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587章 好一场小雨
    晚饭过后,张文清让肖强抓紧时间休息,并告之明天一定要小心彭清海。肖强问为什么,张文清说彭清海出自茅山道,茅山道的国术虽然也不错,但更侧重于丹道,炼制丹药非常出名。

    “这彭清海今年也不过三十七岁的年龄,相对云冈来说都要年轻一些,但他的身体强度以及内力修为,却不见得比云冈弱多少。”张文清说道。

    肖强不由得吃了一惊:“靠,有没有搞错,师兄,你不是说云冈已经是最猛的了吗,还让我只需要关注云冈就行,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彭清海?”

    不待张文清回答,徐凤仪便说道:“小师叔说的没错的,彭清海出自茅山道,茅山道派的炼丹之术乃我们道家最强的一脉,这彭清海能有今天的成就,自然与他自身拥有一定的修炼天赋分不开,但最重要的还是依靠药物的辅助。可以说,彭清海从小就被泡在药罐子里改造肉身体质,淬炼肉身机能,拥有强悍的体魄不说,更因为服用大量的丹药,内力也是深厚无比。”

    “的确是这样。”张文清点头说道。

    肖强沉默了下来,虽然有点悲催,但他却是个能面对残酷现实的人,而且他的头脑非常清晰,直接想到了最关键的一点,望着张文清道:“也就是说,经过一夜的休养,我和云冈可能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但彭清海却有灵丹妙药,所以他能恢复到最强状态,甚至爆发出超常发挥的水平?”

    张文清赞许道:“你小子脑瓜子还是挺好使的,果然不笨。”

    肖强眉宇间冒出一根黑线来:“师兄,你这是玩我啊,就算是正常交锋,我也不见得是云冈的对手,明天又要分别与他们两个战斗,我除非喝春-药了,不然怎么干的过他们?”

    徐凤仪啐了一口,俏脸微微一红。

    肖强和张文清却没有察觉到她的神色变化,张文清变戏法一样手中多了一个蓝色的瓶子,在肖强眼前晃悠了一下。

    肖强眸中精光一闪,心头狂跳起来:“神之恩赐!靠,师兄,你也有这玩意儿,快给我,算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了。”

    神之恩赐的威力肖强是亲身体验过的,这激素药物当真强悍,甚至称得上是变-态,以肖强现在的战斗力,单挑云冈和彭清海的确没有任何胜算,可如果有了神之恩赐,在药效范围内,他绝对有把握击败那两人。

    神之恩赐的药效基本上能够维持一小时左右,而明日的战斗只有他们三人相互对战,一小时的时间对肖强来说绝对足够了。

    甚至于,只要他打赢了对方的任何一个,就会立刻对战另外一人,一举将云冈和彭清海二人都击败的话,他便得到了道令,而一共所用的时间,也绝对不会超过半小时。

    “它的药效太霸道,你曾经也试过,所以没到万不得已,你最好别用他。”张文清交代道。

    肖强连忙点头,但心里却没管那么多,他输不起,既然彭清海可以服用丹药恢复体能以及提升战斗力,那么他服用神之恩赐这种激素类药物也就不算犯规,总之只要赢了明天的比赛就行。

    “这种药物真有这么可靠?”徐凤仪并不了解神之恩赐的药效,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肖强忙向她解释了一番,听说神之恩赐竟然能让一个人的战斗力提升一个级别,徐凤仪也大为吃惊,忍不住道:“你们这算不算作弊?”

    肖强一愣,随即望向张文清,突然说道:“师兄,我终于知道你为何这么对我有信心了,原来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啊。”

    张文清伸手道:“来根烟。”

    肖强急忙掏出了香烟,师兄弟二人点上香烟,吞云吐雾,张文清牛-逼轰轰的道:“我从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这道令如此重要,岂能落入旁外人之手,当然是由你保管更加合适。”

    肖强抽了口烟,望着张文清道:“那啥,问你个问题吧。”

    “什么?”张文清问道。

    “明天要是我真输给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你会不会反悔,不交出道令?”肖强说道。

    张文清愣了一下,随即嘿嘿一笑:“还是你了解我。”

    “无耻!”肖强与徐凤仪看见张文清那一脸奸猾的笑容,同时在心里骂出了这两个字。

    从张文清的房间里出来,肖强跟着徐凤仪到了她的房门口,徐凤仪回头望着他,肖强也望着她,就是不走。

    “我要休息了。”徐凤仪说道。

    肖强点了点头:“你休息吧,我看着就行,我最喜欢看着美女安安静静睡觉的样子。”

    “你更应该好好休息,明天还有比赛。”徐凤仪一脸无语的说道。

    肖强将蓝色的药瓶在她面前晃荡了一下:“有了它,明天我就能大显神威,是无敌的存在。对了,今天这两场比试,你有没有被我拉风迷人的身姿迷倒?”

    徐凤仪有点要抓狂了,她本是淡然恬静的性子,现在倒好,一颗宁静心,全被肖强这根搅屎棍给搅的动荡不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跑来这里干什么,又为何还要留在这里。

    “懒得理你。”

    徐凤仪开了房间,身子挤进去之后嘭地一声关上了房门,她背靠着房门,听见肖强在外面拍着房门说道:“时间还早,就算不让我进去坐坐,也应该让我陪着你一起去外面走走,看看月亮数数星星啊,多么浪漫的事情。咦,怎么下雨了,靠,没月亮啊……”

    声音是越来越远,想来是那家伙觉得无趣,已经走了,徐凤仪靠在门上,一颗心比平时跳的略微快了一点,脑子里却是那家伙一连串的话儿在回荡,不由得嘴角勾勒出一丝迷人的弧度。

    真的下起了雨,雨不大,属于细雨绵绵的那种,但下起来之后就没有停过。现在的天气是初秋,秋雨绵绵,笼罩在这龙虎山上,空气清晰怡人,但到了晚上来这么一场小雨,却有点催人入睡。

    白天战斗了两场,肖强自然是有些累了,虽说有神之恩赐在手,他对明天的战斗充满了信心,但依然没有一点大意的意思,从外面回来之后就关上房门开始打坐运功。

    徐凤仪早就躺在了床上,只是翻来覆去的有点睡不着,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深夜了,辗转反侧的徐凤仪意识开始模糊起来,终于被睡意笼罩,便要睡去。

    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徐凤仪猛然间惊醒,可依然觉得非常疲倦,睡意朦胧,但她并没有多想,强打精神问了一句:“谁啊?”

    “是我。”张文清的声音化作了一道丝线一般传入徐凤仪耳中,让她听的清清楚楚,又感觉不是很大声。

    徐凤仪再次惊醒了不少,不知道三更半夜的张文清敲自己一个女孩子的房门干什么,她多了点心思,忍不住警惕起来,问道:“我睡了,师叔有什么事吗?”

    “有没有觉得头晕,特别想睡觉的感觉?”张文清也没有推门进来,而是问了一句。

    这一问,徐凤仪顿时浑身一颤,吓出了一声冷汗,终于觉察到似乎有点不对劲。

    房门外,四合院里一片漆黑,天空之上笼罩着乌云,细雨绵绵,依然下个不停。张文清嘴上含着一根香烟,眯着眼睛仰望天穹,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向徐凤仪说话,轻声道:“好一场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