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716章 徒儿求师父
    肖强急急忙忙的冲下楼,在小区附近找了一圈也没看见张天峤和徐凤仪两人,不由得更加着急。

    “别整的不辞而别了吧!”肖强心里头生出一股不好的感觉,想着他老人家平日里喜欢去的那个公园,便急急忙忙的寻了过去。

    在公园的大草坪旁边,肖强眼睛一亮,终于松了口气。

    张文清果然在那边散步呢。

    说起来,师徒二人第一次相遇也是在这公园里。肖强走了过去,只见徐凤仪安安静静的跟在张文清身边,她的手还吊着绷带,实际上如果是普通人,现在只怕还在医院里养伤呢,但她意志坚定,再加上有江湖中的独特药物处理过伤口,所以不愿意呆在医院,甚至回来之后压根就没去过医院。

    “师祖,您打算在这里呆多久呢?”肖强走到两人身后不远处,正好听见徐凤仪向张天峤问话。

    肖强心头一动,不由得竖起耳朵,也放慢了脚步。

    “再呆一段时间,这天下我也差不多走了个遍,反正去哪里都一样。”张天峤说着,叹息道:“李浩然从不求人,临死却求了我这个老头子一回,还是这种事情,早知如此,当初就让他死在秦家那帮子人手里算了,反正也就早死几个月的事情。”

    肖强听的心头一动,隐约察觉到师父话里有话,而且还是与自己有关的。

    “他求您老什么事啊?”徐凤仪不由得问道。

    张天峤看了她一眼,然后缓缓摇头:“你知道也没用,这件事情啊,我倒是希望自己也不知道。”

    见徐凤仪没问出什么来,肖强知道师父只怕不会说出来,便咳嗽了一声,上前道:“师父,徐姐,我可找你们老半天了啊。”

    徐凤仪回过头来,见肖强已经走了过来,她微微蹙眉:“一整天你干嘛去了?”

    肖强顿时有点心虚,总不能说陪媳妇去开放睡觉了吧,当即脸不红气不喘的道:“当然是有正事了。”他可不敢让徐凤仪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话锋一转,向张天峤道:“师父,晚饭吃了吗?”

    “要等着你带我们去吃饭,师祖他老人家早饿死了。”徐凤仪见肖强转移话题,难免有点不满,插嘴道。

    肖强一愣,依他对徐凤仪的了解,她不是这种蛮不讲理的人啊,自己什么地方得罪她了吗,感觉火气挺大的啊。

    徐凤仪见肖强愣住,一脸懵逼状,心里舒坦了许多,转而俏脸又是一红,暗自心跳加起来。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对这家伙那么大的火气,就因为他回来之后便陪她老婆去了吗?

    想到这里,徐凤仪自己都吓了一大跳!

    肖强没察觉到徐凤仪的神色变化,自然更想不到这女人的心思是什么,他一个大老爷们儿也没和徐凤仪计较,毕竟自从他结婚之后,再次见到徐凤仪的时候他就觉得挺对不起她的,就眼前这么大点事儿还不至于和她计较。

    “师父,这些天徒儿不在身边,您老过的还好吧?”肖强一脸恭敬的向张天峤说道。

    当初张天峤出现,指点肖强的时候,因为指点的东西不一样,让肖强反而少了点刺激,觉得师父给自己的指点反倒是不如师兄张文清的多,不如师兄那么给力。可这次岛国之行,尤其是昨天遇上的地狱死士战队以及最后与柳生十三的三次对碰,却让肖强惊喜的现自己的进步是如此的令人振奋。

    可以说,肖强之前的修为境界便已经很可怕了,但张天峤出现之后却没教他什么神功之类的,更不可能给他传功,张天峤教他的是如何守气,如何养生。

    养生就是养气与守气,就是储蓄力量,虽然只是一个月左右的指点,而且当初肖强也没觉得自己有多大进步。但这次在岛国遇上袭击,他的反应能力,尤其是与柳生十三对招之后的后续力量的凝聚度,都充分证明了自己体内的力量是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与改变的。

    对于修炼,力量,便是一切的根本,就是基础;至于动手过招,除了力量之外便是度。

    可以说,张文清告诉了肖强如何提升度,如何运用力量,而张天峤则直接让肖强的力量基础打的更加牢固扎实。

    力量基础打好了,度上来了,想不成为高手都难!

    张天峤虽是闲云野鹤之人,更是一心向道,但终究还是个人,人类的七情六欲自然也不会从他身上根除。他看着肖强,此刻心里又是想着当初在云南边界李浩然向他的嘱托,不由得感慨万千。

    肖强是他当年收下的最后一名弟子,属于他的关门弟子,而且,事实证明,他这辈子看人的眼光一点都没错,无论是张文清还是肖强,亦或是徐凤仪的父亲徐天河,这三人没有一个叫他失望过。

    对于肖强这个关门弟子,张天峤早前虽然没有倾注过什么心血,但这次相见之后,他观察过肖强的性格与秉性,都非常满意,但同时他也因为知道肖强的身世,所以对肖强也是有点担心的。

    当一个人的权势和力量大了,就会慢慢的迷失了本性,张天峤活了一百多年,自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他也理解李浩然的担心并非多余。

    只是,李浩然偏偏将这个责任丢给了他,这是张天峤很伤神的事情。

    张天峤心中思绪一闪而过,看着肖强对自己一脸恭敬的神色,点了点头,道:“还好,芯澜那孩子很讨人喜欢,是个好媳妇,将来可不许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肖强额头顿时冒出汗来,小心翼翼的看了徐凤仪一眼,后者直接瞪了他一眼,将脑袋扭向一旁。

    张天峤虽在武学上是个天纵奇才,而且也活了一百多年,但他这辈子都不近女色,也没与什么女人有过任何瓜葛,所以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是一点都不懂,自然看不出肖强和徐凤仪之间的事情。

    “咳咳,师父放心,徒儿知道。”肖强哪里敢多说,直接转移了话题:“外面风大,芯澜也在家里担心您呢,要不咱们先回去再说,而且,我还有件事情想询问一下您老人家的意思呢。”

    张天峤点了点头,看着他道:“你有什么事但说无妨,咱们边走边说,我听着呢。”

    肖强左右看了看,见公园里人虽然多,但也没几个留意他们,便向张天峤道:“师父,您也知道,自从李浩然死后龙隐就大不如前了,李老头儿对我寄予厚望,可徒儿毕竟资历太浅,水平也不够,所以徒儿虽然想不负李浩然的期望将龙隐带起来,让龙隐重振雄风,却也是有心无力啊。”

    张天峤疑惑的望着肖强,说道:“这件事情,为师也帮不了你啊。”

    “帮得上的。”肖强立马说道:“这事儿还真只有师父您能帮得上我,所以徒儿独胆想向师父求几个月的时间,帮徒儿一个大忙。”

    张天峤闻言差点跳了起来:“几个月的事件?”他是个坐不住的人,闲云野鹤惯了,若非李浩然的嘱托他也不可能在京城陪着肖强呆上大半月,现在听肖强要麻烦他几个月的事件,自然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