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三章 一星修士
    空旷的小屋中,除了一张桌子和两张凳子,便就只剩下一张简陋的木榻。

    陆峥盘腿坐在榻上,面前摊开两本书,《真气讲解》,《修者入门》。

    所谓真气,乃是天地之中的无形精华,修者赖以修炼的根本。

    修者根据一定的法诀,将天地真气纳入体内,提炼出真气中蕴藏的精粹能量,使之流经奇经八脉,洗涤肺腑,最终精粹集结成丹珠,储存能量,再通过一定的招式和武技使用出来。这便是修炼的过程。

    而修炼的等级,由弱到强大致划分为八个阶别,每一个阶别又分一星到九星,其中九星最强。

    陆峥大致略过两本书的前言,缓缓闭目。

    吸气,呼气,一炷香的时间进行一次吐纳循环,渐渐识海清明,一片雪白。

    而随着陆峥逐渐入定,房屋中的气流逐渐发生肉眼不可见的变化。木榻之上翻开的书页无风自动,慢慢悬浮半空。

    其中字符似乎有灵性一般,排成纵队,井然有序地蹿进陆峥的大脑。

    陆峥嘴角一勾,微微一笑。

    也许是由于陆峥往昔为天师的缘故,万法皆通,由此及彼,对灵武大陆的真气感应竟然颇为灵敏,不多时便从空气中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的精纯气息。

    一切水到渠成,随着第一丝精纯的真气从空气中缓缓注入陆峥的天灵,越来越多的真气蜂拥而来。

    陆峥逐渐被幻化成光茧的真气包裹,浑身浸润在清凉淡香的真气异境中。

    屋外月落日升,雾气蒸腾,花草舒展,新的一天到来。

    而木榻之上,一股股脉动从真气光茧中传出,随着每一声脉动,便有一股细小的污秽黑水从陆峥体内流出。

    待黑水流了满榻,清凉淡香被湿热恶臭代替,陆峥终于睁开了双眼。

    光茧打破,真气重又化为虚无,陆峥走下木榻,活动四肢。

    霎时一**的“噼里啪啦”声响炸开,陆峥身心一爽,犹如洗了个酣畅淋漓的心灵桑拿。

    “看来这就是洗心淬体,进入修炼的第一步。”

    陆峥暗自点头,闭目感受一下,果然发觉自己已经达到了可以内视肺腑的初级阶段。

    只见他的体内,脉络分明,些微真气流淌,轻缓循环,温养骨骼。

    而体内长年积蓄的杂质废物,也随着污秽黑水的流出,排出了大半。

    陆峥心情为之一亮,洗了个澡,神清气爽打开房门,正好就撞见了正要敲门的张云青。

    张云青笑脸露到一半,便是一愣,他的眼中划过复杂,然后抱拳恭喜。

    “真是恭喜陆兄!竟然在一夜之间便成功洗心淬体,这份资质可是在内门弟子中都属罕见啊!云青先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陆峥闻言有些惭愧。他虽然是半道入门,可这真气修炼与法力修炼有点类似,尤其是第一步的纳气入门,只要掌握了要诀,修炼起来自然事半功倍。

    “叫张兄见笑了,我这不过是运气好罢了。昨日我见月光清明,心生欢喜,顿时颇有感悟,也许就是因为这,所以洗心淬体顺利了一点。”

    “呵呵。原来如此,不过运气好也是天赋的一种啊。还是恭喜恭喜!”

    张云青大笑,似乎相信了。

    陆峥便也当张云青相信了。两人结伴,一起在当值院长的安排下,开始身为杂役弟子的日常。

    做完必要的日常,陆峥立刻回房,继续修炼。

    作为杂役弟子,没有教导师父,没有门派资源笼罩,想变强想往上爬,便只能自学,或者求教好心的同辈。

    同时翻开《真气讲解》与《修者入门》的第二页,陆峥一目十行,挑眉。

    “原来这修炼还分正邪灵武。”

    修者以修炼路数以及使用路数的正邪分类,分为道修和魔修,而道修和魔修又分修武还是修灵。

    陆峥倒是不认为道修与魔修有何区别,无论在哪一个世界,正邪都不是纯粹的,只要是人,心便是肉长的,性格也是多面的,绝对的划分一个人的正邪,那是不可能的。

    陆峥想了想,既然逆苍派所给的基础入门书是道修一类,那自己便暂且修道好了。

    至于书中所说选择修灵还是选择修武,暂时还不是他这个阶别能够考虑的。

    心思一豁达,陆峥再次闭目,纳气入体,洗心淬体一个周天,然后开始修炼的第二步,真正入门。

    修炼的第一个等级叫修士,炼体,凝魂,属于修者入门。具体来说,便是掌握真气,运用真气。

    达到修士阶别,强身健体,延长寿命,可使用一些简单的小法术,诸如隔空取物,改头换面,吐水喷火。

    陆峥想了想,这修士阶别相当于三流天师,在生活中的实际效用倒是可观,至于打斗和逃命,倒是不够看。

    可饭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

    陆峥并没有不耐,专心默念书上的初级法诀,同时运转体内稀薄真气。

    很快,陆峥再次入定,真气自由流转,相较于洗心淬体时的温润清凉。这一次真气在体内的流动更加汹涌澎湃一些,如大江奔流,排山倒海袭击,而陆峥的经脉骨骼,便如江海上的孤舟,经历狂风暴雨的一次次打击锤炼。

    在这过程中,经脉越加宽阔稳健,骨骼一次次脱皮重生。一抹缩小版的陆峥身影,在陆峥体内心尖出现。

    小人栩栩如生,闭目凝神,于真气脉动中推掌跃动,逍遥畅游。

    “咔嚓!”

    一声脆响,入定中的陆峥浑身一颤,眼皮一抖,依依不舍地睁眼。

    虚手一握,陆峥觉得自己脱胎换骨,体内力量澎湃,急需发泄,而脉动的真气更需一个使用的缺口。

    可要命的是,瓶颈似乎就在眼前,无论陆峥修炼得如何如鱼得水,他就是突破不了那一个关键。

    陆峥再一次虚握一下五指,总觉得答案就在眼前。

    皱眉四望,当眼神掠过屋角桌椅的时候,陆峥顿感醍醐灌顶。

    眉眼一舒,陆峥掠下木榻,速度极快冲到屋角,一伸手,就将桌子给拍碎了,捏住一截两尺半长的桌腿,陆峥转身一挥,动作行云流水,风声呼啸。

    一股无形真气化出气焰,从桌腿舞出。

    陆峥当即默念法诀,旋身跃到半空,挥劈砍斩,挑刺点划,招式转换毫无滞碍,且越来越快。

    随着陆峥动作加快,更多真气从他体内流出,包裹他的手腕,覆盖桌腿全身。

    远远看去,桌腿化剑,凌厉锋芒,照耀日月,轰隆一声便被屋顶劈碎。

    众多杂役弟子从睡梦中惊醒,跑出屋外,目睹了一场木屑飘雨。

    在木屑纷飞中,桌腿在陆峥手中化作粉碎,而在他周身,光华大盛,气势喷发。

    一股碾压众多杂役弟子的威势,顷刻覆盖全场,那是强者碾压弱者的本能。

    “一星修士!这个新人竟然修成了一星修士!”

    “我听说这人资质奇差,会一辈子都是个杂役。难道不是?”

    “我的天!仅仅入门一天一夜,便修成了修士!这人该不会以前修炼过吧!否则怎么可能?”

    杂役们张大嘴巴,不敢置信。张云青亦是合不拢嘴,望向陆峥的眼神颇为复杂,心思莫名。

    陆峥的身形缓缓降落,紧握双手,感受体内

    因为成功晋级而澎湃的力量。

    面对周围迅速围拢的杂役弟子们,对他们或真或假的恭贺,陆峥一一笑纳,内心却没有骄纵。

    这才是一星修士,不过是修炼真正入门的第一步,将来的路还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