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603章 山里的伤者
    当孟建国将得到的消息完全说出来之后,孟芯澜正的晕了过去。

    孟老爷子的离世对孟芯澜来说就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之后孟涛联合楚慕白一起对付她,差点让她丢掉了清白,这又是一重打击。

    如今,孟家上下虽然对她非常敬重,可真正在她内心深处最重要的人,还是肖强。她爱肖强,早就爱上了这个与她命中注定会一辈子纠缠不清的男人,所以当从孟建国口中得知肖强也出事,而且还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她再也承受不住这接二连三的打击,终于倒了下去。

    同一时间,秦可人也得到了肖强出事的消息,与她一起得到消息的还有白素素,当得知张文清也一样出事之后,白素素知道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内幕消息,于是带着秦可人直奔青城山而去,她要问一问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这次道门遭受千年劫难,青城山却没事,青城派却没事。

    ……

    军方很快锁定了As组织这个背黑锅的罪魁祸首,龙隐内部以及A甲部队内部都派遣了大量高手出击,展开了对As组织的恐怖打击与报复。

    在这一系列的行动中,龙隐内部又出事了,数十名内部高手竟然遭遇了敌人的多次堵截,陷入了好几场陷阱之中,损失惨重,最终龙隐内部的整体战斗力竟然被削弱了五分之二左右,保留下来的成员虽然有五分之三左右,但受伤的又占据了一部分,整合起来,龙隐内部的实力自龙隐成立以来降到了最低谷。

    相对而言,A甲部队以及升龙阁的特殊部队也遭受了一定的反击,不过这两个组织受到的袭击却少一些,所以他们的损失并不是十分惨重,而且这两个组织的战队还给予了敌人一定程度的打击,连As组织的一位高层都公开发文表示愿意停战,愿意赔偿中国方面的损失与道歉。

    京中的局势虽然无形中在发生着改变,可实际上除了出事的那天晚上闹出的动静很大之外,之后倒是并没有出现什么争斗。

    依然歌舞升平,依然太平盛世,除了极少数的人们知道为国为民大公无私的李浩然遭受袭击生死不明之外,这个国家的普通人们依然什么都不知道。

    ……

    云南深山之中,徐凤仪在事发之后的十几日之后回到了这个村庄,她当日是跟着张文清与肖强一起冲出了重围的,后来虽然山林被封锁了起来,但她在山中藏了好几日,最后等到封锁龙虎山的势力完全撤离之后,才逃了出来。

    不过,那一战中徐凤仪也受了伤,除了外伤以及两道枪伤之外,她还被一名武当派高手震成了内伤,能够侥幸逃脱一命,已是万幸。

    回到自己的那处居所,徐凤仪直走到外面的院子里就嗅到了一股特殊的药材味道,她虽然不是军人,但却是个习武之人,警戒性还是很高的,很快就察觉到了这居所里有人。

    这种深山密林之中的村落几乎保留着原始社会的自力更生的生活模式,虽然这些年村里的男人都出去打工谋生,开始接触外面的世界,但平日里依然极少有外人回来到这里,而徐凤仪在这里的老宅子也因为比较偏僻特殊,往日里留守在村里的村民也没有多少人会过来。

    可是现在,徐凤仪却察觉到这里有人居住着。

    难道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村里的人占了自己的房子?

    徐凤仪心中顿感好奇,不过略通医理的她又很快发现,这股药味之中的药草成分比较熟悉,应该是治疗外伤的一种药材。

    就在徐凤仪心生好奇与暗生警惕之时,一个须发皆白,但却面色红润的老头儿出现在院子里,这老头儿手里提着一个药罐子,那药罐子真是她家的,而且早前她还用这药罐子为肖强熬药治疗过伤势。

    “徐丫头回来了啊。吆,伤势不轻,正好这里熬了足够的药量,也不多你一个,快进来吧。”院子里那老头儿也没看徐凤仪一眼,却自顾自的向徐凤仪说着话,一副大家很熟的样子。

    “前辈是什么人?”徐凤仪虽然心中吃惊,但也很快镇定下来,一脸警惕的望着那老人问道。

    老头儿终于抬头看了徐凤仪一眼,嘻嘻一笑,道:“我啊,说起来来头可大了,你站好了,别吓着你了。”

    徐凤仪:……

    “我叫上清道人。”老头儿想了想,说道。

    徐凤仪闻言却是面色巨变,脑海中顿时响起了儿时的一些回忆,不由得立刻跪了下去,神情激动的望着老头道:“您……您是师公,是师公?”

    这老头儿真是当初出现在京城那天台带走李浩然的老家伙,也正是肖强只见过一次还没有正式拜师的那个师傅,张天峤。

    生生承受了徐凤仪这一拜,张天峤挥了挥手,道:“起来吧,说起来我也只是见你爹是个练武奇才,便起了爱才之心传授他一些武学,让他转投我门下,也好别荒废了老天爷给他的天赋天资,却没料到反而害了他。”

    徐凤仪沉默,实际上当年徐天鸿的确是武当派的得意弟子,若非张天峤出现,徐天鸿也不会背叛武当,也就没有被武当派追杀最终死去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徐凤仪也是明是非之人,她当然清楚父亲的死不能怪在张天峤身上,一切都是父亲自己的选择。

    张天峤说着,抬眼望着徐凤仪道:“我那两个徒儿没跟你一起回来?”

    徐凤仪闻言,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她最近也打听到许多消息,龙虎山的事情完全被怪罪在了肖强和张文清两人的头上,就连坊间都真么传闻,新闻媒体也已经开始报道,所以这个黑锅只能由他们师兄弟两个背了。

    而那次在龙虎山失散之后,这两人就失踪了,徐凤仪现在也挺担心他们的。

    “当日我们就走散了。”徐凤仪说道。

    张天峤见她一脸担忧之色,不由得笑了笑:“你都能跑出来,难道他们还能有事,他们可不是短命之人,放心吧。”

    张天峤说着,端着药走进了里屋,徐凤仪心头一动,也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竟当得起张天峤亲自熬药伺候,急忙跟了进去。

    里屋的床板上,一个虚弱的胖子躺在那里,虽然还没死,但看他那脸色和状态,真的非常糟糕,徐凤仪甚至都怀疑这家伙下一口气是否还能续上。

    走的近了,徐凤仪终于看见了这个胖子的脸,然后神色巨变,惊呼了一声。

    “李……李公,怎么是你!”

    李浩然虚弱的睁开了眼睛,看了徐凤仪一眼,不认识,于是闭上了眼睛。

    他并不认识徐凤仪,但徐凤仪却认识他。

    当然了,作为一个经常能够上电视的人,尤其是那种令人敬仰的人,李浩然想不被徐凤仪这种人认识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