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849章 出手
    意识到孟家接下来的目的与手段,也见识到了孟建国和孟长青兄弟二人对这次事件的态度,肖强先告辞离去。

    孟建国等人并没有挽留肖强,接下来,孟家将会不惜一切的将这件事情办成。

    牺牲一个孟涛,却能令楚家那位出类拔萃的天才楚慕白被拉下水,这绝对是孟家赚了。

    当然,对于孟家要借机对付楚慕白,将楚慕白打入万丈深渊这件事情,肖强是举双手赞成的。他早就看楚慕白不爽,早就与楚慕白有了很大的仇恨,上次是林月妍的事情,这次又是孟芯澜,所以在肖强心中,迟早有一天会将楚慕白踩在脚下,让这位楚家的天才彻底陨落。

    现在,孟家既然选择牺牲孟涛来对付楚慕白,那么楚慕白是没得跑了。

    肖强回到了医院,孟芯澜依然昏迷不醒,她透支了太多的精力与体力,不好好休息一下是恢复不过来的。

    病房里,来看望孟芯澜的人没有,甚至就连孟家都没有来几个人,仅仅李王娇陪在孟芯澜身边,这让肖强看的有些心酸,望着床上昏迷不醒的那个柔弱女子,肖强心中升起了一丝同情与怜悯。

    诚然,孟建国等老一辈们还是会当孟芯澜为侄女,可他们都是大人物,是大忙人,哪里有空来看望这个侄女?

    至于孟家其他人,或许老爷子在的时候还会有很多人过来看一看孟芯澜,表达一下关心,但现在孟老爷子不在了,连孟涛都能对孟芯澜做出这样的事情,可见其他人又是如何看待孟芯澜的。

    可以说,孟芯澜虽是孟家的人,但却因为孟老爷子的离世而让她成为了一个顾儿,没人疼没人爱,更不会有人来巴结讨好。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的时候,孟芯澜才幽幽睁开了双眼,苏醒了过来。

    肖强和李王娇两人陪了她一夜,李王娇问了肖强很多关于感情方面的事情,当然,她不是喜欢肖强而问他,而是因为林月妍和孟芯澜都喜欢肖强,所以她这个做闺蜜做朋友的想要弄清楚。

    但肖强却并没有给李王娇满意的答案,因为到现在这个情况下,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未来要与这两个女人发生什么事情。

    “芯澜,你终于醒了,快先喝杯热水,你这都睡了十几个小时了。”李王娇关切的趴到孟芯澜身边说道。

    孟芯澜双眼直直的盯着天花板,目光显得有些空洞而苍白。

    渐渐的,一双眸子之中才有了一些光彩,昨天发生的那件事情的一些记忆瞬间涌现在脑海之中,她本就是那种外柔内刚的女子,自尊心极强,岂能受得了这种刺激,眼泪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脑袋腻歪在了李王娇的怀里,大声痛哭着。

    “好了,好了,没事了,芯澜,真的没事儿了,就当是做了个噩梦,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李王娇心疼的抱着孟芯澜,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轻言细语的安慰着劝说着。

    肖强与孟芯澜的身世极其相似,两个都是从小父母双亡的人,都只有一个老爷子真正关心宠溺自己,现在孟芯澜死了爷爷便遭受了这等羞辱与打击,她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子,哪能不难过不伤心?

    肖强鼻头有点酸酸的,感觉呆不下去了,说道:“你们先聊,我出去抽根烟。”

    来到医院的抽烟区,肖强点上了一根香烟,想着孟芯澜遭遇的事情,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虽然孟家几位掌舵者很公正,而且惩罚了孟涛,但孟涛对孟芯澜带来的伤害远不止昨天被下药那件事情那么简单。

    要知道,孟涛可是孟家人,是孟芯澜从小叫到大的哥哥。

    虽然不是亲哥哥,是堂哥,但也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啊,可孟涛却对她做出了那样的事情,这种丧失亲情灭失人性的举动对孟芯澜来说,实在是太令她伤心了。

    这就是命吧!

    肖强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试想当年他出事的事情,唐家又何尝不是如此,只不过唐家并没有人对他落井下石、甚至狠狠的踩他一脚罢了。

    孟涛这次的举动,算是在孟芯澜身上劈了一刀,又在伤口上撒了一把盐。

    心里有些不爽,肖强连着抽了三根烟,感觉喉咙都有些不舒服了,这才停了下来,向孟芯澜病房走去的时候,在门口正巧看见了孟长青提着一盘水果走了过来。

    只是一夜没见,肖强便发现孟长青的神情憔悴了许多,虽然疼很孟涛,但看见孟长青这位老人,肖强心里还是有些同情的。

    生了那么一个孽障儿子,换做是谁心里都不会好受吧。

    “芯澜,二伯对不起你啊,养了这么个丧心病狂的孽障,真是我孟家的耻辱,孟家的脸都让他给丢光了啊。”病房里,孟长青只看了神情憔悴眼神中带着绝望与恐惧的孟芯澜一眼,一颗心立刻碎了。

    这可是老幺留在世上唯一的骨血啊,老幺是怎么死的,不就是为了父亲才死的吗?

    如果老幺当年不为父亲挡子弹,父亲早就死了,孟家又哪能有今天?

    整个孟家上下,都欠孟芯澜这丫头的啊!

    孟长青心中刺疼无比,就差没跪在孟芯澜身前代替孟涛谢罪了。本来这一夜之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亲生儿子被他亲手打瘸了一条腿然后丢进了公安局,八成是要在监狱里呆上一年半载了,他还有些心疼。

    可是现在,孟长青却一点都不觉得那孽子有什么值得同情和让人心疼的地方,看他都将芯澜这丫头害成那样了!

    “二伯,你……你这是干什么,别这么说,芯澜……这都是命吧!”

    孟芯澜是善良的,从小到大,爷爷最疼她,但大伯二伯对她也是极好的,只不过最近这些年来两位伯伯的事业越来越高,儿孙也多了起来,所以对她的关心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但现在想到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她便觉得心里暖暖的,因为大伯二伯是真的疼她宠她。

    “你放心,芯澜,那孽畜也好,楚慕白也罢,都必须为这件事情给个交代。我已经将那孽畜的腿打瘸,并且将之送去了公安局,我孟家需要一个说法,所以,楚慕白也已经被带去了公安局,这件事情必须要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孟长青的话令孟芯澜和李王娇两人都吃了一惊,尤其是李王娇,她断然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孟家竟然不惜牺牲孟涛走出了这一步。

    楚慕白完了!

    李王娇心中默默想着,虽然昨天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但也要看是对什么人,要看是谁借这件事情搞事。

    现在是孟家要搞他,所以楚慕白即便自己就有一些地位,又是A甲部队的精英,是马上就要进入A甲部队内部的猛人,可现在是孟家出手,而且还有绝对的把柄被孟家捏着,只要孟家舍得牺牲孟涛,那么楚慕白也只能跟着被追责。

    即便责任不大,但这对楚慕白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冲击,甚至有可能让他彻底被踢出部队。

    国家部队要的是正直善良的人,尤其是作为未来高层培养的优秀人才,楚慕白这件事情足以让他断送前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