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636章 全面通缉
    美国,檀香山天下致公堂总部。

    盘山湾发生的重大事件第一时间就被洪门的渠道传入了洪门诸位大佬的耳中,事后肖强与欧阳胜两人逃离了檀香山,即便洪门在这边遍布耳目,也是在一小时之后才知道两人通过特殊渠道前往旧金山而去,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洪门派去寻找肖强的那些人还没有传回消息。

    倒是冯宇晟被冯进高叫了回来,此时此刻,冯宇晟真跪在致公堂总部的堂口,洪门龙头司徒盛楠与副龙头柳三宗两人也赫然在列,两人都是一脸愤怒的盯着冯宇晟。

    冯进高气的瑟瑟发抖,冯宇晟早就被他几个耳光冲的脸颊红肿,嘴角挂着浓浓的鲜血,可看见这个没用的儿子,冯进高依然忍不住火气,一脚踹在他肩膀上,冯宇晟顿时被踢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再次喷了一口鲜血出来。

    “罢了,冯兄,再打下去,这小子就废了。国有国法,帮友帮规,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便无可避免的要承担责任的。”执法长老莫文祥拉住了冯进高,开口说道。

    冯进高老泪纵横,突然一下跪在司徒盛楠与柳三宗等人面前,大声说道:“我冯进高教子无方,家门竟出了这么一个背弃信义的奸邪之徒,我对不起洪门,对不起张文清啊。”

    司徒盛楠与柳三宗同时起身,双双将冯进高拉了起来,前者叹息一声,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这样吧,该怎么处置,一切程序按照门中规矩来走,你没意见吧?”

    冯进高嘴角抽搐了一下,大声点头道:“我没意见,全听两位龙头做主。”

    柳三宗忙道:“我们虽是龙首,却也做不了这个主,一切还是听从执法堂长老的定夺,按照门中数百年来的规矩办事。”

    冯进高心中默默一叹,他刚才说一切让两位龙头做主,意思就是想要两位龙头能顾念一下面子,能说点好话,可柳三宗这句话却将冯进高的心思给直接扼杀在摇篮里。

    洪门能有今天的成就与规模,靠的就是规矩,靠的就是中华二女心中的那份正义与公正。忠义与信义,便是洪门精神的精髓,如今冯宇晟为了一己之私而做出出卖朋友的事情,岂能网开一面?

    执法堂长老莫文祥年龄在众人之中不算最大的,是个看上去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他身材比较高大威猛,为人不拘言笑,耿直正义,此刻见两位龙头都这么说了,他大步走向场中,走到冯宇晟面前。

    冯宇晟虽然被其父揍了一顿,但却意志清醒,而且都只是一些皮外伤,可看见莫文祥走向自己,他的脸色一下子就青了,眸中露出恐惧之色,望着莫文祥道:“莫叔,我……我错了,我愿意离开洪门,请您别对我用刑,我真的知道错了。”

    “破坏祖宗留下的规矩这个罪名,你莫叔担待不起啊!宇晟,你都三十几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人做错了事,总是要承担责任与后果的,在做每件事情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会有怎样的后果。”

    莫文祥也为冯宇晟感到惋惜,这孩子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将来也会有些前途,只是从小心气儿太高,也没有收到过什么挫折,这次就因为当初与张文清和肖强之间的一点小矛盾便心怀恨意,甚至不惜勾结外人来对付肖强,如此心性,实在是不适合留在洪门。

    莫文祥心中默默一叹,突然蹲下身去,当着在做诸位洪门大爷的面,当着冯进高的面,直接对冯宇晟右侧大腿上狠狠捅了一刀,口中随之叫道:“心存恶念,不守正义,此为罪一。”

    “啊!”

    冯宇晟大声惨叫着,双手在伤口部位死死的抓着。

    “出卖朋友,此为不义,为罪二!”莫文祥说着,又一刀落下,冯宇晟左腿上也多出了一个血洞。

    “勾结外人,此为不忠,为第三罪。”话音落,第三刀也落在了冯宇晟的大腿上。

    冯宇晟疼的惨叫不已,却无可奈何,连反抗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一旁的冯进高看着亲生儿子受此折磨与摧残,却也只能老泪纵横的闭上了眼睛。只是,一双拳头却莫大捏紧了,心中不可能没有仇恨,不可能真正甘心。

    那肖强不过是张文清的师弟而已,甚至都算不得洪门中人,他肖强是人,他的命是命,我冯进高儿子的命就不是命了?

    只是,这一切都只在冯进高的心里,很多话他不会说出来,但已经发生的事情,他会记住,永远记在心里。

    “自此之后,冯宇晟与我洪门无关,被逐出洪门,从忠义堂簿册中除名。”莫文祥捅了冯宇晟几刀之后站起身来,用一块手帕擦拭着他手中的那把特质的洪门执法堂刑刀用,说出了最后的处决。

    “冯兄,快送医院去吧。”司徒盛楠叹息一声,轻轻拍了拍冯进高的肩膀说道。

    冯进高看着在地上疼的就差晕厥过去的儿子,再也顾不得其他,急急忙忙抱着爱子冲了出去。

    堂口内,其他诸位大爷也都一脸惋惜。毕竟冯进高也是十三位大爷中的一个,在洪门也算得上是位高权重,平日里大家的关系也的确处的不错,然而今天,却没有人为他儿子开口求情。

    “发生了这种事情,进高兄心中自然是难过的,甚至有气,也是正常的。”青龙堂的堂主说道。

    “是啊,唯一的儿子就这么被逐出了洪门,又遭受刑法,自然是心疼与难受的。”

    “他的心情我们理解,但咱们有咱们的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而且,那冯家小子做出这种出卖朋友的事情,也的确太可恨太可气了。我觉得咱们现在不是讨论这个时候,而是该想想办法怎么帮肖强将这个罪名洗脱,想办法如何向文清兄交代,这么多年来他可从没开口求过咱们,这是唯一一次求咱们,可却发生了这种事情,万一他回来问起来,我们……哎,真是没脸见他啊。”

    “没人能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啊。”柳三宗叹了一声,向众人说道:“都吩咐下去,让他们马上找到肖强和欧阳胜两人,最好是在美国官方找到他之前将他找到,保护好。至于盘山湾的这件事情,我已经和美国上头的相关人员取得了联系,在解释这件事情,相信很快就会让美国方面撤销对他的通缉。”

    司徒盛楠点头道:“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肖强。务必确保他的安全,他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有何颜面去见张文清?”

    洪门正副龙头同时下令,数十万洪门弟子都很快得到了消息,顿时间,美国上下,各个地方都有洪门的耳目在搜寻着肖强和欧阳胜的下落。

    与此同时,美国官方、帕罗狄亚家族、教廷、黑手党家族以及as组织等各方势力也都展开了行动,纷纷寻找肖强的下落。

    同一时间,秦霸先也已抵达檀香山,于檀香山机场出口走了出来。

    此时正是李浩然死前两小时左右。

    这个时候的美国,各方势力都在全面通缉与追铺肖强与欧阳胜两人。无论是来自洪门和宋家以及美第奇家族等暗中想要尽快找到肖强且帮助肖强的人,还是来自洪门的极端势力以及日本齐腾与藤田家族和帕罗狄亚家族等想要借此机会干掉肖强的人,这个下午都全部出动,对肖强展开了全面追击与通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