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696章 柳生十三挡不住的人
    深夜,肖强在宾馆的大床上翻来覆去,无论怎样都无法静下心来,更别说安然入睡了。

    师兄张文清的电话打来,告诉他那个消息之后,他就马上出去检查了一下,他所带来的团队都在宾馆呆着,没有人离开宾馆,他又特意叮嘱了几句,虽然没有将事情说明,但也暗示过了,相信其他成员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还冒险出去。

    可岛国这边的动荡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到底谁赢了,这件事却牵动着肖强的心,让他彻夜难眠,不能入睡。

    很快过去了两个多小时,肖强实在是睡不着,他想问问消息,便拨通了张文清的电话,然而电话提示却是对方已经关机了。

    关机?

    肖强心头一动,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师兄那边肯定也高度重视,关注着这件事情,而且现在肖强还知道师兄与国内那位一号之间恐怕有着密不可分的特殊关系,他甚至大胆的猜测两人之间有直接联系,所以他很奇怪张文清为何会在这样的时候关机。

    难道是去探查情报了,或者也参与其中去了?

    想到这个可能,肖强心头狂跳不已。张文清干涉岛国的内部政-变,选择性的扶持某一方,这种事情还真有可能发生。

    越是如此,肖强的心便越发不安定,他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出去看个究竟,也恨不得直接参与其中。可思来想去他还是放弃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是的,这念头太可怕了!

    他不是张文清,张文清是被国家通缉的重要犯人,是世界公认的强者,是东西方天榜与神榜都同时挂名的强大存在,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当然,即便是干涉岛国的这件事情,也显得理所当然,让人找不出半点毛病来。

    可肖强呢?

    他是中国人,而且还是军人,是有公职在身的。现在更是代表着中国武术界前来岛国参加中岛武术大赛,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别人看见,如果他也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而且,肖强也自认为没有师兄那个本事,无法确切的知道那些动乱发生在哪些地方,更没有真正的能力左右与改变这场动乱的胜利方向。

    所以他只能等,老老实实的等待天明,等待事情已成定局之后的最终结果,或者等到张文清给他打电话告诉一个结果。

    ……

    东京市区繁华地段,一座古老气派,恢弘无比的庄园之中,齐藤家族当代家主齐腾雄武愤怒无比的一掌拍碎了价值数百万的古董茶几,一脸愤怒之色的低吼道:“混蛋,混账东西,竟然养了这么多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家主,内阁那边的佐佐木先生已经出了车祸,人已经送往医院,还有宫成先生也出事了,他更加直接,当场就死了。除此之外,内阁之中其他几位拥有实权的大臣都失去了联系,敌人的行动非常迅捷,而且计划周详,全面无比,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一名中年男子神情凝重的汇报着情况。

    齐腾雄武深吸了一口气稳定住情绪,沉声道:“首相大人那边呢,联系过了吗?”

    “首相大人并没有出事,而且从西方过来的杜鲁瑟先生带来的那些朋友都已经闻讯赶往首相府邸,确保首相大人一家的安全。”那人立刻回答道。

    “很好,只要首相大人没事,大局就在咱们的掌控之中,一些跳梁小丑也想要扭转乾坤,简直是痴人说梦。传令下去,叫黑龙会的人开始行动,无论如何都要将失踪的一种内阁大臣的下落找到,务必确保他们的人生安全,确保他们家人的安全。”

    齐腾雄武说着,眸中精光一闪:“将他们的家人全部控制起来,不分敌我。”

    “嗨!”

    “还有,请伊贺老先生出山,不,我亲自过去请他老人家,只要他老人家站在咱们这边,那些跳梁小丑便兴不起多大的风浪。”齐腾雄武说着,便要出门。

    “家主,现在是非常时期,我想敌人早就暗中盯着您了,除了首相大人之外,他们最想干掉的人应该就是你,所以您不能离开山庄。”那名家臣立刻说道。

    “齐藤先生是要去找我吗?”

    就在这时,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突然从四面八方的虚空中传来,齐腾雄武与那名家臣闻言心头一惊,随即又是一喜。

    “是伊贺春秋老先生!”齐腾雄武身边那名家臣一脸惊喜的说道。

    齐腾雄武也露出喜色,急忙说道:“是伊贺先生来了。”

    说话间,两人拉开门走了出来。这是古老庄园中的一个庭院,岛国的建筑设计风格大多照搬中国唐朝时期的古建筑,所以这种古老的庄园里面的设计基本上与在中国看见的古老建筑相差不远。

    外面庭院之中空无一人,齐腾雄武心中吃了一惊,刚刚那声音就在窗外,可窗外却不见其人,伊贺春秋的修为境界当真高深莫测。

    “你不能进去。”

    就在齐腾雄武两人在四处搜寻伊贺春秋身影的时候,一道声音从远处飘了过来,听上去就在庭院外面。

    齐腾雄武和那名家臣心头先是一惊,紧接着,齐腾雄武便听出了后面那道声音是谁发出的,不由得惊呼道:“柳生先生,你也来了?”

    “你挡不住我!”

    没有人回答齐腾雄武,庭院外却传来了伊贺春秋苍劲而有力的声音。

    紧接着,就听柳生十三道:“哪怕挡不住,也是要挡一挡的。而且,在伊贺前辈您没有真正走出这一步之前,晚辈依然想要提醒您,您代表的是整个伊贺家族,伊贺家族这些年来可发展如此顺利,绝对离不开内阁的支持,您可不要走出忘恩负义的事情来。只要伊贺前辈您现在转身离去,晚辈绝对会守口如瓶,会当做从没有在今晚在这个地点见过前辈。”

    “我伊贺家族的荣辱兴衰又岂能比得上整个帝国的尊严与荣耀?柳生十三,当年你太祖也是一心为帝国效命,为天皇陛下东征西讨,立下了赫赫战功,今日到了你这里,便不记得自己是柳生家族的人,不记得柳生家族当年是如何的强盛与伟大吗?”伊贺春秋厉声呵斥着。

    “晚辈自然记得。正因为记得,所以到现在都不敢忘记太祖他老人家当年为那逃脱罪名的天皇陛下背了多少罪名,又是如何在过去的数十年间被世人唾骂,被国人所不耻的。”柳生十三字字铿锵的说道。

    “他已经是个被老美洗脑过的人,更是个对这个民族失去了信仰与忠诚的人,伊贺先生与他说再多又有什么意义?”便在这时,又一道陌生的声音传入了庭院,落入了齐腾雄武耳中。

    这道声音说的是中文,只听来人继续说道:“伊贺先生大可继续您要做的事情,我想柳生十三也挡不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