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六章 逆苍惊变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静,死一般的静。

    陆峥一路跑来,灌了两瓶补气丹,方才跑到白云镇附近,却见先前的热闹繁华早已不见,整个城镇竟然莫名消失了。

    而城镇中的商贩与行人,商铺和建筑,似乎从来不存在过一般。

    若不是空气中的血腥气息难以忽略,陆峥几乎以为自己正在做梦。

    脚步一顿,陆峥再次灌下一整瓶的补气丹,卯足全力往逆苍派所在峰峦疾奔。

    早上下山时,还是一片和谐安然,日暮回山,却见满眼血腥残酷。

    不知名的年轻修者身着逆苍派内门弟子的服饰,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陆峥甚至从其中认出有过一面之缘的带路小弟子。

    从旁边捡了一柄带血的剑,陆峥风风火火赶往杂役房。

    路上尸首不断增多,鲜血泼地,远处隐隐有惨叫和狞笑传来。

    陆峥一把推开杂役房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地杂役弟子死不瞑目的残尸,以及像个血人一样吐着血泡的王执事。

    王执事尚有一口气在,眼睛却不能聚焦。听到动静的第一秒,犹自挥洒了一下手中的断剑。当看清来人是陆峥的时候,他的眼中迸发出亮人的光彩。

    陆峥以为他是要呼救,却不想王执事只是大力扑了过来,扯住他的衣袍,声嘶力竭吼了一句:“快……快走!”

    过去二十多年都全是在腥风血雨抓鬼中度过的陆峥,并不懂什么叫同门情谊。天师一脉全是家传绝学,做事从来单打独斗,生死有命,不强求。像是这样被个临死的人惦记着,陆峥从来没有经历过。

    下意识地伸手扶住王执事,却只接住了气绝的温热尸体。

    轻轻将人放下,陆峥转身,握紧了手中长剑,往门派深处蹿去。

    越接近门派的核心,地上尸首越多,只要是倒下的,便没有活口。而一些尚且喘气的,无一不是被数倍于自己的对手团团围住。

    陆峥持剑杀了几个蒙面的,自己也受了伤。

    一星修士的修为根本不够看。可他却好运地,一路拼杀到了门派最深处。

    在那里,蒙面人的尸首变多,打斗也越加激烈。

    背后袭来霸气一刀,陆峥勉力抽剑回挡,却被庞大的劲气掀飞,后背撞到梁柱,晕死了过去。

    剧痛中醒来,陆峥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却被周围熊熊燃烧的大火刺痛了皮肤,一下子惊醒,爬起来四顾,周围却没有半个活人。

    一股人肉特有的焦香冲刺陆峥的鼻腔,让他几欲作呕。

    此时,他第一次庆幸自己一身天师的能力消失,不能沟通阴阳,也就不能看见这群焦尸之上冒出的一个个惨白幽怨的鬼影。

    这些同门师兄姐弟全是枉死。

    陆峥面色惨白,心中猜测,这些人是被阴诡门所杀,因为寻仇。

    可他又有些疑惑,阴诡门行事向来霸道独尊,根本不屑蒙面。

    “难不成是传言有误?”

    陆峥艰难的挪动脚步,用思考来转移自己对疼痛的感知。

    昏迷前的一撞,至少撞断了他三根肋骨。剧烈的疼痛冲击,随时可能叫他再次晕死过去。

    他思考着蒙面人是阴诡门来人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思考着蒙面人是否已经离开,思考着整个逆苍派是否还有其他的生还者。

    陆峥恍恍惚惚,却在门派一隅的天井处见到了第二个活人,一个眼熟的白胡子老头。

    老头眼神涣散,浑身是血,一双腿扭曲的折叠着,早没了陆峥初见之时的仙风道骨。

    这人当初从阴诡门门人手中救下了自己,现在却要死了。

    陆峥有些难过,一步一挪花了数刻钟的时间方才汗流浃背地来到老头面前,还没张口便气力不济,跌坐下去。

    老者命不久矣,头脑却还清明。见到陆峥的第一眼便移不开眼睛。待陆峥走近了,他的眼神开始迸发强烈光彩,转瞬却又划过一抹不敢置信以及苦闷自嘲。

    老者的眼神太复杂,陆峥看不懂,却看到了他手中的戒指。

    那是整个逆苍派最高权力的象征,掌门指环。他曾在入门第一天仔细看过画像。

    画像上只有掌门象征,却没有掌门本人。因此他并不知道,当初救了自己的老者便是逆苍派掌门段秋峰。

    段秋峰也并不知道,当初擦肩而过的奇才,居然来到了自己的门派,还混成了最低等的杂役弟子。

    一生都在招揽人才广收门徒的他,临到死终于再次见着看重的人才,却发现人才蒙尘成了杂役。

    那一刻,段秋峰心情复杂,想要说什么却是无力,只能伸出一双手紧紧抓住陆峥的手腕,断断续续地说话。

    “孩……子你……叫什么名?”

    “掌门,我唤陆峥。”

    陆峥的眼眶有些发红。

    段秋峰笑了笑,流出更多鲜血,握住陆峥手腕的双手更加用力,就像是把全副身家压在陆峥身上一般。

    而先前的一句问话,已经用尽了段秋峰所有心力,接下来的对话,只能靠他仅存的一点真气在半空中书写。

    “陆峥,既然你已经是我派弟子,那么老夫拜托你一件事!”

    陆峥以为,段秋峰的遗愿是报仇雪恨,却没有想到他的愿望是重振逆苍派,再收门徒。

    看着半空中歪歪扭扭的九个字,陆峥心里五味杂陈。他早听说逆苍派的掌门段秋峰资质一般修为一般,却胸有大志,一心只想广收门徒,让更多的人修炼真气,脱离生老病死。

    这是个传说中任意妄为的理想派,叫人不能理解,也叫人敬重。

    陆峥原本是不信的,哪有一个人位高权重却不忘本心,可现在面前的这个老人临到死惦记的却还是只有这么一个心愿。

    手上传来刺痛,陆峥低头一看,一缕鲜血自指尖流出,与段秋峰手上的鲜血融合到了一起,最终滴进漆黑的戒指中。

    戒指从段秋峰手上滑落,跌进陆峥的手中。

    “我幻化出的替身傀儡将杀手引到了山下,却也拖不了更长的时间。你带上掌门戒指,从后山密道下山。从此,你便是逆苍派的掌门。”

    眼前,浮现出段秋峰最后三句话,陆峥再抬眼,段秋峰却永远闭上了眼睛。

    陆峥垂首,从段秋峰的双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腕,狠捶了一下地面,良久没有起身。

    他入门时日尚短,还来不及与这派门产生感情,甚至整个门派中,他也只认识张云青一个,与掌门段秋峰也不过当初一面之缘。

    可是现在,看着面前声息全无的段秋峰,以及漫山遍野的血水尸首,陆峥心中升起一股激愤。

    这是他来到异界的第一个落脚之地,曾今想在这里茁壮成长。可是现在呢,这个地方覆灭了,也许会和自己产生感情的师兄姐弟们,一个个的全死了。

    想要追忆,却无从追忆,想要铭记,却没什么可铭记。

    这样的无力感,让陆峥不禁眼眶一酸,眼睛里泛起了红丝。

    远处依稀传来破空声,陆峥以剑支撑,迅速起身,往后山深处走去。

    PS.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