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786章 道家自然
    肖强高烧之后的一小时内,没有人给他送水,更不会有人给他送药治疗,他本是铁打的汉子,更深知此刻不能倒下,一旦倒下,有可能这辈子都再也站不起来,所以他一直咬牙苦撑,与敌人熬时间,与高烧疾病做斗争。

    又过了足足一小时,肖强觉得自己意识都开始模糊起来,他努力坐在地上不想倒下,更极力告诉自己不能昏迷过去,然而一个人的意志力再如何强大,当他的身体开始支撑不住的时候,依然只能倒下。

    自高温开始,肖强一共熬了两个半小时,但终于还是支撑不住,整个身子一晃,倒在了地上。

    “好家伙,硬让他又撑了两个半小时,不过现在他已经是最疲惫的时候了,走,去看看。”楚雄见肖强终于倒下,由衷赞了一句,但却一脸兴奋的向外面走去。

    王道山实际上早就想去折磨一下肖强了,现在终于等到机会,自然马上更了上去。

    片刻之后,穿过重重铁门,王道山与楚雄两人在几名高手的陪同下来到了关押肖强的暗室,推开房门的时候,房间里也亮起了灯光,只是整个房间里的那种湿寒气息依然没有消减。

    “又冷又湿,饥饿加干渴,这小子还是一身的伤,硬是撑破了上次关押的那名特工的抵抗记录,当真是个硬汉子。”一名在这监狱里工作的人员看着倒在地上的肖强由衷赞道。

    “这个世上,硬汉活的最累,也死的最早。”王道山冷笑了一声。

    那名工作人员自然也是楚王派系的人,见王道山发话,他马上闭嘴,知道眼下关押的这小子是楚王两家要整的人,没人保得住。

    “将他弄醒。”楚雄直接说道。

    一名工作人员提进来一桶冷水,直接泼在了肖强身上。

    肖强本在浑浑噩噩的昏迷之中,突然被这寒冷的冷水一泼,顿时打了个激灵,口中发出一声呼叫,醒了。

    被寒冷刺激的醒来,本就浑浑噩噩的肖强只觉得头疼欲裂,看着眼前晃动的那些人影,他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的想要保持冷静与镇定,可身子却不由自主的发抖,一阵阵疲倦之意更是如洪水猛兽一样冲击而来,让他险些又倒在了地上。

    如此颓靡的样子,在肖强身上还是第一次出现。

    “肖强,当初在罗马城,你是否与张文清见过面,他和你说了什么,是不是邀请你一起参与了什么行动?”楚雄望着肖强开口发问,他身边有几人正在做着笔录以及录音录像工作,确保肖强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记录在案。

    显然,他们也不怕肖强被他们折磨成这样的事情暴露出去,因为肖强是特殊人物,对待这种特殊人物,特殊部门自然要用特殊手段,这些都不是事。

    只要最终能得到他们想要的证据,他们就赢了!

    肖强迷迷糊糊的看着楚雄,张了张嘴,似乎在说什么,可就是听不清楚。

    楚雄急忙附耳过去,大声道:“你说什么?”

    肖强还在低声说着什么,但依然听不太清楚。

    楚雄将耳朵凑近了一点,然后就是一阵巨疼传了过来。

    “啊!!!”

    楚雄发出惨呼,紧接着猛然一把捏住了肖强的下巴,就听咔擦声响传出,肖强的下巴都被拧的脱了位,其出手速度之快,手段之精准狠辣,令在场之人无比吃了一惊。

    紧接着便是肖强发出了惨呼,更是被楚雄一震,整个身子重重摔在了地上。

    原来楚雄将耳朵凑到肖强嘴边的时候,肖强一口咬在了他耳朵上,只见他那只耳朵上还在流着血,根本止不住,而肖强嘴角也挂着一丝鲜血。

    可以说,如果楚雄不是反应得快,出手更是精准狠辣及时,只怕肖强这一口便将他那只耳朵给咬下来了。

    “楚雄,你怎样了?”王道山着实吓了一跳,立刻关切的问了起来。

    楚雄有些吃疼,一手捂着耳朵,另一只手接过旁边人给他递来的纸巾,然后包裹住受伤的耳朵,忍了忍将痛苦压了下去,这才说道:“没事。”

    王道山已经冲上去一把抓住了肖强的头发将他脑袋提了起来。

    “啪啪!!”

    左右开工,两个耳光抽在了肖强脸上,肖强的脸颊微微红肿起来,但他眼神依然迷离,即便受这等耻辱他也没有太多的知觉了。

    肖强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累了,他知道王道山在打他,而且给了他两个耳光,可是这种感觉虽然很真实的存在着,但他就是提不起力气来反抗,于是他冲王道山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但那眼神却充满了杀意。

    如果不是完全没有力气了,肖强会毫不犹豫的杀了王道山。

    但现在,别说是让他杀人了,就连说两句威胁对方的狠话他都懒得张口,也实在是没力气去张口,因为他喉咙里干燥无比,连口水都不分泌了,关了这么久甚至连尿意都没有了,他的身体已经严重脱水。

    “走吧,对一个快要失去知觉的人动手没什么意思,他不是能撑吗,那就再让他多撑一会儿,我最喜欢看这种英雄人物被击溃的样子。”楚雄虽然被肖强咬伤了耳朵,但他却比王道山冷静得多。

    王道山将楚雄这么说,他倒也不好意思再对肖强动手,站起身跟了出去。

    “过两小时再来。”来到囚牢外面,楚雄向王道山说道。

    “等会儿将那些特殊的药物也带上吧。”王道山说道。

    楚雄略微沉吟,皱眉道:“上头明文规定过不许对自己人使用。而且,他也撑不了多久了。”

    “已经确信他和张文清见过面,所以我们只要得到想要的结果,就算用上一些手段事后也没多大的关系,但如果一直这么拖下去,万一这小子就是嘴硬,上头等不到咱们的证据也会夜长梦多啊。”王道山提醒道。

    楚雄犹豫了片刻,点头道:“好吧,两小时之后无论这小子是否还嘴硬,都用上手段。”

    ……

    黑暗而湿寒的牢房里,肖强倒在地上再次昏迷了过去。他的呼吸比较粗重,浑身都被寒湿之气湿透,可身子却发着高烧,燃烧着他体内的水分,威胁着他的生命。

    水对任何生命体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东西,人可以几天不吃饭,绝对不会饿死,但如果几天没有水喝,那么绝对会渴死。

    肖强已经很久没有喝水了,最关键的是,他还发起了高烧,高烧将他体内的水分都快蒸发干了,严重脱水导致他浑浑噩噩,意志都快要崩溃了。

    只是,没有人察觉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肖强的呼吸虽然粗重无比,但依然非常的有规律有节奏。

    自从八岁那年开始得到张天峤的道家正宗心法的传授开始,他的呼吸节奏就一直是那种吐纳呼吸的节奏,是无论日常生活还是睡觉都保持着修炼的状态呼吸的。

    可以说这么多年来,修炼状态的呼吸节奏完全成为了肖强的特定呼吸方式,已经由习惯变成了自然,那种复习状态与他的身体完全融为一体,故而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他依然能保持那种呼吸节奏。

    道家修行,修的便是顺心意,修的是顺应天意,顺应自然。

    伴随着肖强长时间的保持这种呼吸状态,他在这寒湿的囚牢之中,身体因为极度不适应再加上伤势以及各种原因而开始发烧,开始生病。

    但渐渐的,他的呼吸节奏顺应了这个囚室中的独特自然环境,与之开始形成某种无法言说的契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