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725章 东方青龙
    这道突然传入的声音令杜鲁瑟与佛罗伦斯两人心中同时生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与紧张。

    当声音飘入房间两人耳中的时候,一股淡淡的血腥气息也在夜风中被卷入了一些进入房间,传入了杜鲁瑟与佛罗伦斯两人的鼻子你。

    嗅着这股由淡渐浓的血腥气息,杜鲁瑟与佛罗伦斯二人心中的恐惧与紧张无限蔓延,越来越强烈,与此同时,杜鲁瑟的身躯开始移动,以最快的度移动,试图将他那把藏在办公室抽屉里面的枪拿在手中。

    佛罗伦斯的反应也不慢,但他并没有移动身子,而是站起身来冲着门外大声嘶吼了一个人的名字:“桑德,桑德……该死的桑德!”

    “原来他该死,看来我并没有杀错人。”之前那道声音再次传入房间,随即,房门被打开,一道人影光明正大的从房门口走了进来。

    伴随着门被推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息扑入了房中。

    杜鲁瑟已经冲到办公桌前,也拉开抽屉掏出了一把手枪。身为地狱死士的最高统治者,年轻时期的杜鲁瑟也曾经是一位身经百战的战士,虽然这些年来身居高位养尊处优惯了,但伸手还算利索。

    只是,当枪口对准门口那道身影的时候,门口那人挥了挥手,一道银色光芒犹如闪电般出现在杜鲁瑟眼前。

    “噗!”

    一把飞刀插在了杜鲁瑟拿枪的手腕上,鲜血顿时溅射了出来。

    “啊!”

    痛苦的惨叫声从杜鲁瑟口中传了出来,整个右手手腕被飞刀像串羊肉串一样的洞穿,其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是你,东方青龙!”佛罗伦斯看清了走进房间的那道人影的长相,不由得浑身巨震,脸上流露出吃惊无比的神色。

    门口站着一个看上去四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一张标准的东方面孔,谈不上英俊潇洒,但却很耐看很迷人,拥有着他独有的魅力。

    被西方强者称之为东方青龙的东方强者,一个位列神榜之上的东方男子。

    张文清。

    “佛罗伦斯会长,实在是抱歉,今日我只是来杀杜鲁瑟的,没想到你也在这里,让你受惊了!”张文清站在门口,穿戴非常整齐,只不过衣服却不是特别干净,上面染了许多鲜艳的血水。

    杜鲁瑟的家可是美国几位参议员大臣里面最防守森严的地方,在没有惊动到房间里的杜鲁瑟与佛罗伦斯的情况下张文清能出现在这里,他的可怕已经不需要过多的言语来渲染。

    当然,敌人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张文清身上不可能连一点血水都不沾染上。

    至少在对付跟随佛罗伦斯一起过来的那两位裁判所的高手时,他便稍微费了一点心思。

    “该死,你为何要来杀我,我什么时候得罪过你?”杜鲁瑟疼的冷汗直流,房门口已经被张文清堵上,他更加清楚张文清能出现在这里,证明他府邸中的那些保镖与护卫都已经被杀的干干净净,所以并没有愚蠢到大喊大叫。

    张文清摇了摇头:“你的确没直接得罪过我,但你得罪了我师弟。他叫肖强,一个你们月前在岛国便想要干掉的人。当然,你或许不知道他是谁,在你这种大人物眼里,他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罢了,但他是我师弟。”

    在你们大人物眼中他只是个小角色,但他是我的师弟。

    我张文清的师弟你们都要对他下手,那就是对我张文清的不敬,我自然要来杀你。

    这就是张文清的意思,也是他的道理。

    “青龙,你知道今天的举动意味着什么吗?”佛罗伦斯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冷静了下来,他是教廷公共事务理事会的会长,是与教皇那种大人物直接对话的宗教高层成员,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是备受尊敬与礼遇的存在,自然有他的独特之处。

    张文清看向佛罗伦斯,一脸平静的道:“恕我愚昧,这意味着什么呢?”

    “你将得罪教廷,得罪整个宗教世界,那些无知的普通人不知道整个宗教世界意味着什么,身为东方青龙的你,却应该清楚我们是什么人。杜鲁瑟是我们教廷的合作伙伴,你杀了他,就是与教廷宣战。”佛罗伦斯语气之中带着威胁与恐吓,他极力的用一种试图唬住张文清的语气让张文清想清楚这么做的严重后果。

    “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啊。”张文清点了点头,并不否认佛罗伦斯的提议很重要。

    佛罗伦斯看着张文清的神色,听着他说话的语气,一颗心却开始下沉,急忙说道:“既然你是为你师弟考虑,那就更应该清楚,得罪了整个宗教世界,便相当于你所有的亲人朋友也成为宗教的敌人,到时候你的师弟,还有你的妻子朋友,都将因为你今天的鲁莽举动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张文清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如果你现在离开,我保证今天晚上的事情除了我们三个之外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而且,只要你还活着,将不会再有人,至少宗教与杜鲁瑟先生不会再让对你那位师弟不敬。包括你的朋友和亲人。”佛罗伦斯继续劝说着。

    “可我知道你们将会动黑暗战争,所以即便宗教会忌惮我,但也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遗余力的派遣你们的强者来追杀我。”张文清还是那种平淡的语气。

    佛罗伦斯的心开始下沉,沉到了谷底,他没想到这次来见杜鲁瑟竟然会遇上张文清上门寻仇,若早知道这一点,他绝对不会过来,就算一定要过来,也会极力要求教皇陛下将那两位神榜上的强者派来保护他。

    “可你更应该知道,杀了我,黑暗战争只会提前爆。”佛罗伦斯的声音开始颤抖,用一种嘶吼的语气冲张文清大声低吼着。

    张文清略微沉默,点头道:“宗教那边准备了几十年时间,黑暗战争的爆已经无可避免,既然如此,又何必在乎迟早?”

    说话声中,张文清开始走向杜鲁瑟,他进来是来杀杜鲁瑟的,所以即便佛罗伦斯这位教廷的重要成员在这里,他也会先杀了杜鲁瑟。

    “我既然来杀人,总不能空着手离开吧。”张文清说着已经来到杜鲁瑟身边,他的剑劈出去之后,杜鲁瑟极力的想要闪躲,但依然没能逃脱被劈掉脑袋的命运。

    血淋淋的脑袋在地上滚动着,张文清回头看着佛罗伦斯道:“我要杀你的时候,即便你呆再城中之国梵蒂冈大教堂里,你也只有死路一条。对我来说,今天只是来杀杜鲁瑟一人而已。至于你,我想留着你的性命让你给你们的教皇陛下雪诺带句话。”

    佛罗伦斯的心情顿时放松了许多,张文清能轻而易举的杀了杜鲁瑟这位m国高层官员,自然会毫不手软的杀了他这位教廷的人,现在他说要放自己一命,佛罗伦斯自然为此感到幸运。

    “你说。”佛罗伦斯说道。

    “当黑暗战争真正爆之后,教廷不会迎来比当年一统西欧更高的辉煌,只会陷入前所未有的万劫不复。”张文清说完,归剑入鞘转身走向门外。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看向佛罗伦斯,后者心跳骤然加,再次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记住将话原原本本的带给你们的教皇陛下。”

    “放心,我一定会用你的语气来回禀教皇陛下。”

    张文清一笑,道:“更应该记住,今天不是你们的上帝庇佑了你,而是东方青龙饶恕了你。”

    张文清走了,佛罗伦斯一个人站在这到处都是死人的古堡之中,只觉得前所未有的寒冷与恐惧。

    他知道,黑暗战争,势必会提前打响。

    教皇陛下可不是个随随便便就能被人吓唬住的人,尤其是面对挑衅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