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797章 黄元的生活录
    听见黄元这个名字的时候,肖强眼皮也距离跳动了一下。

    从他执行任务见到张文清开始,张文清便有意无意的向他说着要提防黄元。张文清是肖强的师兄,而且一直对肖强都很好;至于黄元,虽然是龙隐的总教官,而且是李浩然的人,可对肖强来说,师兄自然要比黄元更加可靠,也更加可信。

    因此当初张文清那番话便让肖强对黄元生出了怀疑,也对这个人极其警惕,只觉得此人的确有背叛李浩然的理由。

    不,不能说背叛李浩然,只能说是为自己的前途和利益着想。

    试想一下,肖强是李浩然挑选中的接班人,如此一来,龙隐上下所有人似乎都要效忠肖强,为肖强的成长而期待与付出着。

    凭什么?

    凭什么就一定是肖强来坐龙隐老大的位子,凭什么别人付出了一辈子的努力,到头来连个机会都没有,却只能乖乖为他肖强做嫁衣?

    换一个角度考虑,肖强觉得自己如果是黄元,也会心生不甘,也会为了巩固地位而将威胁铲除掉。

    派肖强去执行那场群刺任务,就是有点让肖强永远置身黑暗的意思。而且那件事情也的确差点让肖**露,成为世界各国都通缉的对象,一旦真的如此,肖强就只能像当年的石永邢一样永远做一个间谍特工,不可能有光明正大的身份回来继承高位。

    正是因为这些事情,尤其是加上张文清说的那番话,以至于肖强从那个任务开始的时候就怀疑起黄元的真是用心来,也怀疑起黄元的忠诚来。

    当然,他怀疑的并非黄元对他的忠诚,而是黄元对李浩然的忠诚。

    后来生的一系列事情也证明师兄的提醒是对的,自己的猜测也是对的。

    可是现在,为何师兄却又让黄元出现,而且还是在这种特殊的时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肖强一颗心悬了起来,他到现在是一点都不明白师兄到底在玩什么游戏了,只觉得师兄影藏的实在是太深,知道的也实在是太多。

    不知为何,肖强竟感到背脊有些冷。如果师兄不是自己的师兄,而是对手,那自己或许早就死了吧!

    这一刻,肖强甚至确信,师兄是一个比李浩然更危险的人。李浩然全凭一股浩然正气稳居高温,但师兄却又有所不同,他正直,但却狠辣无情,很多时候比大奸大恶之辈更加不择手段。

    最关键的是,师兄藏的很深,藏的比石永邢都还要深!

    楚怀才和王维兵听见黄元这个名字的时候,两人心中同样生出了不祥的预感,但两人毕竟是身居高位的大人物,联想到这其中牵扯到的方方面面利益危害,便又很快镇定下来。

    黄元从外面走了进来,他依然是那种严肃刚直的形象,进来之后先向长那边敬礼,然后又标标准准的向张文清敬了一个军礼。

    黄元的举动被众人看在眼里,楚怀才和王维兵心里就是一沉。

    果然,黄元敬礼之后便拿出了一份资料,走过去直接递给了长。

    “这是什么?”长和秘书长等人问道。

    黄元恭敬回答道:“报告长,这是自李公死后我的生活记录档案。”

    长疑惑道:“这有何用?”

    楚怀才看着黄元道:“黄元老弟,你拿这个东西给长看有什么用嘛。”他的语气之中有点亲切的意思,也有点疑惑与责备,如果不是在场人太多了,他都想好好问一问黄元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元冲楚怀才一笑,同时也向同样关注着他的王维兵笑了笑,然后向长那边道:“长,黄元是来请辞的,还请诸位辞退我龙隐领一职。”

    一语激起千层浪,黄元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

    即便是长,也都一脸吃惊的望着黄元,他站起身来,望着黄元道:“黄元,你这是怎么了嘛,国家重器岂能儿戏,你身居高位,怎么能说撤就撤?是不是有什么困难,有困难你就说嘛,干的好好的怎么不干了,我先就不许你请辞。”

    “不错,黄元,你是龙隐的领,龙隐是国之重器,是李公一辈子的心血,你怎么能说不干就不干呢?”秘书长也话了。

    其他人自然也纷纷拒绝,有的还劝说着。

    楚怀才和王维兵两人也不列外,只是众人都不清楚黄元玩这一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在下有愧李公,有愧国家和长对我的厚爱与厚望,这龙隐领一职,实在是不能继续胜任了,个中缘由,还请长与诸位看了这份报告再说吧。”黄元一脸惭愧的说道。

    众人闻言一惊,长张了张嘴,目光扫了张文清一眼,然后叹息一声,低头去看那份黄元上交的资料。

    楚怀才与王维兵两人自然也凑了上去,黄元的出现着实让他们吓了一跳,现在黄元又玩出这么一场戏,就更加让两人感到不安了,他们想看看黄元的报告中到底说了些什么。

    正如黄元自己所说的那样,这份报告就是他的生活记录。但他的这份生活记录可不简单,因为里面记载了他这段日子以来所做的重要事情。

    比如龙隐的训练安排规划,龙隐的作战计划。

    除了有关龙隐这个组织的一系列黄元工作中牵扯的事情之外,私下里的一些事情也有记录。

    而问题,就出在有关他私生活的记录之中。

    看到其中一段,秘书长不由得面色一变,目光陡然望向了楚怀才和王维兵两人。

    后两者额头上顿时冒出了冷汗来。

    某月某日,深夜三点半,我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电话是王孟良老爷子打来的,老爷子对我嘘寒问暖,令我受宠若惊……

    某月某日,凌晨五点,楚先河老爷子也打来了电话,电话中对我的工作与生活表示了足够的关心,黄元心中感激,又不甚惶恐……

    某日,于街上与楚怀才和王维兵两人不期而遇,交谈之中言及黄元当下的身份地位,顿感尴尬,黄元自知能有今日离不开李公提拔,然黄元此生做付出之努力,亦数倍于他人,今日之所得,本是自身之努力,然则终究只能为他人做嫁衣,黄某终因一己之私,一己之贪,生了恶念……

    故事一条一条的读下去,众人无不吃惊,王维兵与楚怀才两人则更是颤抖了起来。

    这是釜底抽薪啊!

    黄元这是将他自己搭进去也要让他们两人惹一身骚啊。

    太毒了,也太狠了!

    震惊之余,楚怀才愤怒无比的望向黄元,怒喝道:“黄元,你这是何居心,难道想要凭这个东西就栽赃诬蔑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