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719章 你打我几枪
    手术室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完全被眼前所见到的场面给震慑的说不出话来!

    刘逸之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张天峤,一脸的难以置信。

    别说是刘逸之了,就连黄元和肖强几个,也都有点懵逼的看着张天峤,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毫不掩饰的震惊与崇拜。

    都是习武之人,自然明白张天峤这是完全依靠强大的内力硬生生将伤者体内留着的那块弹片给震出来的,这样的手法要比直接用手术工具从人体内取出东西对伤者的伤害小得多。

    甚至于,这种手法,是最无害的一种取弹片的方式。

    “缝合伤口,动作快点。”张天峤直接退了下来,向刘逸之等其他几名著名医生说道。

    刘逸之几个这才回过神来,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惊,纷纷调整心态过去为伤者处理伤口。

    “那弹片只是略微刮伤了肺叶罢了,还没有穿透肺叶,如果动手术取的话,难免会增加伤势,但现在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有银针为他稳住气血,到不至于出问题,走吧。”张天峤说完,转身向外面走去。

    黄元松了口气,立刻跟了上去。肖强和秦可人也跟在两人身后,从手术室出来,黄元已经对张天峤佩服的五体投地,他是习武之人,自然明白张天峤刚刚施展的那套手法所代表的意思,论修为境界,当今天下黄元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能比眼前这位老头儿更高明。

    就算李浩然在世,单论修为境界,只怕也要逊色不少吧!

    “今日多亏了张前辈出手,否则我龙隐又将失去一员好苗子了。”黄元由衷感谢道。生为龙隐内部总教官和总负责人,也就是现在的龙首,训练中死几个人自然对他没有多大的影响,但人才难得,死了便是龙隐的损失,更是国家的损失。

    张天峤摆了摆手:“举手之劳而已,不用放在心上,老道士这辈子杀人不多,救人却无数,只求一个天道。”

    黄元自然明白张天峤这种一心向道之人的思想境界很高,不需要别人溜须拍马,同时也明白,如果像张天峤这种人一旦做坏事,做个恶人,也将会是整个社会的灾难。

    侠以武犯禁,习武之人能力越强,越要学会约束自己,否则一旦释放野心,就会祸害社会。

    晚饭黄元亲自招待张天峤,晚饭过后,这穷山野岭的也没什么娱乐,张天峤在外面转悠了一会儿便回房间睡了。

    肖强见他老人家睡的早,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师父虽然是习武之人,不为寒暑,但终究还是年龄太大了点,真要伤了身子的根基,那他这个做徒弟的就罪过了。

    所以,肖强专门跑到黄元办公室商量了一下,询问他是否可以让自己带着队伍去其他部队训练的地方单独训练。

    黄元听了肖强的意见,点了点头,说道:“如此也好。张前辈毕竟年事已高,长时间呆在这种地方的确对身体不利。这样吧,我给秦文斌打个电话,安排你们去中都军区那边训练一段时间。”

    “这样最好了。”肖强松了口气。

    黄元突然说道:“不过这件事情最好先问一下张前辈自己的意思,看他怎么说。秦文斌那边我只要打个招呼就行,不用担心,关键是看张前辈的。”

    肖强一想也是,便离开了黄元的办公室。

    黑夜中,肖强一头扎入山林,很快寻到了林淼、秦可人以及赵抗日等人。

    这些日子来,肖强一直忙着中日武术大赛的事情,班上的这些家伙便留在基地自己训练,回来之后肖强先向黄元报告了情况,之后也问了一下黄元自己班上的人的训练情况,黄元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看来这段日子来那些家伙都没偷懒,一个个卯足了劲儿在玩命训练着。

    肖强也没跟赵抗日王阔等人打招呼,巡查了一遍之后,见他们都在做着各自的训练,便没去打扰他们。

    第二天一早,肖强从雪地中站起身来,抖落身上的冰雪,收功之时,体内一股力量努力从毛孔中释放出来,顿时从身上抖落的冰雪似乎被一股无形的气息震荡,微微向四周飘开了不少。

    肖强看着这情景,不禁微微有些得意起来。昨天瞧见师父对刘逸之使用了真气外放的手段,他便羡慕不已,现在自己学着来了这么一手,虽说只是将冰雪微微推的飘了起来,对他来说却也感到很满足了。

    “赵抗日,滚出来。”肖强来到一处雪峰上,一脚踹向某个不起眼的雪地上,骂了一句。

    赵抗日直接被踢了出来,然后一脸无辜的望着肖强道:“不会吧老大,我这藏的够好的了啊,之前王阔那小子从这边找半天都没找到我啊。”

    肖强懒得跟他解释,直接道:“将其他人都叫上,先去食堂吃顿饱的,然后集合,我有事说。”

    赵抗日见肖强说的严肃认真,哪里敢多嘴,一溜烟跑开去叫班上其他成员了。

    肖强回到基地宿舍专门为师父留的那间房子,敲了敲门,没人回应,肖强不由得叫了声师父,但依然没有反应,他不禁吃了一惊,急忙推开房门,房间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肖强心里有点着急起来,不过也不是太担心,张天峤又不是小孩子,而且还是个高手,在这深山大川里面他不可能走远,可能是老人家起的早,散步去了。

    来到外面,找了没一会儿,就见张天峤在基地外面的院子里正被吴文超几个人给围住了。

    狂沙、袁天河、猴子以及幽灵几个竟然都在。

    好些日子没与当初一班的这些哥们儿在一起了,肖强看见他们,不禁想起了野兽,想到了那场变故之后在与as组织的长期征战中牺牲掉的那几位战友。

    即便当初与何帅因为竞争的关系感情不好,而且何帅还是出自龙门,但想到他已经死了,肖强依然会感慨缅怀。

    微微红着眼睛,肖强来到吴文超等人身边,向吴文超叫了声老班长,然后向狂沙、猴子以及幽灵与袁天河点了点头,道:“肖强见过几位大哥。”

    众人看见肖强,也是颇多感慨,当初肖强刚进入龙隐内部的时候,还只是个菜鸟,转眼之间,一班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死了很多兄弟,而现在的肖强,却已经在龙隐内部重新组建了一个班级,也已经是班长级别的人物了。

    “张老前辈,俗话说,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您老人家是国术界真正的强者,修为境界已是当今之最,晚辈独胆问一句,刀枪对您来说有威胁吗?”袁天河望着张天峤,一脸兴奋与期待的问道。

    这话虽然有点没礼貌,但却是在场所有人都非常关注与期待的一个问题,袁天河本就是龙门弟子,但早年就进入过龙隐,所以上次的事情对他并没有多大的牵连,而身为习武之人,他对张天峤可是非常崇拜的,再加上对武术的向往,才会好奇的问出这个问题来。

    当然了,就连肖强此刻也很是期待的望着他师父。

    张天峤笑了笑,点头道:“我们都不过是凡夫俗子,刀枪剑戟自然能伤了我们性命。”

    张天峤的回答令所有人脸上都流露出失落之色,肖强也只觉得心中莫名的失落。

    武术,果然还是没落了。

    然而,就在众人流露出无比失落心里的时候,张天峤却看着肖强道:“你打我几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