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四章 杂役逆袭
    入门第一晚,成功洗心淬体,入门仅一天,晋级一星修士。

    杂役房的传说一经传出,举派震惊。

    前日负责新弟子资质测验的王执事,张大嘴巴,不敢置信。

    那个又老又资质奇差的新人,当真有这天赋有这实力?若事情为真,自己岂不落下个有眼无珠的名声?若是叫一向爱才如命的掌门知道了,那自己还有什么好果子吃!

    王执事胆战心惊,亲自跑到杂役房求证,只可惜他翻遍了整个杂役房也没有找到半个陆峥的影子。

    也不知是不是前一日陆峥的当众晋级太过震撼,这日天一亮,轮值院长便敲开陆峥的房门,笑容灿烂道:“陆道友昨日晋级辛苦,今日便不用跟着我等做粗活了,便就自由安排吧。”

    既然对方有意做好人,陆峥便也不客气,道声谢,转头就出门了。

    在逆苍派所在山头附近选了处灵气充裕的所在,陆峥开始徒手劈树。

    一刻钟之后,一柄朴素的木剑新鲜出炉。

    陆峥仔细打量,满意点头。

    这木剑中,有他注入的些微真气加持,貌不惊人,却是吹毛断发,比寻常铁剑好了太多。只是有个致命的缺点,材质太劣,储存的真气不能长久保存,至多能用一天。

    陆峥想了想,并拢两指在木剑剑身上刻下几笔。

    虽然他现在并没有天师做符的能力,可通过他这些天的观察发现,天师和修者有些地方是共通的。譬如他在剑身上刻下的这几笔,便是一个简单的聚灵符,虽然法力尽失聚不了灵,但这符文自然而然演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沟通天地真气源源不断灌注剑身。

    随着几笔落下,陆峥手上木剑一沉,隐有山风呼啸灌注,剑身一亮,别具光华。

    “果然,画不了符,却能布阵。”

    陆峥心喜,觉得自己一身天师修为也不算尽废。看看天色已近日中,当即跃起,照着昨日在书中看到的初级剑法演练起来。

    断水剑,逆苍派初级剑法,从头到尾只有两招,拔剑,平砍。

    初次施展开来,陆峥总觉得别扭,刚拔剑便平砍,剑身由下往上再往下,变化曲折,总有些不顺手。可在反复比划很多次后,终于找到窍门。

    重心下坠,一脚后撤,身体压低成一弓形,剑身放平,这样拔剑的速度会快很多,而剑身在出剑的瞬间便能做出平砍的架势,拔剑与平砍间的转换十分自然。

    陆峥练得不亦乐乎,不自觉就坚持了三天。而在这三天中,杂役房的轮值院长们十分有默契地将他遗忘了。

    这天,陆峥继续拔剑,平砍,却在砍出的一刹那见到剑尖带出了一股火气,眨眼就将面前数棵大树哗啦砍到。

    剑身应声而碎,受不了巨大的冲击。而在一旁,散落着十数柄用废了的木剑。

    陆峥挠头,暗叹:“还是缺一样称手的武器啊。”

    “呵呵。”

    “谁?!”

    远处突然隐隐传来清幽笑声,陆峥大惊,大喝一声,四周却是毫无反应。

    皱眉跃上参天大树的顶端,举目四望却是半个人影子都没有。

    “难不成是山中精魅?”

    陆峥摇头,若有所思,旋即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身往逆苍派前山跃去。

    就在陆峥身影完全消失之后,远处峭壁之上,幽幽飘出一道撑伞的丽影,嘴角噙笑,转瞬即逝。

    有两道身影从远处飘来,恭敬停在峭壁面前,躬身道:“大小姐,少爷找您快找疯了。”

    “嗯。”

    撑伞丽影淡然应了一声,再一转眼已经消失了踪迹。

    等到三人身影悉数消失,陆峥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一株参天大树之巅。

    方才他隔得远,并没有看清楚三个不速之客的全貌,只依稀瞧见一抹撑伞的影,在夕阳下影影绰绰,十分婉约。

    陆峥直觉,那三人并不是阴诡门寻仇的,也不会是逆苍派的同门。说不得便是凑巧过路的。

    放下心来,陆峥降下身形,继续削树造剑。

    断水剑,初有成效,这个时候继续修炼,识海清明,真气充裕,势必事半功倍。

    张云青找到陆峥的时候,便正好瞧见了这人站立高山瀑布之下,一剑一剑不知疲倦,砍水断水。

    张云青不解,暗道:“难不成这陆峥是在练臂力?”

    就在这时,爆响充耳,张云青一震。

    却是陆峥一剑砍出,朴实无华,却在照常砍断瀑布水流之后,光华大盛,一剑就将瀑布之后的陡峭崖壁砍成了两截!

    崖壁轰隆坠落,水流奔腾,溅起尘烟滚滚。

    陆峥自混乱中走出,脸上带着舒心的笑容,抹了抹脸上的水迹,对张云青说道:“原来是张兄,不知找我何事?”

    张云青两眼属于放空的状态,听到陆峥的问话,方才醒过神来,对陆峥说话更加谨慎,只道:“陆兄折煞我了,直唤姓名就可。我看陆兄此番修为,怕是短期内晋级二星修士有望了。”

    一星修士与二星修士之间的间隔,许多修者需要修炼小半年方才能够成功跨越。可眼前的陆峥,修炼不过数日,就有这样的成效,张云青不得不心惊。而他自己一身三星修士的修为,还是努力了两年的成果。

    面对张云青的震惊和夸赞,陆峥不为所动,与他客气了一番,这才问起了正事。

    “不知云青找我何事?”

    “哦!是这样的,负责新弟子教导的王执事在杂役房等你数天了,一直想与你见一面。当初负责新弟子资质测验的也是他,现在陆兄一身天纵资质曝光,他很有压力,想要再为你测试一番。”

    陆峥皱眉,他可没有忘记那位说他又老又资质奇差的执事大叔。

    “云青怎不唤我姓名?叫我好生不自在。至于王执事,叫人久等实在不该。”

    说罢,陆峥展眉一笑,率先往门派前山走去。

    到了杂役房,那王执事果然还在。

    陆峥自院外走来,王执事第一眼差点没有认出来。

    因为修炼入门的缘故,陆峥越发的年轻,现在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且一身气质凝练,隐有光华四溢,一看便是将有大突破的迹象。

    联想到陆峥入门不过数天,这修为上升的速度堪称门派之内凤毛麟角的存在,更别说这人靠的是自学。

    王执事抹了抹额头冒出的汗珠,扯嘴尴尬笑了笑,十分客气道:“陆小兄弟这是修炼回来了?看样子又有精进!真是恭喜了!先前王某眼珠蒙尘,未曾识珠,惭愧得很。小半月后便是门派小比,届时杂役房也将推举三人出战。我看陆小兄弟必然是要选上的。只是在此之前,还得王某为陆小兄弟仔细做一番资质测验。”

    王执事张嘴说了一啪啦,陆峥是半句话都没插上,等对方说完,便只能干巴巴来一句:“我方才修炼结束,对资质测验必有影响。若是王执事不急,便待明日吧。”

    但凡大运动量的修炼之后,修者体内各项指标都会上升,测验出的资质也必然会往上浮动。既然王执事诚意而来,陆峥也不想这场资质测验掺杂任何水分。

    王执事闻言,暗道自己疏忽,也道陆峥实诚,看向陆峥的目光带上了几分欣赏。这陆峥不骄不躁,肚量也宽,加之资质与悟性奇佳,将来必是能做大事的。

    “倒是王某孟浪了。那便明日吧,只是明日上午有例行的公事要处理,若是陆小兄弟不介意,傍晚时分,我再到杂役房寻你。”

    “可以。”陆峥淡定点头,转身进屋。

    屋外,王执事对陆峥的处事淡然越发欣赏和喜欢。屋内,陆峥眉眼跃动,嘴角笑容扩大。他觉得,新世界的大门已经向自己打开,而通向世界巅峰的阶梯近在眼前。杂役弟子逆袭上位的跨世纪大戏,似乎开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