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788章 别逼我杀人
    肖强感觉自己做了个梦,梦里的自己非常疲惫,而且还高烧感冒,全身乏力,最终昏迷了过去。天籁『小说WwW.』⒉

    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迷迷糊糊中却听见有人在说话,而且渐渐的他听见那些声音有些熟悉,还令他非常厌恶,他意识中冒出了两个面孔,于是睁开了眼睛。

    囚室里已经有了灯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一名拿着注射器的人向他走来,似乎要给他注射药物。

    本能的心生警觉,肖强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手,擒拿反拧,空手夺白刃,直接从那人手中将注射器夺来,并且快无比的将针头对准了那人的手臂,注射完里面的药物。

    “啊!”

    知道这个时候,那名医生才因为突变故而吓的惊呼起来。注射器针头扎入他手臂里面很深,所以也很疼,但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他要打针的对象竟然突然苏醒过来,这着实吓了他一跳。

    肖强被这一声惊吓也彻底给惊醒了过来,他看着自己的手,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因为他现自己刚刚的动作虽然还不够快,但也不慢,最重要的是,他感觉自己身上又有了力量。

    这是怎么回事?

    别说之前那名为他检查的医生吃惊,此刻就连他自己也吃惊万分。

    这里的确还是之前那个死牢,眼前也正是王道山、楚雄等熟悉而让人讨厌的面孔,一切都没变啊,可自己不是脱水烧,快要死去了吗,怎么会突然又有了力气,而且那该死的脱水虚脱的状态也消失了不少。

    震惊之中,肖强又现了一个古怪现象,那就是这湿寒无比的死牢,环境似乎也没那么差,没那么糟糕了,自己身处于此,倒也不觉得是被折磨,反而很适应这样的环境了。

    短暂的震惊之后,肖强剩下的就是欣喜若狂,反正这是好事!

    而这个时候,王道山与楚雄等人也完全被刚刚生的一幕给惊呆了,他们着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数小时之前就已经脱水虚脱而且高烧昏迷的家伙,现在怎么会又有了这么大的力气,又有点生龙活虎的感觉了?

    这尼玛违背能量守恒定律啊!

    对于一个因为虚脱而昏迷的人来说,如果没有水分食物等能量的补充,他的身体还会不断的消耗体内仅存的能量,这样的情况下病人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糕。

    可眼下,肖强哪里有一点糟糕的状态,他除了看上去一身伤且有些狼狈邋遢之外,根本看不出任何病状了。

    震惊之后便是莫名的恐惧,尤其是迎着肖强望过来的眼神,王道山更加感觉到了什么是恐惧。他觉得眼前这小子能杀人。

    实际上肖强也的确想杀人,在王道山对他动手的时候他就想杀了这个王家的混蛋,只是之前碍于身体受限,实在是没有能力,可现在,他感觉身体又恢复了一些力量,而且对方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就在他面前不远,这是个最佳的机会。

    恶念一起,肖强便做了。

    如果说之前他一直渴望师兄会出现,一直相信师兄和唐孟两家会为他解决这些该死的麻烦,那么过了这么久,经历了这次折磨,他完全想明白了。

    人,无论任何时候都一定要靠自己。

    他人外力的帮助固然非常重要,可终究还是要看自己。倘若自己扛不住,挺不住,那么还没等到外力来相助的时候你就被玩死了,那还玩个屁啊!

    犹如一头被关着的狮子等到了猎物的靠近,肖强虽然双手还被特殊手铐锁着,但他整个身子却突然向前窜出,本就不远的距离被他以惊人的爆度缩短,他双手岔开,将震惊中的王道山直接锁在了双臂之中,箍住了他的脖子。

    突状况引得其他人立刻反应过来,好几名成员都掏出了手枪对准肖强的脑袋。

    肖强心头一沉,双目却是一片狂热之色的盯着所有人,同时双手用力,王道山整张脸瞬间就涨红一片,紧接着就是苍白无比,然后变青了。

    “别逼我杀人!”肖强冲众人嘶吼了一句,立刻又说道:“我是唐家的外甥,是孟家的女婿,谁杀了我,都得跟着陪葬!”

    这个时候,如果不出演威慑威胁住对手,那么那些特殊部门的人很可能会在紧张之下开枪射杀他。

    肖强这不是在赌博,而是在玩心理战术。

    果然,当他的话音传开,那些举着枪对准了他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犹豫之色,更多的甚至还流露出恐惧与害怕来。

    他说的对,他的身份本就特殊,如果在没有定罪的情况下被人在这里射杀了,那么无论是什么原因,开枪的那个人最终都保不住。

    是人就有私心,是人,就怕死,就有自己的考虑。

    没有人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多生是非,更不可能有人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来跟肖强陪葬。

    王道山之前在车上被肖**揍一顿的时候,用枪指着肖强的脑袋尚且不敢开枪,更何况其他人?

    “胆敢越狱,你这是自寻死路!”楚雄一脸警惕的盯着肖强,等肖强声音落下的时候他也反应过来,立马大声呵斥道:“所有人听着,只要他敢伤害王主任,只要他敢踏出囚室一步,就杀了他,所有事情我担着。”

    肖强立马吼道:“你负责?你担得起吗?”

    说着,肖强目光扫视其他人,大声说道:“老子不怕将事情闹大,你们谁要是敢陪我玩,咱们就玩到底。老子没罪,就算有罪也不是你们说了算的,就算最后定罪,也必须得上军事法庭进行审判,在这里你们只有权力让我配合你们的调查,但现在却滥用激素类药物,这是想要严刑逼供吗?”

    在场都是特殊部门的人,规矩都懂,之前肖强昏迷不醒,动用药物就算了,事后也没人知道,可现在肖强醒来了,而且还挟持了王道山,如果再对他乱用手段,只怕事后他们在场之人都得追究责任。

    他们是楚王两家的人不假,但很多并非嫡系子孙,只是跟着楚王两家混罢了,是利益的合作而已,但现在面临更大的利益选择,他们不得不慎重对待。

    即便楚雄,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所以他虽然也用枪指着肖强,却真的不敢开枪。

    王道山的身子开始痉挛抽搐起来,肖强目光扫视了囚室里的那些人一眼,脸上露出自信而不屑的笑容,松开了王道山。

    他没这么傻,不会真的在这种地方杀了王道山。

    王道山倒在地上,脸色慢慢恢复,但眼珠子却都凸了出来,一脸的恐惧之色。

    肖强放开了人质,坦然无比的对着楚雄等人道:“有什么事就问吧,我配合调查,但我想你们将我关的时间也不短了,你们的压力也很大,所以最好别浪费时间。”

    楚雄一脸愤怒,面色变幻了属下,大声喝道:“拿下,注射药物,所有事情我负责!”

    他不敢杀肖强是真的,因为这真的犯不着,但他必须要得到楚王两家想要的口供证据,否则他也没法向上头交代。

    没人敢动。

    楚雄大怒,喝道:“这是命令,你们想抗命吗?”

    官大一级压死人,军人更是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楚雄都这样说了,那些特殊部门的人枪口对着肖强,一步步向肖强逼近,事已至此,他们也别无选择,只有彻底整倒肖强,事后他们才是最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