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597章 流浪者
    秦霸先的惊呼声令李浩然都吃了一惊,刚才他冲上天台之后就观察过四周,虽然只是扫了一眼,却也将天台的情况看的比较清楚,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

    可此刻,随着秦霸先这声惊呼,李浩然目光望了过去,只见一个角落里蜷缩着一团黑色身影。

    天很黑,正常视力根本无法看清那边角落里的情况,李浩然之前身受重伤,加之一心逃命,视线都有些模糊了,所以之前并没有察觉到那个角落里的情形。

    此刻有秦霸先提醒,李浩然倒是看见了那角落里的一团黑影,似乎是有一个人蜷缩着睡在那里。

    就像天桥或者地下人行道里面睡着的那种流浪者和乞丐一样。

    “一个流浪者罢了。”跟随在秦霸先身边的一名高手说道:“我去结果了他。”

    秦霸先确定那边的确只是个流浪者,一颗悬着的心顿时放了下来,道:“杀了干脆,怪只怪他什么地方不好睡,偏偏睡在这里,听见不该听见,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

    一名高手来到那流浪者躺着的地方,抬腿一脚便踢在了那名流浪者的身上。

    “嘭!”

    沉重的撞击声传开,李浩然咳嗽着叹息了一声,以这名高手的力量,别说只是个流浪者,就算是一般的武道高手被这一脚踢中,五脏六腑也得被震碎,绝对没得活了。

    “咦!”

    那名高手发出了一声惊呼,显得非常吃惊:“怎么像是没有骨头一样。”

    秦霸先本来没关心那边,此刻心头又是一紧,忙望了过去,道:“怎么了?”

    “这人好似没有骨头。”那高手说着,突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浑身一震,面色巨变,脸上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怎……怎么可能,我……我这一脚下去。”

    正说着,就听地上传出了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好一个美梦,倒是叫你一脚踢没了,真不痛快!”

    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悚之情从脚后跟直窜到了那名高手的后背心与脊梁骨,令他不寒而栗,本能的向后一步跳开,拉开了与那流浪者的距离。

    这一下,秦霸先与他身后那名高手也大吃一惊,李浩然更是被这一幕给震慑住,心下不由得骇然无比。

    能够硬生生承受那名高手一脚而什么事儿都没有,那地上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要知道,就算李浩然非常自负,可即便是在全盛状态下,他也不敢让那名高手这也踹上一脚,那可是会死人的啊,就算以他的能耐不会死去,也得受一定的损伤。

    可是现在,那地上的流浪者似乎什么事都没有,非但如此,他的身体似乎也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就像是在地下生了根,那名高手的一脚根本没能将他的身体踢动分毫。

    太强了,这绝对不是一个流浪者。就算是流浪者,也绝对是一个非比寻常的流浪者。

    天下之大,当真是卧龙藏虎,想不到在这天台之上碰上一个流浪者,竟也是高手中的高手,强者中的绝代强者。

    秦霸先与李浩然一样,同样吃惊不已,他心头骇然之余,猛然回头望向李浩然,并以极快的速度走了过去。

    未免夜长梦多,先杀了李浩然才是正事。

    “上天有好生之德,修得这等本事不容易,还是少做伤天害理之事吧。”那道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而且就像是在秦霸先耳旁说的,吓的秦霸先本能的向一旁跳了一下,立刻望向左侧。

    并没有人出现,那流浪者依然躺在地上,可声音却的的确确是他的。

    秦霸先额头开始冒汗,他知道今天是真遇上高人了,心头一动,伸手在背后打了个手势,自己却向那名流浪者那边走了过去,沉声说道:“阁下到底是何方高人,难道真打算管这闲事?”

    实际上,秦霸先并不比李浩然精明多少,李浩然之前上天台的时候没有察觉到这个流浪者,他秦霸先同样没有察觉到,只不过之前他突然觉得有点紧张,所以向那边望了一眼,现在结合刚刚传入耳中的声音,他已经可以肯定,之前是这流浪者故意让他发现的。

    秦霸先走向那个流浪者躺着的角落,挡住了那边与李浩然之间的视线,他身后那名高手则以极快的速度向李浩然扑了过去。

    对秦霸先来说,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杀了李浩然,而且现在李浩然身受重伤,奄奄一息,真是最好的时机,所以就算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来,他也要先杀了李浩然,因此之前便偷偷对身后那名高手打了个招呼,让他先将李浩然干掉。

    都是高手,那人人影一晃就已经到了李浩然身前五米处,手中一把剑隔空横扫,直接向李浩然咽喉划了过去。

    速度太快了,倘若没有受伤,李浩然也得尽快做出判断与行动才能避开这一剑,而现在的他,早已是强弩之末,面对这一剑,他已无力抗衡,更连闪躲都来不及。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李浩然和那名刺杀者都只觉得眼前一花。

    实际上这一刻,秦霸先与那名站在流浪者身边的高手也感觉到眼前花了一下,似乎有一道风从身边吹了过去。

    那名高手手中的剑遇上了一股阻力,再也无法横扫过去,就这么停在了虚空之中。

    李浩然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当他看着眼前挡着的这道背影之后,终于松了口气,咧嘴一笑,可这一笑便牵动了伤口,不由得疼的闷哼一声,一脸痛苦之色的捂住了小腹部位,面色苍白无比,气息也越来越弱。

    “哎!”

    一声叹息,那道突然横档在李浩然和那名高手之间的身影感叹道:“就算不再动手,他也只剩下半条命了,何必赶尽杀绝呢?”

    “阁下究竟是谁,可知道与我们龙门作对的下场?”秦霸先与另一人急速跟了过来,见同伴手中的剑被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两根手指头夹着,不由得流露出骇然无比的震惊之色,即便是天榜之上的强者,秦霸先也不由得将龙门的名头给搬了出来,试图吓唬住对方。

    “龙门啊?”那老者看上去是个糟老头子,白发苍苍,可实际上面色红润,就连皮肤都比较光滑细嫩,容颜更像是个五六十岁的男人,颇有点返老还童的感觉。

    “秦阔和龙在天在世的时候都不敢这么对我说话,你们是龙门的第几代徒子徒孙?”老者一脸平静的问道。

    “前辈,您老人家再……咳咳,再玩下去,我就真的要死了。”李浩然剧烈的咳嗽了一声,苦笑着说道。

    老头儿回头看了李浩然一眼,嘻嘻一笑:“小李子不错,还记得我。”

    说着,老头儿手腕一转,就听铮地一声脆响,那把剑硬生生被他两根手指头给拗断了,他夹着那点断剑向前一送,噗呲一声直接没入那高手的心口,看上去动作很慢,可那名高手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一下刺入了自己的心口,却是没有任何办法闪躲开去,于是眼神之中流露出的是一种极大的恐惧。

    没有什么比亲眼看见别人要杀自己但自己却无法做出任何逃避与闪躲更令人感到恐惧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