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684章 侠性
    “兄弟们一起上,给我剁了这小子!”福海堂身后,一名提着片刀身穿保安服装的中年男子目露凶光的瞪着肖强,突然大吼了一句,提刀便向肖WWW..lā

    福海堂面色一变,大喝道:“住手!”

    然而,那名中年汉子却已经扑向了肖强,动作干净利落的一刀向肖强脑瓜子劈了下来,福海堂的叫声根本无法让他停住手来。

    不是高手,自然无法收放自如。

    不过,这人的刀还没有劈刀肖强身上,他整个人就已经惨呼着倒飞了出去,连身后跟着他一起冲上来的两个保安都被他砸的摔在地上,惨呼一片。

    肖强玩味的站在那里看着福海堂,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包香烟,给自己点了一根儿,狠狠抽了几口之后向福海堂道:“我叫肖强。”

    福海堂自然明白肖强重新自我介绍的提一下名字是什么意思。之前肖强报上名字只求这边给他安排个地方吃饭,但福海堂却叫人要将肖强轰出去,意思是他不认识肖强,也没听过这号人物,现在肖强在提醒他,是让他记住了自己的名字。

    今天败给肖强,是福海堂着实是没有预料到的,本以为自己可以战胜对方,却没想到对方年纪轻轻竟拥有了这么一身本事,此子绝对不简单。

    “我输了,而且,也记住了你的名字。”福海堂成名十数年,在道上名声赫赫,今日却败给肖强这个他没听过没见过的年轻人,心里自然很是失落,但他也是个光明磊落的人物,输得起放得下,当面便向肖强认输。

    “现在有位子了?”肖强问道。

    福海堂点头:“有位子了。”

    肖强脸上的笑容却一下子拉了下来,盯着福海堂道:“你他么消遣我是吧?之前不是说没有预约就没有位子吗,现在却有了?这香格里拉还要不要规矩了,到底是有位子呢还是没位子啊?”

    福海堂傻眼了。

    徐凤仪、南宫琤等人也懵圈了。

    靠,这刚刚还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然而,就在众人都以为肖强会以此为借口不依不饶的时候,肖强却突然冲福海堂一笑,然后递给他一根香烟,道:“所谓不打不相识,以前不认识,这不就认识了吗。刚刚开个玩笑,福爷别往心里去。”

    福海堂面色变幻了数下,最终憋成了猪肝色,然后又慢慢恢复正常。

    他在这一片儿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今天败在肖强手下不说,竟然还被肖强这么调-戏了一下,以他往日的脾气,只怕早就出手了,可他今天却不得不忍,因为他干不过肖强。

    “肖强兄弟客气了,叫我福海堂就行,您叫我福爷,那就是折我的寿了。”福海堂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努力冷静下来,皮笑肉不笑的向肖强说道。

    肖强看出福海堂的神色,知道这厮可能记恨上自己了,不过现在的肖强还真没将福海堂这种人放在眼里,若非如此,他刚刚就真不会如此大度的放过对方,而是狠狠给他一个教训。

    在福海堂的亲自安排下,肖强带着南宫琤等人坐在了香格里拉一个非常豪华高档的包厢,有了前面肖强辗压福海堂的事情,陈志良和祁天寿两人对肖强的态度略微有所改变,虽然还是有些心高气傲目中无人,但说话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冲,不会刻意与肖强过不去了。

    大家相互交流,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一名西装革履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手里头攥着一包大中华牌香烟,一进来便带着笑脸,目光更是扫视包厢里面,最后落在了肖强身上。

    “各位,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吃饭了。肖少,原来真的是您,您来这里吃饭怎么不提前让孟小姐打个电话,我也好亲自给您安排,刚刚听说有人在这里闹事,我一听名字是您,就想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哦,对了,我叫赵新军。”

    那年轻人穿着华贵,说话也挺得体的,进了包厢之后就往肖强这边儿来了,先给肖强递了一根香烟,做着自我介绍,并且解释了一下,然后按照顺序给南宫琤等人也一一献上香烟。

    肖强听到赵新军这个名字,便觉得有点耳熟,知道这是京城赵家的人,尤其是听他提到孟小姐这个称呼,就明白了他应该是孟家这边的,当即一笑,道:“多大点事儿啊,之前的确不知道你们这里的规矩,所以冒冒失失的就来了,今天算是给你们添了点麻烦,我自罚一杯谢罪。”

    赵新军闻言一惊,忙说不敢,但还没拦住,肖强已经一口干了一杯,接着又倒满,连续三杯下肚了。

    赵新军顿时面色涨红,只觉得肖强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强势,而且太给他颜面了,当即感动无比,大声道:“好,我赵新军今天将话放这儿,今后谁要是与肖少您过不去,就是打我赵新军的脸,我和他没完,咱干一杯。”说着,他也一杯干了。

    末了,赵新军望着肖强道:“福海堂这些年是越来越糊涂了,肖少,您要是不解气,我让他过来给您磕头赔罪?”

    肖强闻言哈哈一笑,摆手道:“罢了,我可不是什么恶霸地主,你丫别陷害我。再说了,福海堂这人也挺好的,不错,你留着还有用呢。”

    “我代他谢您了。”赵新军又自己干了一杯,然后看了包厢里其他人一眼,向肖强道:“你们先忙,我就不打扰了,今天这桌算我的。”

    肖强也不和他客气,点了点头。

    等赵新军出去了,肖强向南宫琤等人道:“来,大家继续吃,反正有人请客,都敞开了吃。”

    陈志良与祁天寿几个呵呵一笑,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肖强的确有真本事,而且,在京城上层社会绝对是混得开的人,福海堂也算是一个江湖高手了,但赵新军却能让他过来给肖强磕头认错,仅此一点就足以正面肖强的身份背景绝对不简单。

    都是习武之人,年轻气盛自然是正常的,可正要与肖强对着干的话,陈志良与祁天寿又不得不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在国外,或者在国外的某些地域区域,他们的家族和师门的确有些背景实力,可这里是京城,在这里与肖强对着干,绝对没好处。

    祁天寿深吸了一口气,突然举起酒杯向肖强道:“肖强,之前我对你的确是有点意见的。实不相瞒,早年我与楚慕白便认识,关系也还不错,他却死在你手里,身为他的朋友,我不可能对你没有意见。但今天这事儿却让我看出来了,你也不是什么坏人,而且你和楚慕白之间的恩怨我也听说了,他现在都死了,这事儿也算过去了,我敬你一杯,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肖强这才释然,难怪祁天寿一直和自己对着干,原来竟是这么回事儿。不过这祁天寿也是个直性子。

    “你都说了这事儿已经过去了,你还提他做什么,说实在的,很高兴诸位能来助阵,不管你们是看在我师兄张文清的面子上,还是念在咱们都是中国人,想要为国家为这个民族争一口气,总之咱们现在走在一起,目的是一样的,干掉小日本,为国争光,壮我中华武林声威,为这个共同的目标,大家一起干一杯。”肖强大声说道。

    众人都是习武之人,骨子里都是爱国的,自古以来,习武之人骨子里都有一丝侠性,肖强这番话一下说到了点子上,戳中了所有人心头那丝侠性,一个个纷纷举起酒杯,嚎叫着为国争光。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都凝聚在了一起,至少,在为国争光这件事情上,大家的心思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