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723章 别离
    张天峤被众人望着,洒脱一笑,向肖强道:“怎么,你小子下想师父有点什么事情是吧?”

    肖强不由得松了口气,张天峤的语气让他放下心来,同时也想到了师父是个最怕死的人,这种怕死的人,怎么可能做对自己寿命不利的事情?

    “都散了吧,今天张老前辈有点累了,大家该干嘛干嘛去。”黄元见张天峤说的轻松,但之前张天峤盘膝而坐调息的举动就在眼前,他自然明白张天峤现在有点疲惫,便让众人先散了,别打扰了张天峤休息。

    当天下午,也就是张天峤所说的八小时之后,王阔成为张天峤疏通经脉的第二人,但随后的日子里,张天峤每疏通一名成员的经脉所间隔的时间明显在不断增加,到后来,几乎每天只能疏通一人的筋骨穴位,而且,十数日之后,肖强明显感受到张天峤的气息有些紊乱起来,状态也大不如前,头上更是多了一些白。

    黄元自然也现了问题,所以他一个电话下去,长白山最好的人参被送了过来,配合最好的名贵药材与滋补东西,每天都会给张天峤滋补身体。

    饶是如此,当留在基地的龙隐内部成员都被疏通筋骨穴位之后,张天峤的容颜也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四五岁。

    肖强自然制止过张天峤的举动,但张天峤一心要这么做,肖强也制止不了,同时,看着赵抗日与王阔以及彭清海等非内家拳修炼者自从被张天峤疏通筋骨脉络之后的训练中进步神无比,肖强也隐隐有点私心,便没有太过坚决的反对张天峤耗费修为为龙隐战士脱胎换骨。

    可以说,这次龙隐其他班级的一些非内家拳修炼成员也是跟着肖强捡了个天大的便宜,以往他们对肖强还不是特别感冒,可现在张天峤为他们做了这么大的事情,肖强又是张天峤的亲传弟子,这一层关系便让龙隐这批受到张天峤巨大恩惠的成员不得不从内心深处对肖强多了一点特别的感激之情。

    当然,那些本就是内家拳修炼者的龙隐成员同样对张天峤感激不尽,因为张天峤的那句真气外放,放而不漏的话,的确得到了印证,这二十多天的时间里让很多高手都隐约现自己按照张天峤的指点不断锻炼,真的有种浑身血肉筋骨之中都充满力量的感觉。

    他们知道,只要这种状态不断保持,一直持续下去,假以时日,化劲入肉入骨,他们的防御能力就会大大提高,如果修为足够,便可达到张天峤那种刀枪不入的境界!

    不过绝大多数人也明白,想要达到张天峤的刀枪不入的境界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偌大的中国武林之中,最近几百年来也只出了一个张天峤而已。

    除了为龙隐成员疏通筋骨脉络以及指点修行,张天峤也会为他们解惑修炼中遇到的问题,除此之外,他最多的时间竟然不是留给肖强,而是给了秦可人。

    说实话,张天峤没有给亲传弟子指点,这让龙隐很多人都看不明白,本来肖强没什么的,因为秦可人是他内定的女人啊,张天峤指点秦可人就是帮他的大忙了,可时间久了,他也有点心里不舒服了,觉得师父对自己这个亲徒弟还不如对别人好。

    这天已是张天峤来到基地的第二十九天,当初他说过只在这里逗留一个月,而这一个月时间里,他该指点的也指点了,该耗费修为的也耗费了,唯独这几****空闲了下来,好好的恢复了一下修为,又变得童颜鹤精神奕奕起来。

    “师父,您真不在这里多呆几天啊?”肖强钻进了秦可人的房间。他的班上就秦可人一个是女儿身,虽然平时训练的时候秦可人以男人的高标准要求自己,但毕竟是女儿家,不可能与一群大老爷们儿天天睡在一起吧。

    至少平时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就不方便啊。

    平时的时候,肖强可很少有机会钻进这间房子,尤其是他与孟芯澜结婚之后,秦可人虽没说什么,但却没怎么给他好脸色看,更别说让他进入自己的房间了。

    此刻见肖强腆着一张脸钻进屋里,秦可人哼道:“谁允许你进来的,不知道敲门么?”

    肖强看了她一眼,在这边虽然很冷,但阳光不太猛烈,秦可人比在南方训练的时候竟然白了一些。虽说她之前的肤色充满了健康的气息,但在男人看来,女人白一点总是更诱人一些,肖强便看的心头一荡,只觉得秦可人果然是个美人胚子,得什么时候找个机会将她吃了才放心。

    “那啥,我来找我师父。”肖强立马说道。

    秦可人越不爽,女人就是这样,你来找她,她假装和你生气,你说你不是拉起找她的,她就会真的生气。

    肖强哪知道秦可人的心思,他屁颠屁颠的来到张天峤身边,问道:“师父,您真舍得丢下徒儿一个人在这里啊,没有你罩着我混不开啊。”

    张天峤笑骂道:“滚蛋,别在这儿恶心老子。”

    “真要走啊?”肖强有些不舍的道。

    张天峤点了点头,看着肖强道:“肖强,师父有些话要对你说。”

    秦可人见他们师徒两人谈话,怕自己在场不方便,便说道:“我先出去下。”

    张天峤摇头道:“秦丫头留这儿没事。”

    “哦。”

    秦可人心里甜丝丝的,张天峤是肖强的师父,秦可人便在心里也将他当成了师父,更何况这些天张天峤唯独对她更加关心,指点的也更多,她从白素素那里学到的东西根本没法与张天峤教她的东西比,所以对张天峤是充满了敬意与感激的,现在张天峤又让她留下来,明显是没将她当外人,她自然感激与喜欢。

    “徒儿铭记师父教诲!”肖强直接跪在地上,由衷的给张天峤磕头,聆听着老人家的教诲。

    他这辈子,如果不是当年遇上张天峤收他为徒,他或许早就死了,更不可能有今天,所以内心深处对张天峤是由衷感激的,这种感激更因为张天峤这次的出现而越现实越强烈,此时此刻,在肖强心里,张天峤的地位已经不亚于李浩然了。

    “自古以来,武行便有一句话,叫做凡事留一手。师父传授徒弟,往往都留了最后一手不教,这你应该听说过吧?”张天峤问道。

    肖强点了点头,道:“弟子听说过。”心里却开始变得激动起来,难道师父这是要传给自己绝活了?会是什么手段,是道家很厉害的技击招数还是什么绝招之类的牛-逼玩意儿啊?

    正在肖强无限期待与向往的时候,就听张天峤继续说道:“招式都是死的,人是活的,中国武术的渐渐失传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在人。习武是一件很大的事情,自古以来,高手多出于王公贵族,寻常百姓人家哪能有什么高手,你可知道为什么?”

    肖强闻言一愣,摇头道:“不知道。”

    “因为没钱,没钱,你连饭都吃不饱,哪还能练功夫?”张天峤说道。

    肖强恍悟,点了点头。

    张天峤继续说道:“中国经历清朝以及后来那百年灾难,无论是寻常百姓家还是王公贵族,冲击都十分之大,故而真正练功夫的人在那个时候死的死亡的亡,老祖宗们留下来的东西也受到了最大的冲击,失传十之七八,到今日能传承下来的,已只是皮毛而已了。”

    若是以前,肖强定然是不怎么相信的,但现在他自己就是高手,又见识过张文清和蓝迪之流的强大,更亲眼见识过张天峤的神通手段,便对此事深信不疑。

    中国功夫,传承数千年的东西,自然是很厉害的,只是流失太大,以至于现在传承下来的真正精髓已经不在。

    “为师告诉你这些,并非缅怀与感慨什么,只是让你明白,你这身本事得来不易,当好好珍惜,明白吗?”张天峤向肖强说道。

    肖强心头一震,隐隐听出点别的意思来,可又不敢确信,望着张天峤道:“师父,您想说什么?”

    张天峤望着肖强,迎着肖强那双明亮的眼眸,脑海中浮现出李浩然最后与他说那番话的情景,想着李浩然最后的嘱托,深吸了一口气,起身道:“你是个聪明孩子,会明白的。为师能帮你的只能到这里了。”

    说完,张天峤起身向门外走去。

    肖强面色一紧,急忙追了上去,大声道:“师父,就算要走,也容徒儿送您一程。”

    张天峤已到房外,他衣袂飘飘,在大雪纷飞之中宛如那真正的神仙中人,一步十数米之远,不过片刻已走出了外面的大门院墙,只留下一道声音传来:“将来有缘,自会再见。”

    等肖强和秦可人追到外面的时候,张天峤的身影已经成了一个黑点,消失在雪林深处。

    许久之后,肖强依然惆怅无比的望着林中,不知为何,他只觉得这次离别之后,再也无法与师父有相见的一天。

    张天峤学究天人,更是精通卜卦异术,但这一次或许连他自己也没算到,再次与肖强见面之时,竟会是那样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