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灵武争锋 > 第一章 落难的天师
    陆峥是个天师,专门捉鬼的那种,去年刚从三流大学毕业,一毕业就子承父业,干起了专职捉鬼除秽的勾当。

    这天,陆峥接了一单大活,对手是个修行千年的枉死厉鬼。

    从榕市追到渝市,横跨两个省市,陆峥终于追上了千年厉鬼的尾巴,一举将之击成重伤,正要给鬼致命一击,却意外遭遇天雷暴雨。

    厉鬼逃走,陆峥奋起直追,法力用尽,半道抢了一驾城市越野,以一百码的速度半悠闲地继续追赶。

    当车开到一座苍翠深山,穿越隧道的时候,陆峥的脑海中,莫名浮现出一个算命老瞎子的话。

    “你这一生与山结缘,也与山成劫,过山当拜山,见山当避山,否则必有后祸。”

    绰号天机子的瞎眼神棍,当时就跟吃错了药一般,行为跳脱,手舞足蹈。陆峥要不是看在这老神棍是自己半个同行的份上,当即就要拧断他的脖子。

    老神棍却还不知幸运,在陆峥转身就走的同时,神神秘秘抛下一句话来。

    “来年本命年,你将有一场大灾,躲不过便是一场惊世传奇,躲得过,便是一生碌碌无为。”

    “我听你在放屁!”

    老神棍前言不搭后语,话语间自相矛盾,陆峥根本不当一回事。

    可不知为何,今日却突地想起了这件事来。

    陆峥皱眉,紧握方向盘,暗自决定干完这单,便回去抓住老神棍好好谈谈诗词歌赋与人生哲学,不求对方能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至少先把语言表达能力提高一丢丢。或者赶在本命年之前将人悄悄给干掉,也是一种不错的价值选择。

    “吼!”

    不祥的吼声突然从隧道的四周缓缓传出,就像是有什么上古凶兽自深山中脱出了牢笼。

    陆峥自岿然不动。

    前方数十米处就是隧道出口,光亮越来越大,隐隐有厉鬼的咆哮,伴随电闪雷鸣。

    空气中隐隐一股躁动不安,大地在轰隆隆滚动。

    陆峥驾车加速,眨眼便穿越了出口,抬眼一看,却被骤然而起的一道强光刺伤了眼睛。

    而强光的背后,似乎有什么庞大野兽的轮廓一闪而过。

    暂时失去视力的时候,陆峥很淡定,手握方向盘,腰背挺直,全身运转重又回归的精纯法力,脚踩油门一路到底。

    半道上,车轮颠簸了一下,再之后便是一路坦途,越开越快。

    陆峥估摸自己开出了数十里,视线终于慢慢恢复。

    而他完全看清楚东西的第一眼,映入的便是自己所驾驶的城市越野车的车头呈一道美妙的抛物线,自上往下完美降落。

    车身随之剧烈一颠,陆峥的脑袋差点撞到车顶,顾不上腹中突然而起的莫名绞痛,便被眼前的世界给惊呆了!

    震惊中的陆峥,根本没听到车身坠地时的巨大冲击声,也没有听到车子底部“滴答滴答”的漏油声。

    陆峥目力所及,是一群脸部抽搐眼睛发直形态各异的人,手持各式各样的凶器,穿着长袖绑腿的劲装古衣,浑身浴血围在一起。

    而地上,有些血迹已经干涸,有的血迹还很新鲜甚至冒着热气,几具人形的尸体残破堆积在一起。

    陆峥揉了眼睛再看,终于确定那堆摊开在地上的尸体真的属于活人,而不是死鬼,至少不久前这些尸体还是活生生的人。

    “居然遇到了犯罪现场直播!”

    陆峥的脑袋里已经炸开了锅,开始迅速思考跟人干架和跟鬼干架到底有何区别,可面上依然维持着一张淡定面瘫脸。他实在是不晓得,此时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一群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犯罪分子。

    犯罪分子中一个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哥,推开身旁几个护卫,眯眼居高临下道:“哪里来的野路子散修?骑着个奇形怪状的异兽就敢随随便便擅闯你大爷我的战斗圈!”

    “来人啊!先把这野路子给我杀咯!”

    陆峥尚未明白那公子哥嘴里叽里呱啦到底在说些什么,就见一群神色狰狞的打手自公子哥身后涌出,扑到越野车的面前,对准越野车就砍。

    “哗啦!”

    有打手一刀捅碎了前挡风玻璃,更要直捣黄龙捅破尚在怔愣中的陆峥的脑袋。

    千钧一发之际,陆峥猛然一掌拍碎车子的顶盖,像条大鱼出海,及时跃了出来。

    远处那公子哥一见这野路子貌似还有几分斤两,当即来了兴趣,不顾身旁护卫阻拦,冲地就上来了。

    身后护卫想追,却被终于看戏看够了想起要干架的另外一拨人挡住,双方霎时战得难舍难分。

    陆峥只见公子哥厉掌一扫,竟然带出三丈高的蓝色火焰,扑哧一声,火焰携带长尾,烧到陆峥的面前。

    陆峥大惊,没想到这犯罪分子的头目也是一名天师,他急速打了个法诀,想要召唤出一只水鬼暂时抵挡,可没有想到,关键时刻,他的法术居然不灵了!

    还好关键时刻,陆峥的闪避功能还没倒退。

    只见陆峥干脆重心一歪,身体倒地,变身滚瓜葫芦,用滚的急速滚出了火焰包围圈,也滚出了越野车方圆十数米的范围。

    “哈!你还敢……”躲!

    公子哥大怒,“躲”字还没出口,就要一个跳跃,再次冲到陆峥的面前。

    说时迟那时快,被打手砍得差不多就剩个框架,又被公子哥拿蓝火围了一圈的越野车终于发飙,轰地一声燃烧了起来。

    公子哥以及他的手下都被烧得一愣,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躲避。

    有打手嘀咕,道:“这异兽还带喷火的?该不会很是高级吧?”

    另外一个打手则是眉头紧皱,说得有点犹疑,道:“我看这异兽有些诡异,流的血居然是黑色的,而且不长肉。”

    而不远处的陆峥,闻言眼睛瞪大,蓦然想到一种可能,顿时扑哧扑哧再次变成葫芦,不要命地往更远处继续翻滚。

    几乎就在同时,“砰”的一声巨响,车子爆炸了……

    巨大的冲击力将陆峥掀翻飞上天空,然后猛然坠地。

    陆峥不幸后脑勺着地,当场昏死了过去。

    也不知昏迷了多久。

    直到陆峥被一阵剧痛刺醒,一睁眼就感到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一般,更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法力全失,不仅召不出鬼奴,就连吐个火喷个水都不行了。

    再三实验只是坚定法力果然全失的结果,陆峥心有忐忑,打眼四望,只见车子爆炸的残骸,零星几点洒在焦黑的地面,而距离残骸不远的地方,数具焦尸惨不忍睹地碎了一地。

    就在陆峥不远处,幸存的二十几人面色惨白,全身哆嗦,就跟世界末日了一般。

    对立的两方人马再也顾不上刀剑厮杀,一方拼命往先前锦衣公子哥站立的地方狂奔,一方颤抖地回头,望向挣扎起身的陆峥。

    有人颤声说道:“你!你你!你竟然杀了蓝公子!阴诡门不会放过你的!”

    这话似乎一滴滴进翻滚油锅的水,现场气氛骤变,紧抱锦衣公子残尸的十数手下,轰地转身。

    而陆峥早就脚底抹油溜走了。

    可法力全失的陆峥,根本不是悲愤与畏惧交加的阴诡门门人的对手,不多时就被对方追上,眼看就要当场毙命,却见天降祥云,一道白影飘然落下。

    来人是个白胡子老头,广袖长袍,鹤发童颜,十分仙气,说的话亦是正义凛然。

    “光天化日之下,岂容魔修猖狂?!”

    顿时,天外白光大作,降下数道白云瑞兽,仰天长啸,踢踏奔跑,转眼就将惨叫的阴诡门门人淹没。

    老头回头,却是不见陆峥身影。

    “可惜了。”

    眼中划过一抹惋惜,老头叹气飞走,而陆峥却从不远处的一处密林草丛中走出。

    无论对方是人是鬼,探寻一个人,依靠的根本便是对方周围的气场。若是气场全无,对方自然探不到陆峥的踪迹。

    扯下身上的隐匿符,陆峥皱眉。

    符纸在空中燃烧,微亮的火光映照出陆峥眉宇间一片深沉。

    到得现在,他已经没有那么天真,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异域。

    而在这异域中,似乎人人都能飞天遁地,像天师又不是天师。

    像刚刚那位白衣老者,堪称天师界中的宗师级别。

    但糟糕的是,面对这些强人,他却莫名法力全失。

    入目全是陌生,所见都是玄幻,谁知道刚刚才救了自己一命的老头,会不会一转身就往自己心窝子上捅一刀。所以陆峥决定,靠人不如靠自己。为了活命,还是暂时谁也不要相信才好。

    只是他现在根本没有保命的能力。

    能够隐匿气息的符纸,他还剩下两张,且这符纸依靠灵力所画,用一次便就废了。他现在法力全失,还不知找不找得回来,这隐匿符算是他最后的保障了。

    只可惜这次出门匆忙,而他以往又一直自视甚高,身上符纸便没有多带。

    紧了紧怀中仅剩的两张符纸,陆峥决定先乔装改扮一番,扒了地上死去的阴诡门门人衣服换上,打探情报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