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八章 莫子风
    “我看你是诚心想死!”张云青狰狞了一张脸,眼神里有不爽也有畏惧。不爽陆峥好运得到掌门传承,畏惧蒙面的大爷们嫌弃他办事不力。

    “陆兄!你怎么就不明白呢?这些大爷,可没有我这么好说话。你若不想受尽折磨,便将东西拿出来。否则,彼时想死都是种奢望啊。”

    为了自己一条小命着想,张云青再接再厉,试图劝说陆峥。

    可陆峥这人,天生软硬不吃,更恩怨分明。逆苍派能在一时提供给他安生之所,段秋峰能萍水相逢救他一命,更在临死之际放心将整个逆苍派的传承交与他,他的身上便多了一份责任。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便是情义!没有情义的,那是畜生!

    看懂了陆峥眼神里的意思,张云青一张脸涨得通红,恨不得将自命清高的陆峥当场格杀了。

    可他终究不敢。他不过是投靠蒙面人的一个小喽啰,做事并不自由。

    陆峥也没有继续和个叛徒对话的欲/望,只高声道:“杨鼎!你好歹也是一门之主,却做这藏头露尾杀人灭派的勾当,当真叫人不齿!也难怪段掌门道你心术不正,结交不得!你若心性正派一些,说不得段掌门早将戒指交给了你!如今你竟杀了他又灭了他一手创立的门派,激得他临死也要焚毁你觊觎的东西。你可当真活该!”

    “放你娘的狗屁!”

    为首的蒙面人破口大骂,一把扯了面上黑巾,露出一张阴邪狠毒的脸。

    陆峥并不认得他,却从他反应可以判断,这人便是极鼎门的门主杨鼎。

    杨鼎嘴巴已经气歪,扯住陆峥的脖子,便往山壁上撞。

    顿时,血花飞溅。

    陆峥脑袋剧痛,鲜血糊了满脸,却没死。

    杨鼎有意留着陆峥一命,转身叫来门人九九八十一种酷刑施展在陆峥身上。可陆峥一口咬死掌门戒指已毁,根本没什么东西可交。

    杨鼎气急,死活不信自己觊觎了数甲子的宝贝就此变成了渣渣。

    最终杨鼎亲自动手,敲断了陆峥四肢,叫人将他扔进炼狱场,折磨陆峥四十九天之后,再看他说还是不说。

    陆峥被人倒提起来的时候,就剩半口气在,很快便就失去了神智。

    意识朦胧中,一场又一场似梦非梦的画面从陆峥眼前划过。有他做天师时潇洒恣意斩鬼除秽的场景,有他开车追鬼一不小心穿越的往事,有他被王执事一口否决成为杂役的戏剧全过程,有段秋峰从天而降救他一命转瞬又给他传承戒指的画面。

    一幕幕似真似幻,像是前世,又像来生。一时之间,陆峥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天师陆峥做了一个有关异世大陆的梦,还是杂役弟子陆峥做了一个异世界斩鬼除秽的梦。

    “咕咚。”

    突然,梦中的陆峥全身浸到了海水中,一沉到底,很快不能呼吸。

    陆峥拼命挣扎,明明海面有一缕微光透过,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不能挣脱海底无形的束缚。

    强大的压力让他的双眼缓缓闭上,就像是他的这一生骤然要停止了一般。

    不!我不甘心!

    就在意识将要完全被淹没的前一秒,陆峥蓦地大吼,下一瞬竟然全身一轻。

    现实中,陆峥乍然睁眼醒来,汗水浸润了全身,整个人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陆峥久久不能回神,狠狠咬了一下舌尖,才晓得自己已经自迷梦中醒来。陆峥想动弹一下,却发现四肢无力,整个身体如若散架,想动一根手指头都不行。

    陆峥试了试内视,很快发现,自己体内虽然真气枯竭,但灵脉完整,一身修为和根基并没有毁掉。

    闭目感应了一下右手手心,隐藏的掌门戒指也还在,只是身上的流火剑消失无踪。

    陆峥长吁一口气,并没有第一时间从戒指中取出伤药服下。

    谁知道暗处有没有极鼎门的人监视,他不能冒险。

    等稍微恢复一些气力,陆峥转了转脖子,开始观察四周,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座狭小的石牢中。

    石牢没有窗,只有一道紧闭的铁门,以及四周环绕的密集精铁。

    石牢外还有一个个像蜂巢一样横七竖八重叠在一块的一模一样的石牢,有的石牢中有人,有的石牢中没人,有的住着几个人,有的住着一个。

    这些被关着的人,每一个都戴着手铐脚铐,脖子上套着不时闪光的项圈。

    陆峥同样戴着这些东西,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四肢尽废,戴不戴都是同样。

    突然,位于陆峥左上角不远处的一座石牢中,单独关着的一人猛地跳起身,一头就撞在了牢房精铁栅栏上。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那人就跟疯了一般,不停拿头撞击栅栏。而他脖子上的项圈闪光越来越频繁。因为这,那人似乎被刺激到了,双手猛地握住项圈,使劲掰扯。

    陆峥眼看那项圈就要被人掰断,变故却发生了。

    “轰!”

    巨大的爆炸声从疯狂的石牢中传出,陆峥眼看那疯狂的人脖子上的项圈突然炸裂,一瞬就将疯子炸成了细小的数百块。

    其中一块又红又白的东西,炸到了陆峥的脑袋边。

    陆峥扭头,差点吐出来。

    其他石牢的人,却是无动于衷。

    陆峥自认定力尚浅,眼中开始泛出施展真气的特有光芒,他想,至少将这恶心的东西弄远一些。

    却在此时,远远传来说话声。

    “杨鼎真当我们这儿是他的私人花园了?垃圾想扔就扔。也不看看我们这儿的要求也是蛮高的。”

    “无妨,虽然是个垃圾,可好歹也修炼过,体内真气有那么一丢丢,好好养着,还是能产出不少精粹的。”

    “呵,那便希望那垃圾还活着。否则,可就浪费了。”

    说话声渐渐变大,两个身着灰色劲装的守卫持三叉戟慢慢走近。

    两人径直走到关押陆峥的石牢前,见人竟然还活着,十分高兴。

    其中一人道:“欢迎来到囚牢,作为见面礼,我该让你知道知道这里的规矩。”

    说罢,这人便甩出一道电光,直把陆峥扇飞,撞到石壁上。

    陆峥嘴角立刻溢出鲜血,体内心肝脾肺宛如错位了一般排山倒海,可他硬是没有发出一句惨叫。

    施刑的守卫大笑,另外一个则是诧异地挑眉。

    “哈?还是个硬骨头!怪不得被姓杨的打断四肢。他说你拿了他的东西,识相地就交出来。不过我倒是建议你千万别交,毕竟囚牢的万般滋味你可还没尝到。现在就认输,可就没有好戏看了。”

    “哈哈哈!”

    两个守卫狞笑离开。

    陆峥的身体滚到石牢中央,恍恍惚惚觉得自己又要晕死过去。斜对面的上方却抛来一个玉瓶,有人略带笑意的开口。

    “嘿,你就是那个被杨鼎小人卖进来的倒霉鬼?看你这样倒霉,还这样硬气,也是种乐子。你不如将地上的伤药捡来吃了,多活一些时日,也好多给我一点欢乐。”

    周围瞬间爆发一阵哄笑声,有人拼命叫陆峥不吃,也有人捏着嗓子装纯情小姑娘劝说陆峥服下。

    陆峥眼皮上抬,只依稀看见远远一道白色影子隐在其中一座石牢的阴影中。

    那白色影子见陆峥望了过来,顿时更来劲了,挥挥手让大家伙别笑,旋即又道:“我叫莫子风,你叫什么?”

    陆峥皱眉,默默转开视线。因为张云青的缘故,他对这样莫名其妙自来熟的人,十分戒备,且反感。

    对面,莫子风明显感到一股浓浓的排斥和毫不掩饰的嫌弃,嘴角不禁勾起,翘起二郎腿,逗着陆峥玩似的,继续开口。

    “极鼎门算是我见过的最无耻门派,没有之一,总披着道修的皮,专干魔修的事。”

    莫子风话一落,周围石牢中便有数十道大声附和的声音争先恐后响起。

    整个环境瞬间吵吵嚷嚷,叫陆峥几乎以为自己到了大爷大妈聚集的菜市场,而不是一个个戴着手铐脚铐和狗项圈的犯人集中营。

    那边厢,莫子风还在兀自喋喋不休。

    “我看你身上穿的虽然不是什么考究服饰,但细节处尚有一丝严谨端正之风流露。你是道修门派的弟子?”

    “守卫说你拿了杨鼎的东西?我看是杨鼎看上你所在门派的宝贝了吧?”

    “杨鼎有胆夺宝,看来你所在的门派并不大。看你一脸苦大仇深眼眶发红的模样,是被灭门了?”

    “看你形容狼狈兀自坚毅,一身都是重伤折磨,一定是被掌门临死托付,半途又被杨鼎追上,可惜咬死不说,全了情义,却落得这般可悲下场。”

    “兄弟啊,你进了这地方,想再出去可就难咯。”

    莫子风自说自话一刻钟,竟然将陆峥的处境和遭遇猜测了十之**。

    这份聪明和细致,不禁让陆峥再次将视线投递到他的身上。

    这一次,莫子风自阴影中走出,露出一张斯文俊逸的脸。虽然也是镣铐项圈加身,却一派潇洒安然,活像他不是在坐牢而是在度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