陆峥。”

    “天啊!你终于肯跟我说话了!”

    莫子风夸张的大叫,他边上的牢友闻言嗤笑了一声,被他一拳捶飞,糊在墙上,再也没有醒来。

    陆峥嘴角抽搐,认识到莫子风的第二属性,除了自来熟便是暴力狂。

    趁着莫子风暂时没有继续魔音穿耳的空当,陆峥一扭头,低下脑袋,用牙齿咬开小玉瓶的盖子,将莫子风先前扔过来的伤药吞吃了大半。

    陆峥缓缓闭眼,默默感受体内真气的流动。

    莫子风给的伤药居然品级不错,一吞下,便有一股清凉的淡香传出,药力融入经脉中,如徐徐春风拂过,默默温养修复。

    对面莫子风好笑地看着,眼中划过赞赏。

    他欣赏实力弱小却不怕死的人,因为这样的人总有更多的欢乐制造。他更欣赏能屈能伸为了活下去愿意低头暂时忍耐的人,因为这样的人往往才是成大事的。

    陆峥默默休养了小半个时辰,再睁眼,莫子风已经退回了他自己牢房中的阴影处。

    陆峥估计这人是属癞蛤蟆的,当有新的乐子的时候,他便会自主自发地跳出来,继续喋喋不休。

    陆峥没有兴趣制造又一个乐子,便安安静静地再次闭眼,一边疗伤,一边修炼。

    他废掉的四肢并不是全废,只要修为精进,骨骼和脉络重组,残废的四肢将会自然而然痊愈,甚至变得比以前更好。

    陆峥抓紧时间修炼,可守卫却没有那么好心。

    又两个时辰后,一队守卫出现,人手提着一个精致玉桶。

    陆峥以为这是守卫在派饭,但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

    全民修炼的种族,其智慧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地球天师能懂的。

    只见守卫们或面无表情或凶神恶煞或阴邪恶毒,人手提着一个玉桶来到每一座石牢面前,拉住每一个“犯人”脖子上的项圈。

    当守卫一手覆盖上项圈,默念法诀之后,一股强烈的暗光疾闪,众多犯人发出惨叫。

    紧跟着,便有源源不断的精粹真气自犯人颈项处流出,径直流到守卫另一只手提着的精致玉桶中。

    当玉桶盛满精粹真气之后,守卫便会住手。若是玉桶迟迟不能盛满,守卫也会住手,只是紧跟着守卫一定会暴起虐打犯人一顿。

    压榨完了犯人们辛苦修炼来的真气精粹,另一波守卫姗姗来迟,甩下干冷像石头一样的黑色馒头,然后离开。

    刚刚恢复了一点点的陆峥,再一次被残酷打倒,想吃馒头都张不开嘴。

    对面的莫子风见状,又一次不厚道地笑了。

    这人甚至恶劣地将他牢中的馒头扯成细块,当暗器不时击打趴着一动不动的陆峥。

    如此经历了数天,陆峥在反反复复的压榨和虐打中,居然晋级了。

    伴随着修为的精进,他残废的四肢也在逐渐康复中。

    他这样的特列,霎时引来众多守卫奔走围观。可守卫们很快发现,这新来的虽然的确是晋级,可他的晋级不过是从一星修士进化到了修士二星,这无疑于一只体质孱弱的蝼蚁进化成了一只体质正常的蝼蚁,本质根本没啥区别。

    守卫们大失所望,修士阶别产出的真气精粹根本不够看,于是毫无疑问地,众多守卫一拥而上,集体又暴打了陆峥一顿。

    “你个囚牢中最弱的弱鸡!”

    最后一个守卫离开的时候,甚至忍不住怒骂了一声。

    莫子风在此期间,哈哈大笑不止。他认为自从陆峥来到石牢,他的乐子翻倍增长。为此,他决定当陆峥是自己的朋友。

    对朋友,莫子风知无不言,见陆峥懵懵懂懂尚且搞不清状况,他便主动为菜鸟陆峥介绍起石牢背景。

    原来这炼狱场一般的石牢,有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名,俗称鬼哭囚牢。

    “这里有鬼?”四肢重又残废的陆峥,表情略激动。

    若是有鬼,那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能找个鬼奴,思考脱困的办法?

    陆峥想得美妙,莫子风却给了他沉重一击。

    “不是有鬼,是死人多,哭天抢地的更多。我看你若是再这样没心没肺下去,迟早被折磨得疯掉。我当你是朋友,可不想你这么快就死掉。”

    陆峥完全没把莫子风的最后一句话当真。所谓朋友,他也曾经结交过。可现实给了他一记重锤。

    莫子风还在喋喋不休地耐心科普。

    鬼哭囚牢位于荒漠中的一座孤城之中,由坚硬抗击打的异域石块堆积成牢,专门关押一些倒霉的道修和魔修,将之作为牲口。

    这些牲口的最大作用,便是每日修炼,等着守卫提着玉桶将其体内真气榨干,这些真气精粹聚集成庞大的精纯能量,以供一些想要走捷径的魔修炼化服用。

    若是牲口不愿修炼,等待牲口的便只能是死路一一条。不用守卫动手,牲口们自会自相残杀。

    因为鬼哭囚牢的大Boss牢头,偶尔兴致来了,便会举办晚宴,邀请四方道修魔修,观看牲口比斗。

    每一场比斗都是生死斗,两人上场只能有一人活着,否则两个人都会被扫兴的牢头剁成肉酱。

    故而,牲口们只能不停地修炼不停地变强,一面为囚牢提供精粹真气,一面为囚牢提供血腥乐子。

    “没有人想逃么?”陆峥皱眉。

    他就不信,这鬼哭囚牢中如此众多的倒霉道修魔修,便没有一个有能力逃出生天的。若是这些人肯联合起来,那些个趾高气扬的守卫与变|态牢头应当不是对手。

    陆峥的话一落,整个囚牢响起哄堂大笑。

    莫子风没有笑,他只是认真道:“想逃的,或是忍不住的,已经爆掉了脑袋,一如你来到囚牢第一天所见到的那般。”

    陆峥想起第一天见到的场景,试探道:“莫不是颈上项圈有问题?”

    莫子风挑眉耸肩,道:“确实。这项圈俗名‘束灵环’,内刻法阵,一旦戴上,除非是这囚牢的主人,否则谁也不能私自卸下。且只要牲口跑出鬼哭囚牢三里范围,束灵环便会自动爆炸,炸掉牲口的脑袋。若是牲口想要以外力强拆,这东西也会自动爆炸。不管你是多大能为的修者,不管你有没有傀儡替身,这东西直接锁住的是每一个修者的本命灵体,一爆炸便会波及真身。根本没有谁能够逃过。”

    “另外,若是守卫不爽了,他们也能随时激发你脖子上的束灵环,叫它立刻爆炸。”

    陆峥闻言,低下了头,内心有些狂跳,暗自猜想。

    虽然这东西锁的是人的本命灵体,可运作的根源是这东西内部刻画的法阵。我既然能将天师符文法诀直接转换成真气阵法,那么这束灵环内刻的法阵应该也很好解决才对。只是若失败,自己就死定了。

    所以不到万一,他暂时不会尝试。

    莫子风以为陆峥是怕了,不由安慰了几句。

    “你且放宽心,就当是来体验生活好了。想想被人当牲口豢养,每天供吃供睡,也是种乐趣。你觉得呢?”

    觉得你妹!

    莫子风的话一说完,整座鬼哭囚牢便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

    陆峥想,若不是莫子风实力太强,估计他早就被众多牢友们撕成碎片了。

    莫子风的确够强,很快,陆峥便认识到了这一点。

    他运气不错。

    当天晚上,便有守卫通告,说牢头今日兴致颇高,打算举办一场盛大的通宵宴会,举牢狂欢。届时四方强者莅临,将要观看你们这些废物牲口开战。

    “牢头仁慈,准许你们这次自行选择对手。连胜十场的牲口,接下来十天可以不用提供真气精粹。落败的牲口,这一次也不用处死,只需到后场开垦矿山十天便可以了。”

    胜者奖励,败者不用死!

    这样的好事,居然降临了这座终年被黑暗笼罩的鬼哭囚牢。

    几乎在守卫转身走掉的同时,整个囚牢爆发巨大的狂喜吼声。

    强者纷纷点名对手,弱者也在跃跃欲试。谁都想试一试,说不定自己就胜了呢?

    陆峥入目所见,莫子风是兴致最高的一个,掰着手指头两眼发光的选择对战的人选。可一旦被他念到的牢友,无一不跪地嚎哭,直呼求放过。

    那些同样兴致很高的强者们,也没有一个人主动挑上莫子风的。

    莫子风点了九个牢友名字,最后笑眯眯地将手指指向了对面牢房中躺尸的陆峥。

    “哎呀,小陆峥。我看你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不如就让风哥哥带你体验一把什么叫做鬼哭囚牢的日常吧。”

    陆峥咬牙,阴暗地想:“看吧,这就是所谓的朋友。果然灵武大陆的人,没有一个是愿意托付真心的。所谓朋友,不是背叛,便是当面捅刀。”

    莫子风并不晓得陆峥的想法,他兀自愉快地决定,自己的第十个对手便是陆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