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626章 于他而言
    “晚辈心意已决,而且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就算我们现在离开,也会陷入敌人的追杀围剿之中,到时候还会带来更多的无辜伤亡,所以,请前辈先行离去。”

    云南边境的某村落中,徐凤仪的那套老房子你,李浩然向张天峤说道。

    房间里就张天峤和李浩然二人,徐凤仪都只能在外面等待着,不过两人的谈话声音并没有被木楼封锁住,依然传入了外院徐凤仪的耳中。

    “若是如此,数月前我又何必将你从京城带出来?”张天峤望着李浩然说道。

    李浩然哈哈大笑:“虽然于我而言结局一样,但于整个局势,对整个国内形势而言,却是两个不同的结局。当日我若是死了,便只能是死了,但今日我若是死了,却能做很多的事情。”

    张天峤活了一百好几十岁,一心向道,追求武学最高境界,对于其他尔虞我诈的争斗却是从不过问,但他对很多事情自然也是一眼就能看透的。

    只是,他依然不认同李浩然的观念,摇头道:“于我而言,天下间最珍贵的无非是我们的生命,只要活着,便能改变一切,创造一切。”

    李浩然与张天峤却是截然不同,他一辈子在那种尔虞我诈的环境中挣扎,满肚子的腹黑思想,所以也不认同张天峤的观点,笑着说道:“前辈乃天下间最逍遥自在的人,晚辈此生对此也是羡慕不已,只是人各有命,我李浩然的命便是如此,前辈不用规劝了。”

    张天峤依然摇头坚持:“我要带你走,你不走也得走。”

    李浩然纹丝不动,更没有一点畏惧与担心,他目光凛凛的望着张天峤道:“已是废人的李浩然,不再是李浩然。我李浩然一生不追名不逐利,可总还是个人,是个人就有一点点私心的。这辈子我英雄了一世,所以不希望晚年时期像个废人一样活着,请前辈成全。”

    对有的人来说,活着就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对有的人来说,活着,便要活的好,活在荣华富贵的包裹之中,活在功名利禄的围绕之下。

    对李浩然这种人来说,活着,便意味着光芒万丈,便意味着尊严。他一生都在为这个国家努力贡献,一辈子都只追求他心中的那个信仰,坚持着他自己大公无私为国为民的信念,既然现在已经身受重伤,就连张天峤也无法让他的身体恢复到巅峰状态,那么趁着现在这个机会,他便好好利用一下这残躯,让这残躯发挥出它最强大的威力给敌人致命一击。

    “既然如此,老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张天峤与李浩然对视了许久,从李浩然眼中看出的只有那份执着的坚定之色,他知道自己劝说不了,而且,就算强行将李浩然带走,李浩然也不会开心。

    道家之人讲究无为而治,探求自然大道。修行武术,便是修自然之力,做人做事,自然也讲究顺其自然。

    既然李浩然心意已决,张天峤只能暗自惋惜,却无法再强求。

    “前辈,晚辈还有一事相求。”李浩然最后说道。

    张天峤望着他,点头道:“你说,事在人为,老道会尽力而为。”

    李浩然笑了起来,说道:“以前不知前辈身子骨还如此坚朗,更没想到前辈已修得返璞归真的境界,于我一生能有幸瞧见前辈风采与境界,已死而无憾。前辈可还记得当年您在唐家口头答应收下的那位弟子?”

    这些日子来,李浩然从没有向张天峤提起过肖强,也没有提起过张文清,但今日他却开口了。

    张天峤微微思索,点头道:“你若不说,我还真忘记了,当年我最后一次在京中的时候,便是为唐蜀宁检查了一下身体,当日他身边的确有个小娃儿,是个了不起的孩子。”

    “当年送去你身边的小娃儿很多,前辈您却唯独挑选了肖强,我还记得,当时孟国钊心有不甘,认为你挑了唐家的外孙却看不起他孟家的子孙,还不依。”李浩然笑着说道。

    张天峤已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道:“确有此事,对了,当日孟国钊便强行将他一个宝贝孙女丢给了唐蜀宁,如今那两个娃儿是否已经成婚了?”

    “暂时还没有,好事多磨,现在的年轻人花心着呢。”李浩然笑道。

    张天峤望着李浩然道:“你要求我的事情,就是为这两个孩子?”

    李浩然点头,然后又摇头:“为祖国,为天下!”

    张天峤微微吃了一惊,随即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莫非在你看来,这两个小娃儿能有这么大的能耐?”

    李浩然苦笑一声,道:“或许是我的期望太高了吧。我这一辈子虽然算不上有多大的建树,但总算因为我的存在而让一些宵小之辈不敢轻举妄动,总算让他们都按照规矩办事,按照道义与正义来约束自己。龙隐的存在,与a甲部队以及其他特殊部队都不一样,我们存在的最大意义便是天下为公,龙隐内部的所有人,尤其是高层领导者,绝对要拥有一颗赤子之心,绝对要本着为国为民的道德去办事。这么多年来,我李浩然就只看中了这么一个人。他心有浩然气,可继我衣钵。”

    “老道无心这些事情,是不会扶持他的。这倒是要让你失望了。”张天峤没想到李浩然会如此看重肖强,不由得吃了一惊,心中也对当年口头上答应唐蜀宁而收下的那个记名弟子产生了些许好奇,不过他从不干涉这些事情,所以一口便回绝了李浩然。

    李浩然忙道:“前辈误会我的意思了。他是前辈您的弟子,希望前辈能指点他早日成长起来。同时,还有一件事情我有些不放心。”

    张天峤想了想,应该是接受了李浩然的这个要求,问道:“什么事?”

    “他心中有仇恨,而且,他想要上位,唐家与孟家自然会成为他背后的强大助力。他日如果真的上位,难免受到各种诱-惑,导致心境受损。所以,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希望前辈能帮我废了他,如果龙隐之主都无法做到天下为公为国为民,那么共和国有a甲部队,有升龙阁等特殊部门就够了,龙隐没必要继续存在。”李浩然说道。

    扶持,监视。这就是李浩然请求张天峤为肖强做的事情。

    固然对名利场上尔虞我诈的争斗极其不惜,可李浩然的心意,他那颗一心为这个国家,为他心中的道义与信念而坚守着的赤诚之心,却是令张天峤颇为震动。

    “我活不过他,等待他成长起来的时候,老道士恐怕也要撒手西去了。”张天峤叹息着道。

    “那就一切听从天命吧。”李浩然说道。

    “好,我答应你。他是我的弟子,我本不会见他,但你有次托付,我便见他一见,如若他有这天赋,我便传他毕生所学,至于他日此子龙腾宇内之时我是否还能活着,是否还能降住他,便听天由命。”张天峤最终说道。

    李浩然站起身来,弯腰作揖,至此,他心中再无挂念!

    于他而言,活着便是为心中的信念而活。

    于他而言,活着便意味着精彩,便意味着能震慑妖魔鬼怪。

    于他而言,既然无法再回巅峰,既然回去之后也将很快退位,那么回去便毫无意义,不如死去。

    于他而言,死,也是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至少他认为自己能死的有意以。

    于他而言,活着有意义,死,也要有意义。

    那么,人生也就再无遗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