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672章 一老头儿
    “呵呵,这倒没有。”

    张文清的回答很快传来,让肖强心里头顿时松了口气。只要不是柳生十三和蓝迪以及师兄张文清那种级别的存在,肖强就不是特别害怕。

    “不过他肯定比现在的你更强,这是毋庸置疑的。”张文清紧接着说道。

    肖强备受打击,但心里却很是不服,不由得说道:“师兄,我这些日子可没少努力过啊,怎么着我也是您亲自调教出来的,你怎么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呢?”

    张文清道:“如果你早出生十年,不,只需要早出生五年,这次去日本参加比武大赛我都不会拦着你,甚至就算柳生十三亲自到场,我也不拦着你,但你才二十几岁,对武林来说,太年轻了。”

    拳怕少壮这话只是针对没有将拳脚手段练到极致的高手而言,真正将武功练到一定的境界了,便比的是谁活的更久,尤其是内家拳修炼者,活的越久,自然练功的时间越多,内力基础也就越强,这是成正比的。

    所以,即便肖强天赋惊人,可与那些比他多练了十几甚至好几十年的对手相比,别人吃的盐比他吃的饭还多,悬殊和差距自然是无法一步逾越的,只能循序渐进,慢慢超越。

    “那我现在相对世界级别的高手来说,到了那个层次啊师兄?”肖强突然好奇的问道,他很想知道自己与那些世界级强者的真正差距。

    “单论个人战斗力而言,武器不限,不择手段的话你的确已经很不错了。”张文清说道。

    肖强撇了撇嘴,怎么听着这话一点都不像是在夸奖自己,反而像是在嘲讽自己呢?

    “但真要按照规矩来,在擂台上限制了武器发挥来决胜负,你最多也就是地榜中下游水平吧。”张文清继续说道。

    肖强心里怦然跳动,他倒是没有一点失落,反而显得激动起来。

    一年多前的他,按照李浩然的说法最多也就是人榜上面的水平,现在师兄却说他已经窜到了地榜中间的位置,这绝对是很多人梦寐以求都无法达到的进步与超越,他却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就做到了,虽然这还远远不够,但也足够让肖强自豪一下的了。

    “藤田冲呢?他又到了什么水平?”肖强忍不住问道。

    张文清似是早就料到了肖强会这么问,笑着道:“他和你的差距就在这里。早在三年前,此人就曾经向洛卡发出过挑战,虽然败给了洛卡,但其实战水平以及综合实力已经得到洛卡的肯定,他当初就已经是地榜前五的实力水平了。”

    “洛卡?”肖强微微一愣,一下子没想起这人是谁。

    “泰拳宗师级别的强者,实战派,数月前以一人之力挑战闾山派,导致闾山派损伤惨重,闾山派家主闾蒙更是到现在还卧床不起。”张文清淡淡说道。

    肖强自然听过这一茬,当初李浩然出事之后,张文清将他带到了檀香山,然后便回到了国内为龙虎山一事讨个说法。

    张文清讨说法的方式很简单,直接杀上了那几个背叛道门道义的宗门,他亲自上了武当山,武当派紫懿真人被逼死,同时宣布封山十年。

    地榜数一数二的强者南宫玉与洛卡二人分别上了青城山和闾山派,青城山死伤三十七人,李玄机更是被斩断了一臂。

    至于闾山派,也是损伤惨重,尤其是闾山派闾家的家主闾蒙,据说自此一病不起,受伤很重。

    现在张文清提起这事儿,肖强才重新对洛卡有了认识,也终于知道师兄为何打电话警告自己别去参加中日武术大赛了。

    一个三年前就得到洛卡承认的地榜前五名的高手,的确能带给肖强真正的威胁。

    肖强虽然自信,甚至有点自负,但他更是个头脑清醒的人,不会盲目的相信自己的战斗力,更不会生出老子天下第一的狂傲心里。

    别看青城派闾山派就这么被两个人给挑了,实际上这些武术宗门中的高手不计其数,当初在道门道令争夺战中,闾山派、青城山以及全真道和茅山道出来的那些年轻一辈中就有不少天赋过人的高手,即便是现在,肖强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战胜云冈。

    所以并不是闾蒙和李玄机太弱,而是这天下间还有南宫玉和洛卡这样的实战派猛人。

    “这么说来,中日武术大赛我还真不能过问了。”肖强有些无奈的说道。

    黄元之前告诉过他利害关系,肖强经过思考,也知道这事儿对他是有好处的,至少能让他在中华武林中树立起一定的威望,能与各派搞好关系,对将来是有好处的。

    可现在得知藤田冲将会参赛,而且藤田冲还这么猛,肖强便不得不慎重考虑了。

    毕竟,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嗯,现在龙隐基地趴着吧。三年之后,这天下就是你的。”张文清说道。

    忍!

    这是张文清对肖强的警告。

    未来几年,国内局势肯定也是比较稳定的,不会有大的波动,但天下事情就是如此,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局势也是如此,稳定和动荡,总会间歇性的出现。

    所以张文清让肖强先不管任何事情,先努力修行,努力提升,以肖强的潜能与天赋,三五年之后,自然能达到一个可期的高度,到时候海阔天空,哪里都去得。

    “我知道了。”肖强虽心有不甘,但也明白师兄张文清的苦心,更清楚自己的确需要先趴着,先等待着。只有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他日机会来的时候,才能真正抓住,才能给敌人致命一击。

    张文清给了肖强一个联系方式之后就挂了电话。

    肖强站在阳台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香烟,许久之后,他想明白了,放下一切思绪返回房间,倒头便睡。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肖强才起床,孟芯澜在外面阳台上晒太阳看书,见肖强起床,忙将书放下,说:“早餐做好了,我给你端来。”

    肖强点了点头,钻进浴室洗了个澡,吃早餐的时候,孟芯澜问:“想清楚了吗,云冈那边你怎么回他?”

    “不去了。”肖强直接说道。

    孟芯澜一愣,道:“你昨天不是说好了吗,怎么又不去了?”

    “去了会死人的。”肖强冲孟芯澜一笑,道:“我可不能让你成寡妇,这么漂亮的老婆将来被别人捡便宜带走我可不甘心。”

    “乌鸦嘴!”孟芯澜羞怒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当我孟芯澜是什么女人呢,这辈子生是你肖强的妻子,死了也是你的鬼,我是肖家的媳妇,这辈子都不可能改变。”

    肖强见孟芯澜说的认真,知道自己这玩笑开大了,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也就是嘴欠,开玩笑呢。我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会死,放心吧,有你这么漂亮温柔贤淑的老婆,就算阎王爷想要我性命,我也能将他给灭了。”

    “不许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孟芯澜说道。

    肖强连忙点头,转移话题道:“等会儿云冈又得找过来,我得避开他,咱们出去走走呗?”

    “嗯。”

    两口子一起出了门,挽着手漫无目的的步行闲逛,路过一个公园的时候,两人走了进去,路过一块草坪的时候,两人与一名老头儿擦身而过的时候,肖强突然心头一惊,全身汗毛都瞬间竖了起来,毛孔全部炸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