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588章 走错路了
    肖强早已沉浸在他的修炼世界之中。这种状态与熟睡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他从打坐运功之后就已经完全陷入修炼状态之中,所以根本分不清是因为修炼才到的这种感觉,还是其他外在原因而让自己陷入了昏迷的幻觉之中。

    直到张文清用一盆冷水将他泼醒过来,他就像是噩梦初醒一样猛然间惊呼一声,全身神经紧绷的一跃而起,警惕的望着四周。

    “师兄?”全身湿漉漉的,肖强看清了张文清站在床前,不由得吃了一惊,同时发出了疑问。

    紧接着,肖强就看见了徐凤仪,然后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道:“怎么了,我这是怎么了?”

    “下雨了,雨中有毒。”张文清很平静的说道。

    肖强吃了一惊,这才察觉到门外似乎真的下起了小雨,而徐凤仪也同样大吃一惊,她被张文清叫醒之后提醒了一下便知道自己有中毒的征兆,但整个道观都非常安静,没有任何异样,而且这里也不像是有人悄悄潜入的样子,再说了,以张文清的境界,不可能有人闯入这院子里放毒。

    可现在,张文清却说雨中有毒,这就令徐凤仪大为吃惊与不解了,雨中最多携带着一定的酸性液体,最多也就是酸雨罢了,酸雨虽然对空气对环境以及对人体都不好,但躲在房间里面没有被酸雨淋着,怎么都不应有这种昏迷的现象才对。

    难道雨中真的有其他的毒?

    这也太玄乎了,雨里面怎么可能有毒嘛,就算再厉害的下毒高手,也不至于能在雨中下毒啊。

    很多东西徐凤仪都不懂,但张文清一说,肖强就立刻惊醒,心头猛然一沉,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惊呼道:“难道有人要对天师府动手?”

    张文清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今夜一定有大事发生,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发生,你们只要记住一点,活着离开龙虎山。”

    肖强闻言,心情越发凝重,望着张文清:“你呢,师兄,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跟你一起。”

    张文清冲他笑了一下:“师傅毕竟是张家的人,你不同,你还没有给师傅磕头拜师,而且你能力有限,有些事情暂时可以不参与。”

    肖强只觉得张文清话中有话,他肯定知道些什么,不由得追问道:“师兄,到底怎么个情况,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说出来啊。”

    张文清摇头一叹:“我真不知道,但肯定有大事要发生就是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等着?”肖强反问道。

    张文清说:“张弘文师兄也应该察觉到了异样,其他各派的高手也都不可能中毒,一定是警觉了,大家都在等着。”

    张文清说的没错,龙虎山上,各大道家的高手门人都被这场小雨中蕴藏的慢性秘药所侵,但除了没有修炼成内力的弟子之外,那些没有进入修炼状态的内家高手都已经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劲,他们与肖强等人一样,都不知道这毒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而且根本没有察觉到任何防毒者的蛛丝马迹,现在虽然有些乱了起来,但至少各大宗门内部相互告之,静待消息。

    ……

    两小时前,龙虎山天穹之上,乌云逐渐散去,一架战斗机盘旋在乌云之上,将一些粉末药物洒在云层之中,云层发生激烈变化,化作了绵绵细雨落下。

    两小时之后,也就是肖强被张文清叫醒后十分钟左右的样子,有飞机从龙虎山上空划过,一共六十道黑影在飞机飞过之后飘落而下。

    与此同时,龙虎山四周的城镇在这个深夜被封锁,早已进入梦想的普通人家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而还在大街小巷上过夜生活的人们,也被清除在街道之外,纷纷寻找安身之所寄居。

    总之,整个龙虎山道家区域都被彻底封锁,而封锁这边的军警却并没有展开进一步行动,只有无数小车和一些商务车等等车辆从山外而来,开进了这边的城镇,这些车上走下来很多人,他们并不是军人,也不是警察,只是一些武者。

    内家拳外家拳的武者都有,其中十几名年龄比较大的老者,一个个太阳穴高高凸起,气息沉稳内敛,眸中杀机迸射,任何一人都不是简单角色,都是那种杀伐果决,而且一看就是经历过无数生死的勇者猛士。

    龙虎山天师府脚下,无数人头涌动,但却在细雨中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一把很大的黑伞下,一名留着白色长发和胡须,甚至连眉毛都白了一半的老者静静的矗立在风雨之中。

    老者身边,八名年长者一字排开,后面更是无数三五十岁之间的内外兼修的武者等候着。

    从怀中摸出一块比较古老的怀表,老者看了一眼时间,又慢慢将怀表放回怀中,抬头看了一眼龙虎山天师府所在的方向,叹息道:“千年天师府,自此埋葬在历史尘埃之中,倒是有些可惜了。”

    “时候差不多了吧?”一名老者问道。

    白发老者点了点头,道:“上去吧,时候差不多了。”说完,他率先迈步,踏上了登上天师府的玉石台阶。

    ……

    京城,歌舞升平,一片安详。

    郊外的基地里,李浩然是在凌晨一点半左右得到了一个令他震惊无比的消息的。

    随后,李浩然便致电上面,与一号取得了联系,同时离开了基地,第一时间向市区赶去。

    车上,挂断电话的李浩然揉了揉太阳穴,神情略选凝重。

    他的司机兼保镖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名叫李忠,更是他的养子,这个男人老老实实的跟随在他身边已经有三十七年,是个让人很踏实的人。

    看出李浩然的情绪不佳,李忠忍不住问道:“义父,怎么了,出什么大事了吗?”

    “江湖上的大事,自然也与庙堂之上的尔虞我诈撇不清关系,对方下了一盘好棋,江湖一旦被其掌控,将来的很多事情都会容易的多。”李浩然感叹道。

    李忠笑了笑,说道:“义父这么多年来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这种宵小手段还难不倒义父。”

    李浩然笑了一下,之上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神情。

    他老了,与他为敌的那些人自然也老了,可向他这种忠肝义胆一心为国大公无私的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少了,所以他有点后继无人的感觉,但敌人的势力却越来越大,倘若这一次成功,那么用不到三年,局势就会再次发生变化。

    “义父,您有没有想过,气势你早就可以不管这些事情的,这样反而过的轻松一些。”李忠突然说道。

    李浩然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早就该退下来了的,这样也就眼不见为净了。”说着,他深深叹息了一声,然后脸上流露出痛惜与痛恨之情:“你走错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