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795章 证据
    王维兵和楚怀才两人一怔,随即大怒,前者瞪着张文清叱问道:“混账,这里是什么地方,岂有得你胡闹,说什么私人恩怨?再说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在场诸位都非常清楚,不过是政见不合而已,但说到底,都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你竟然将这种事情划归为私人恩怨,简直是胡闹!”

    不得不说,毕竟是身居高位久了的人,王维兵和楚怀才都是人精,自然懂得放出什么话来压人。网

    不少人都为张文清的冒失举动捏了把冷汗。毕竟,因为政见不同而引起的争执是不能放在心上的,如果因此而上升为私人恩怨,那就是诛心之罪,是圈子里所不允许存在的,谁要是因为这种事情而乱来,是会引起公愤的。

    “你这么激动干嘛,我说的又不是这件事情。”张文清却是自信满满,笑着说道。

    楚怀才眉头一皱,道:“既然不是此事,我等何来的私人恩怨之说?”

    私人恩怨这种事情没有人说的清楚,既然被提出来了,那么就必须得有证据,否则真的来个侠以武犯禁,那就没有规矩,没有王法了嘛。

    楚怀才和王维兵自持没有任何把柄落在张文清手中,因为他们这次所行的一系列针对肖强和张文清的事情都是站在大的立场上做的,说白了最后一句话,政见不一而已。

    当然,两人真正的意图是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而且他们抱了这么大的希望想要看见肖强彻底被踩下去,如今落空了不说,现在竟然还要被张文清追责,两人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了。

    “你看看,他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这不是咱们的私人恩怨是什么?”张文清指向一旁被唐正武抱着放在身边的肖强,开口说道。

    肖强眼皮子跳了一下,师兄啊师兄,你终于想起师弟我来了啊,亲师兄啊!

    心中非常期待师兄如何将事情闹下去的同时,肖强更是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呼吸节奏,眼睛也很自然的闭着,深怕被人看出来他已经醒了。

    老子就不醒,这样才能证明老子有多惨,谁叫我也不醒,除非师兄开口。

    肖强是明白了张文清的用意,所以打定了主意,一心好好配合师兄。

    将张文清指着肖强,楚怀才和王维兵心里还是微微咯噔了一下,毕竟他们做过的事情自己清楚,虽然没有针对张文清做过什么,但对肖强,他们是真的下手了的,还是下的死守。

    但他们不后悔,甚至暗自懊恼,神罚是干什么吃的,那么好的机会,怎么还让这小子活着?

    心中虽然愤怒与懊恼,但楚怀才与王维兵两人面对张文清的刁难还是很快做出了应对,后者冷笑道:“他昏迷不醒,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怎么又能牵扯到私人恩怨?”

    张文清呵呵一笑,道:“两位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曾经做过什么,这才没几天呢,难道就不记得了?”

    了楚怀才和王维兵心中都微微一惊,他们做过什么自然心里清楚,但那都是非常保密的事情,外人又岂能知道,不过此刻被张文清这么一提,他们还是有些心虚,不知道张文清现在突然以此难,是否掌握了什么证据。

    短暂的吃惊之后,楚怀才笑了起来:“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我们这次针对肖强的调查,都是按照规矩来的,有什么问题吗?”

    “嗯,他回来之后,你们的确是按照规矩来的,不过你们或许不知道,就在我去重刑监狱将他带出来的时候,你们的人正在对他注射药物。”张文清冷冷说道:“那种东西早就不允许用在自己人身上,因为它能永久性伤害人的意志和精神状态,这个规定别说你们不知道。”

    对肖强注射药物,这事儿楚怀才和王维兵都想到过,但的确不知道楚雄和王道山两人用上了,不由得心中都是一惊,如果这种事情被张文清当面抓住,那么罪名也不小。

    但这种罪名也大可以推到那两个人头上去,甚至只需要一个人顶罪就行了,弃车保帅这种事情,必要的时候自然要做。

    “特殊部门的人为了调查事情的真相,有时候用上一些手段,我并不认为就有错。而且,这件事情我们也并不知情,更没有干涉过,如果你想要就这件事情与我们说什么私人恩怨,那就太令人失望了。”楚怀才大声说道。

    “就这么点事情,你们大不了让楚雄或者王道山将责任一肩担了即可,对你们来说自然没有太大的影响。”张文清点了点头,脸上笑意更浓,道:“但你们趁他在国外的时候,却私自联系神罚,让神罚的人对他痛下杀手,此事却得好好说道说道了。”

    张文清此言一出,全场皆是哗然。

    在座众人都是有身份的,自然知道神罚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暗杀集团,这个组织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一个单纯的杀手组织,但因为成立时间很早,而且展迅,这么多年来这个组织的性质已经有了一定的改变。

    根据很多资料显示,这个组织与很多国家的政要高层都有关系,同时它似乎也与各方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它神秘无比,不动则已,往往一旦出击,便是雷霆一击的大事件,就连as组织有时候带来的危害都没有它恐怖。

    此刻张文清竟然说楚怀才和王维兵两人与神罚取得过联系,而且还让神罚的人去追杀过肖强,这就意义重大了。

    这已经不仅仅是私人恩怨那么简单了,以楚怀才和王维兵的身份竟然与神罚的人有瓜葛,还对肖强这个龙隐的成员下手,这件事情如果被证实成立,那么即便楚怀才和王维兵身份特殊,也得完蛋。

    “混账,张文清,你可想清楚了,不要血口喷人。”楚怀才心头一震之后,一脸严肃认真的向张文清大呵道。

    王维兵也大声说道:“你这是诬陷,是政-治诬陷。”

    张文清冷笑了一声,向身后的李良道:“拿来。”

    李良贴身掏出了一个文件夹,立刻递到了张文清手里。张文清将资料丢给楚怀才和王维兵二人:“你们自己看看吧。”

    将张文清如此自信,而且还掏出了资料证据,王维兵与楚怀才即便心理素质很强大,也依然生出了一丝惊惧之意,此人既为炎黄破的领,只怕情报手段非同一般,难道真被他掌握了什么证据?

    倘若真的掌握了证据,那他们就真的完了。

    二人心中有鬼,自然对张文清丢来的资料非常重视,立刻看了过去。

    最上面的那个封面之上,便是一张照片,这是一份个人资料档案,而楚怀才与王维兵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两人面色就是一变,楚怀才拿着资料的手都剧烈颤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