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804章 输了
    中国有句古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对于没有子嗣的问题,肖强实际上一直都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他还年轻,不到三十岁。孟芯澜和林月妍也一样,都还年轻,所以这种事情肖强压根就不是很急。

    但林月妍当年因为出了车祸导致无法怀孕,如今孟芯澜也检查出卵细胞不够活跃,很难与肖强的配对怀孕,这问题就有那么一点点严重了。

    所以现在得知秦可人怀孕了,肖强还是挺高兴的,面对孟芯澜和林月妍两人的生气,他固然说让秦可人将孩子打掉,可实际上哪儿能呢,那样的话就对秦可人太不公平,也太不将秦可人当回事儿了。

    现在,见孟芯澜和林月妍几乎异口同声的说了句你敢,还瞪着他,肖强感叹自己不懂女人心的同时,也暗自松了口气。

    不过还不等他高兴起来,孟芯澜便突然向他走了过来,眼神凌厉的道:“你说你精子成活率很低,很难导致女人怀孕,那秦可人现在怀孕了是怎么回事?”

    坏了!

    尼玛,防不胜防啊。为了让孟芯澜别因为她很难怀孕的问题而担心,肖强不惜打了那个假的证明诊断,可他没想到秦可人那边会擦枪走火啊。

    这尼玛也太准了吧,算算时间刚好一个多月而已,难道第一炮就中标了?

    脑海中思绪电闪,肖强难能这个时候承认自己做假,立刻道:“我哪儿知道啊,你们也看见了,我只是精子成活率比较低而已,哪成想在秦可人身上就成活率高了啊,咳咳,这事儿……赶巧了啊,呵呵……”

    孟芯澜从新将诊断书掏出看了一眼,见上面都有权威医院的印章,不应该是假的,她看了肖强一眼,道:“你和秦可人真的好上了?”

    肖强知道这事儿也瞒不住了,只能老老实实的点头。

    “也就是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是你的?”林月妍帮着问道。

    肖强嘴角抽动了一下,什么叫有可能啊,那就是我的,是老子亲自播的种,难不成秦可人还背着老子偷人?

    “哼,这年头男女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就像你这样,谁还没几个备胎没几个**啊,必须得先弄清楚她秦可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孟芯澜说道。

    肖强脸都绿了,望着孟芯澜道:“老婆,我这一年四季很少在家,按照你这意思,你也有备胎有*******孟芯澜大怒,冲过来就给了他一粉拳:“混蛋,你竟然怀疑我。”

    肖强见她眼睛都红了,知道自己这嘴巴闯祸了,立刻将她一把抱住:“对不起老婆,我也就嘴贫这么一说啊。像我老婆这样的大美女,这样的眼光,这天下除了我肖强,谁能入得了你法眼啊。”

    孟芯澜被肖强一把抱着,当场就软了,加上林月妍就在旁边,她羞恼无比,急忙推开了肖强:“离我远点,秦可人的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你……你别回家。”

    说着,孟芯澜过去拉着林月妍的手道:“咱们走。”

    “去哪儿啊?”肖强急了,连忙问道。

    两人没理他,直接走了。

    肖强这回没追上去,正如孟芯澜说的那样,他得去将秦可人那边处理好了才行。

    孟芯澜和林月妍两女驾车离开了别墅,肖强又跑到泳池边将衣裤穿上,然后才给林淼打了个电话,直接道:“马上来接我。”

    ……

    军医院,肖强虽然被孟芯澜拉着离开了医院,但离开的时候并没有办理出院,所以他的一切记录都在这边。

    秦文斌带着秦可人正气呼呼的坐在病房里,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整个病房里都有点乌烟瘴气了,护士过来劝说过,但却被秦文斌给骂走,后来护士长与医院的高管也来过,可见到是秦文斌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敢过来了。

    “你有本事,就上孟家闹去啊,在这医院闹算什么?”秦可人嘟啷着小嘴躺在床上,还在和她老爸赌气。

    秦文斌瞪了她一眼,道:“我这张老脸都让你丫头给丢尽了。孟老对我有恩,我这辈子能有今天全靠孟家,我能带着你上孟家闹去?”

    “那你就别闹啊,多省心。”秦可人说道。

    秦文斌吹胡子瞪眼,他就这么个宝贝女儿,秦可人和肖强的事情也以前也知道,而且秦可人加入龙隐的目的他更加清楚,后来肖强和孟芯澜结婚了,秦文斌便彻底松了口气,心想这下秦可人是死心了。

    可他绝对没想到,这丫头竟还勾-搭有妇之夫,而且还珠胎暗结,这将他气的啊,差点没岔过气儿来。

    想着自己女儿当了小三,而对方又是孟芯澜,秦文斌想着让秦可人将孩子打掉,然后老老实实的呆在江南算了,但秦可人死命不听,为了女儿将来的幸福,秦文斌也是没有办法,不得不腆着老脸亲自过来逼迫肖强。

    “你是成心想要气死我是吧?”秦文斌气的站了起来,暴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这要是个儿子,他早就动手打了,可女儿却是心头肉啊,他下不去手。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很快就见孟芯澜和林月妍出现在房门口。

    “秦伯伯。”孟芯澜看见房间里的情景,嗅着那股子浓浓的烟味儿,立刻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暗自恼怒肖强折腾出的这事儿,可作为肖强的老婆,她觉得自己必须站出来为男人挡住这些麻烦。

    “哎呀,您这抽了多少烟啊,对身体不好,感慨灭了。月妍,去将窗户打开,透透气儿。”孟芯澜说着走到秦文斌身边,将他的烟夺了过来,灭掉扔到垃圾桶。

    “芯澜……侄女儿,你怎么来了?”秦文斌没想到肖强避而不见,来的却是孟芯澜,一下子有点面上挂不住。他来这里闹,没去肖强和孟芯澜结婚的家里,也没去孟家,就是只想针对肖强一人啊。

    孟芯澜直接向秦文斌跪下。

    秦文斌吓了一跳,急忙想将她拉起来,但孟芯澜倔强的跪着,秦文斌没能拉起来,不由得急道:“丫头,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这是要我秦文斌这张老脸没处搁啊。”

    “不,秦伯伯,是我对不起您,是我家肖强对不起您,侄女没管好自己的男人,让秦伯伯您受委屈了。”孟芯澜真诚道歉。

    不得不说,这种事情,这种情况下,孟芯澜出面要远比肖强出面效果好得多。

    秦文斌绝对没料到孟芯澜会如此大度,如此会做人,他不由得想到了当初那场订婚宴上的事情,当时肖强便因为林月妍而放了孟芯澜的鸽子,结果孟芯澜却依然说了一番让人称赞的话来,维持了孟家的颜面,更维系了肖强的颜面。

    “哎!”

    秦文斌重重一叹,低头看着孟芯澜道:“孟丫头啊孟丫头,你蕙质兰心,贤良淑德。如今成全了那小子,可你自己心里的苦,那小子知道吗,你这样值得吗?”

    孟芯澜却是笑了起来,扭头看向秦可人道:“秦伯伯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自然不懂我们女人的心思。对我们女人来说,这辈子一旦爱上了某个男人,别说受些委屈,便是为他去死,也是心甘情愿的。”

    秦可人坐在床上,迎着孟芯澜望来的眼神,这一刻她的内心也生出了巨大的波澜。

    秦可人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她本还有点要与孟芯澜和林月妍争一争斗一斗的心思,可现在看见孟芯澜的举动,听着她说的这番话,她沉默了。

    做妻子,她不如孟芯澜!

    她已经输了。

    林月妍也被孟芯澜的举动所惊,她没想到孟芯澜以孟家千金的尊贵,以肖强正牌妻子的身份,竟然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举动,如此处事作风,如此为丈夫考虑,如此爱着一个人,她竟是一点都不输自己。

    “爸,我们走吧。”秦可人起身,来到秦文斌身边,一脸哀求的望着父亲。

    “不,你不能走。”这时,孟芯澜却是一下子站了起来,拉住了秦可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