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605章 我烟瘾也犯了
    张文清的态度令肖强很是吃惊。

    在肖强的了解中,师兄张文清虽然是个猛人,而且还比较护犊子,但属于那种闲云野鹤,属于那种可以在农村一住就是很多年的拥有隐士心态的高人。

    可是现在,师兄身上显露出来的却不是那种感觉了。

    现在的张文清显得神秘而张狂,浑身上下透露出的气质就是那种谁都别惹我,惹我你就遭殃的霸道与狂妄。

    “我不相信李浩然就这么容易死了,他曾经比你都强。”肖强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张文清说道。

    张文清咧嘴一笑:“人都有老的时候,也有走背运的时候。这次李浩然两样都沾了,就算不死,只怕也废了,所以,你小子还是别指望他能够再回来主持大局,然后继续带你在国内装-逼带你飞了。”

    肖强无语,不过说实在的,张文清这番话的确说到了肖强的心里去了。

    这次出事之后,肖强的确震撼于敌人的强大与雷霆手段,同时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他也只能生出无能为力的感慨。

    连李浩然和师兄这样的人物在这次的事件中都只能成为失败者,他一个要实力没实力要势力没势力的年轻人又能做什么?

    所以在肖强心中,他最期待的还是李浩然没有死去,期待着李浩然有朝一日突然杀回去,这样的话,他也才能翻案,才能重回中国。

    可现在,张文清却看透了他的心思,而且无情的给予了打击,令他的希望破灭。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张文清从不相信天命,更不相信别人能改变我的人生与命运,我的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

    张文清语气铿锵有力,一番言语说出,肖强、张小白以及欧阳胜这三个在人生中都算得上是经历过大起大落与打击的人心中都生出了一**振与共鸣的感觉,不由得只觉得浑身血液沸腾,一种莫名的豪情与壮志油然而生。

    张小白喃喃望着张文清,脱口而出:“师兄,我以前觉得强哥很拽很**,直到遇上你我猜知道我错了,大错特错,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脑残粉,您说什么我就做什么,您指哪儿,我就打哪儿,我唐人上下三百六十七名兄弟都以你马是瞻,咱们杀回去。”

    “啪!”

    肖强大怒,一巴掌抽在张小白后脑勺上:“滚蛋,老子才是你老大,唐人好歹也是老子创建的吧。”

    张小白一脸无辜与可怜兮兮的望着张文清:“师兄,他打我。”

    张文清懒得理会这厮,看着肖强道:“你就先在这边呆着吧,我过段时间回去一趟。”

    肖强心头一紧,立刻站了起来:“不,要走一起走,我跟着你一起。再说了,你的伤都还没好全呢,现在回去怎么和他们玩啊。”

    “我也不是马上就回去,可能还得准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吧,有这一个月的时间,伤也该养的差不多了。”

    张文清说着,向肖强道:“能教你的都教了,你小子也不错,很有天赋,将来一定能比我走的更高,但现在却不是你逞能的时候,这个江湖还不是你的时代,它是我张文清的时代。”

    太狂妄太风-骚了,张小白当场就跪了,欧阳胜也是心血澎湃,肖强虽然很想说师兄你能别装-逼不,可想到师兄在龙虎山上那种局势下依然可以以一敌众,依然可以令曾经排名比他还高的秦海福都被击退,肖强便知道师兄这不是装-逼,而是真心牛-逼。

    这个江湖,的确还不属于肖强,而是属于张文清。

    “那咱们现在干什么,什么都不做吗?”肖强望着张文清问道。

    张文清看了张小白和欧阳胜一眼,摇头道:“你们在这里不安全,得去个安全的地方,找一个足以庇佑你们的实力。”

    张小白有点不乐意了,忍不住道:“师兄,咱们唐人在墨西哥城可是这个啊。”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在这里就是最安全的,谁敢动我们?”

    张文清嗤之以鼻,伸出一个小拇指:“在真正的强权势力面前,你们连这个都算不上。”

    肖强也知道,唐人虽然在墨西哥城的确展的很不错,可相对世界级的地下势力而言,真的不算什么,人家随便一个堂口的势力都有可能一夜之间灭了唐人。

    说白了,唐人看上去这几年展的很不错,可却没有真正的根基,没有底蕴。

    “我听师兄的。”肖强对张文清自然是坚信不疑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欧阳胜立刻道:“肖强对我有知遇之恩,我跟着他一起。”

    张小白也急了,忙道:“我没说不去啊。”

    张文清看了张小白一眼,反而摇了摇头,说道:“你暂时就留在这里吧,肖强和欧阳胜我带走。唐人的确不错,不能就这么散了,也算是留一个后路吧。”

    张小白还要说什么,肖强直接打断,问道:“师兄,你带我去哪里?”

    “为了让他们编造的故事成为真正的实情,龙门与升龙阁绝对不会放过我们,尤其是你,这段时间他们需要休整,但绝对早就派出了很多眼线与耳目四处打探我们的行踪下落,一旦让他们找到,将会不遗余力的对付咱们。”张文清继续说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你只能先去那个地方。”

    “哪里?”肖强迫不及待的问道,他知道师兄绝对不简单,但依然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地方就连师兄都觉得可以保护庇护住自己。

    ……

    三天后,美国夏威夷州,檀香山。

    檀香山国际机场,一辆黑色加长林肯轿车中,肖强与张文清坐在后排,透过车窗,肖强看见了中国花园里的一塑雕像,孙文,孙中山先生。

    “牛-逼,做人能够混到这种级别,也够了。”肖强忍不住感慨道。

    张文清瞥了窗外孙文的雕像一眼,淡淡道:“你只看见了表象,看见了被推到台面上的光鲜亮丽者罢了。”

    坐在师兄弟两人对面的是欧阳胜和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华人男子,他穿着很得体,言谈举止也比较有礼貌,他叫冯宇晟,是负责前来接张文清三人的。

    “很多年没来这边了,也不知几位大爷身体情况是否还好。”张文清看着冯宇晟说道。

    说实在的,冯宇晟对于这次来接待张文清和肖强的任务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但他身为洪门行五中的蓝旗编制,这种接待工作又是他负责的。

    不过,即便是蓝旗,是行五中的五爷,冯宇晟也是洪门这一代中的主管工作者,平日里接待客人他都是安排别人去做的,除非一些重量级的大人物来了,否则他是不会亲自出动的。

    可是这次,上头却让他亲自过来接两个人,而看见这三个人之后,他才现压根就不认识,因此他心里有些恼火,态度方面也就不怎么好。

    听见张文清问话,而且问到了几位大爷,冯宇晟不禁也有些好奇张文清的身份来,答非所问的道:“张先生在哪里高就?”

    张文清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看出了冯宇晟的态度,他咧嘴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

    “对不起,车内不允许抽烟的。”冯宇晟自身不抽烟,这辆车虽然是组织负责接待重要宾客的车子,但平日里就是他的私人用车,所以他不喜欢别人在车上抽烟。

    肖强一旁看着这一幕,不由得笑了起来:“师兄,看来你混的也不是很好啊。我烟瘾也犯了,给我来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