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794章 再算算私人恩怨
    秘书长对国际局势进行分析解读之后,最后那句话落下,在场之中,所有人都有种热血激荡的感觉。网

    自古以来中华民族便是强大的民族,中国就是泱泱大国,然而近代一百多年的屈辱历史却像一道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疤一样印刻在每一个炎黄子孙的心中。

    强国,民族复兴,这是国人叫了百余年的口号,现在,我们不需要口号,需要的是事实,用事实证明一切!

    国家与民族只有真正的强大与崛起了,那口压在心中的恶气才能得到真正的宣泄。

    “诸位,我不否认咱们国家已经强大起来,但各位不要忘记,我们承受了多少才换来了今天的局面。如果过早的彰显我们的强大,是否会引起各方势力的忌惮,以至于如当年战国时期的秦国一样引得其他列国诸侯合纵讨伐?”王维兵见众人都兴致高昂,知道要糟糕,当即也顾不得许多,立刻开口提醒着。

    全场沉默。

    诚然,王维兵的担忧与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中国过去数十年来之所以一直隐忍,不就是如当年的越王勾践一样卧薪尝胆,先隐忍不,先展自己吗?

    可如果一旦过早的暴露,过早的引来敌人的攻击,也会得不偿失,甚至再次让经济实力倒退几十年。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场中沉默了片刻之后,长笑了起来,道:“维兵的话让我想到了一个笑话,说的也是战国时代的事情。”

    “哦?”秘书长笑着问道:“什么笑话,快说出来大家听听嘛。”

    “秦国说,我想打谁就打谁;齐国和赵国说,谁打我,我就打谁;韩国魏国则说,秦国打谁,我就打谁;燕国和楚国则说,谁打我,我就骂谁。”长笑着说道。

    这是个拟人的笑话,但长说出来之后众人都只是略微一笑,然后都露出了凝重与深思的表情。

    长敲了敲桌子,目光扫视在座众人:“那么诸位,我们现在是要做那个国家啊?”

    没有人回答,当然,从内心来说,谁都想做秦国。

    张文清咳嗽了一声,所有人都望向了他。

    “不好意思,伤势太重,身体不适咳嗽了一下。”见众人望着自己,张文清连忙说道。

    长眼珠子一瞪:“文清,你说说你的看法。”

    被点名了,张文清只好说道:“照我看,咱们也别那么强势,非得做什么秦国嘛。但也不能太软蛋了,更不能跟风,所以最起码也得做个齐国,谁打我我就打谁,咱们这是讲道理的民族嘛。当然,只要将他们打怕了,等再展些年头,咱们也就能想打谁就打谁了。”

    “好,说的好!”

    长不等别人说话,率先起身赞了起来:“文清这个想法正合我意啊。想我泱泱大国,百年灾难之后贫穷潦倒,为先富强百姓,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而展经济建设,这些年来可是没少受委屈啊,基本上与那楚国谁打我我骂谁没有太大的区别。但现在不一样了,大好局势就在眼前,我辈如不奋进,难道还要继续让后世子孙委屈不成?”

    “不错!”

    唐正武拍案而起,大声道:“岛国遭受重大变革,不足为患,周边国家,如今谁敢真正与我中华抗衡,咱们最大的敌人始终还是灭我中华之心不死的西欧强权势力,如今他们自己先乱了起来,不正是咱们的大好机会吗?”

    “我也赞成,过去那样的委屈,咱们这些人承受也就算了,不能再留给后世子孙。”

    顿时间,其他人基本上都纷纷表态赞成。就连与王楚两家走的很近的那些人,也有几个表态了。

    平时的争斗,那是私人的事情,如今却是民生大计,是为民族强大的重要决策,很多人还是能摆正立场,能看得清局势的。

    没有人想成为千古罪人,更不想背负骂名。

    “如果因为我们的强势而引起变故,我们才是真正的千古罪人啊。”楚怀才叹息道。

    “变故从何来?”张文清看着楚怀才问道,他就坐在楚怀才身边,所以这么看着对方,后者深感压力重大。

    楚怀才嘴角抽动了一下,道:“老美会看着咱们强大崛起吗?英国德国法国,他们都与咱们有仇,都曾经欺负过咱们,会允许咱们崛起?别忘记了,他们是西方同盟国家,而咱们是东方国家,我们的强大会直接威胁到他们,甚至如当初的盛唐时期一样将世界经济重心都转移到东方来,对他们是巨大的打击与损失,所以他们不会看着咱们崛起的。”

    “他们不许,咱们就不崛起了?”张文清笑了起来,轻蔑道:“什么时候,这么怕事的人也能为将了,还有血性否?”

    “你!”楚怀才大怒,他怎么着也是个军人,是个男人,被张文清暗骂他没有血性,没有骨气,自然愤怒无比。

    “虽然我坐在这里与你们讨论这个事情,但实际上大家都清楚,我都已经打了。当然,如果在座诸位不同样,那就权当是我张文清一个人打的,难道我打都打了,还怕别人报复不成?”张文清摊开双手,一副完全无所谓的姿态说道。

    在场众人心头都是一惊,装睡的肖强心中则是佩服万分,师兄就是师兄,果然牛叉。同时他也想到了李浩然,如果李浩然在,或许态度也会如此强硬,也会如此强势吧。

    自己将来做人,就得学李浩然,学师兄,只要做到天下为公,只要毫无私心,为国为民,那么无论面对任何事情,都当如这般强势霸道,唯有如此,方能显现国之强大,才能一展浩然正气。

    “你是不怕,因为你想要国家为你挡住敌人的怒火。”王维兵冷冷望着张文清说道。

    张文清轻蔑一笑:“我张文清双腿之间夹的是两颗硬蛋,即便死了,卵也是朝天竖着的。又岂会畏惧别人的报复?如果在座诸位都认为我回来是为了寻求庇护,我张文清无话可说,马上离开,三五年之后你们且看看我张文清是否还活着。”

    如此霸气之言语,场中出来王维兵与楚怀才等极少数人之外,竟没有人觉得刺耳,反而肃然起敬。他们也都清楚,张文清这并非是说大话,而是真心话,以他的能耐,以他能够联合诸方势力攻宗教,乱柴家族的影响力,别人想要杀他还真有很大的难度。

    他张文清之所以回国,是为了回来复命,也是想要得到国家承认,然后以光明正大的姿态与各方势力角逐天下。

    当然,若论私心,或许也有,就是为了肖强,他可以不惧敌人的追杀,但肖强还不行,所以肖强回国才是最安全的。

    “你回来,会为国家带来多少仇恨与敌人,你不明白?”楚怀才大声问道。

    张文清冷笑:“我不回来,我没闹事,黑暗战争爆之后为何西方各国实力都只针对中国?”

    楚怀才当场语塞。

    是啊,就算没有那些借口,人家要搞你依然搞你,原因何在,就是别人感觉到你已经崛起,在强大,所以提前再将你打趴下,这就是怀璧其罪!

    这种时候,忍让有用吗?

    显然是没用的。

    这一刻,所有人都想通了,也都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长望着众人道:“是继续维稳,还是在这大好时机创造大好时代,诸位请自行决定。”

    “自然要战!”唐正武大声说道。

    “不错,这等委屈求稳的日子,也是该变一变了。”一位老人说道。

    顿时间,基本上在座众人都表态,而到最后,楚怀才与王维兵对视一眼,见大势已去,也只能举手赞成,他们可不想因为这事被孤立起来。

    “不管怎样,这件事情还需要诸位再慎重考虑一下啊。”楚怀才站了起来,向众人深深望了一眼,然后看着长道:“今天的会议就是为了这件事吧,搞完了的话,我就先走了。”

    王维兵也站了起来。

    然而这时张文清却再次开口,他直接将两人的手抓着,重新拉回了座位,笑嘻嘻的道:“国家大事谈妥了,咱们之间的私人恩怨再算一算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