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606章 天下致公堂
    冯宇晟的脸拉了下来,看了张文清一眼,虽然还不是很清楚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可想到上头下令让自己亲自来接,恐怕自己招惹不起,便立刻将头转向了肖强,冷冷道:“我再说一次,车内不许抽烟。”

    “叮!”

    火焰跳动,欧阳胜掏出打火机打燃火之后,送到了张文清嘴边,将张文清嘴上含着的那根香烟给点上了。

    张文清深吸了一口香烟,然后对着冯宇晟吐出了一口烟雾,眯着眼睛道:“车是你的?”

    冯宇晟被张文清的气势所慑,再加上张文清这句话一下子问到了点子上,他一时间也不敢冒然回答。

    这时,肖强也将香烟点上了,吞云吐雾一阵之后将旁边的一个烟灰缸抽了起来,烟灰缸里面还残留着一些烟灰,有两个烟头。

    冯宇晟见自己之前抽烟留下的痕迹被发现了,又被肖强当面质问,不由得恼羞成怒,大声呵道:“放肆。”

    “啪!”

    话音刚落,一道清脆的耳光声响便传开了,只见张文清抬手就是一耳光抽在了冯宇晟的嘴上,顿时间,冯宇晟脸颊高高红肿了起来,嘴角溢出了鲜血,也是张文清下手留了些许分寸,否则这一耳光能将冯宇晟给从车窗里面抽飞出去。

    “你……”

    冯宇晟有些被打懵了,他可是堂堂洪门五行中的蓝旗,在洪门内部怎么着也算得上一个人物了,再加上父亲在洪门中可是一位大佬级别的存在,平日里谁不给他几分面子,今天倒好,竟让人一耳光抽在了脸上。

    伸手指着张文清,冯宇晟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张文清便一把抓住了他那根手指,咔嚓,骨折声响传开,紧接着就是冯宇晟的凄厉惨叫。

    前排,司机与一名随行的保镖也听见了背后的动静,车靠边停下,那名保镖实际上也就是洪门的打手立刻下了车,拉开后车门看见冯宇晟被张文清教训了,顿时一把掏出了手枪,枪口直接对准了张文清的脑袋。

    张文清斜眼看了那名保镖一下,咧嘴一笑:“开枪试试。”

    那保镖迎着张文清的目光,心头一凛,不知为何竟生出一股莫名的恐惧与寒意,他也算得上是一个狠角色,也杀过人,可此时此刻,即便是用枪对准了张文清的脑袋,却依然感到了一种深深的畏惧。

    张文清不去看那名保镖,目光重新落在冯宇晟脸上:“司徒盛楠尚且敬我三分,你一个小小的蓝旗五行也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是不是有些托大了?”

    冯宇晟闻言心头一沉,而车外的那名保镖更是直接将枪口下移,不敢再继续对着张文清了。

    司徒盛楠,这可是洪门当代龙头,是洪门真正的首领人物。张文清竟然敢直呼司徒盛楠的名讳,而且口气这么大,冯宇晟与那名保镖就算再大的胆子,也不得不重新掂量一下张文清的身份地位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冯宇晟深吸了一口气,强忍住一切羞辱与怒火,开口问道。

    “开车。”张文清并没有回答,但也没有继续为难冯宇晟。

    实际上对张文清来说,冯宇晟不过是一个小辈,是个小角色,照说他是不应该与这么一个小角色生气的,可他最近心情真的很不好,所以才会火气大了一点,出手教训了冯宇晟一顿。

    冯宇晟心中虽然积怨记恨上张文清了,不过见张文清这等气派,便强行忍住了,心里想着等弄清楚他的身份再说,这里是檀香山,只要张文清不是那种真正了不起的人,今天这个面子他怎么着也得找回来。

    ……

    洪门宗堂口,也称之为天下致公堂。

    加长林肯出现在致公堂内院停车场停下来的时候,冯宇晟的脸色就变了。

    外面,洪门当代龙头司徒盛楠以及副龙头柳三宗两人竟赫然在列,真一脸笑容的等待着,除了这两位正副龙头之外,坐堂、陪堂、盟证等一共七八位在致公堂总部这边的洪门大爷竟然都出现在这里,而且就连他父亲,也是站在一旁一脸期待的等待着。

    这阵势,肖强和欧阳胜没弄明白有多隆重,因为他们两个压根就不认识这些洪门的大爷,可身为洪门行五,又是蓝旗的冯宇晟却完全被这阵势给惊呆了。

    尼玛,今天自己接的这是什么牛叉人物啊,竟然连所有在这边的大爷都给惊动?

    “哈哈哈哈,张老弟,你可终于来了。”

    司徒盛楠还比较健硕,看上去也就比张文清大了几岁的样子,此人一开口,中气十足,声如洪钟,听着比较和蔼,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可实际上却又充满了威严,拥有着一股子令人敬而生畏的独特气势。

    “咦,宇晟,你这脸是怎么了?”司徒盛楠突然看见了车内的冯宇晟脸颊高高红肿的样子,不由得眉头一皱,问了一句。

    冯宇晟就算再傻也看出了张文清的身份绝对非同小可,哪能还敢与张文清计较,更不敢将自己轻视张文清的事情说出去,连忙说道:“之前在机场不小心撞柱子上了,没事儿,上点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在场之中没有人是傻子,而且都是洪门的大爷,基本上都是练家子,一眼就瞧出了冯宇晟那脸是让人打的。

    不过司徒盛楠却压根就没一点怀疑的意思,拍了拍冯宇晟的肩膀道:“哎呀,年轻人就是毛毛躁躁的,今后走路可得上点儿心,眼神更得好使一点,别再撞着了。”

    “是,是,我记住了。”司徒盛楠话里有话,冯宇晟连忙点头应诺着。

    “司徒兄,柳兄,诸位旧友,一别十数载,今日我张文清又来叨扰诸位清静了!”张文清下车之后,双手抱拳,同时双手连续做了几个手势,那些手势比较古怪,肖强与欧阳胜看不懂,但却觉得非常装-逼。

    在张文清与洪门一众大爷抱拳做手势打招呼的时候,正副龙头以及其他大爷也纷纷做着同样的手势姿势,这一画面看上去非常具有观赏性,看的肖强和欧阳胜暗自咋舌,这要不是清醒着,还以为回到古代跑江湖的岁月了呢。

    张文清与洪门一众大佬相互打过招呼之后,司徒盛楠与柳三宗等人便带着张文清一起向内堂走去,肖强和欧阳胜自然紧随在张文清身侧,两人都是练家子,而且都算得上是年轻一辈中的高手,可刚刚下车之后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场中就没有一个孬的,都是猛人,尤其是那司徒盛楠与柳三宗二人,紧紧看他们凸起的太阳穴,就绝对不是花拳绣腿。

    等到张文清等人进入了内堂,冯宇晟悄悄来到其父身边:“爸,这人到底是谁啊,怎么这么隆重的接待他?”

    “又摆谱了吧?”冯进高怒目圆瞪的横了儿子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就当是捡了个教训吧,他可不是你得罪得起的。当年若非他自己走了,现在的龙头就不是司徒盛楠了,知道吗?”。

    冯宇晟闻言倒抽了一口冷气。

    尼玛,这家伙到底谁啊,有这么牛-逼不?

    这可是洪门啊,是帮众人数达到百万级别的世界级组织啊,这家伙竟然连龙头都不做就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