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586章 三强出炉
    徐凤仪与张云意二人发出惊呼,叫肖强小心的时候,张文清挥了一下手臂。

    一道银白色的光芒从张文清手中飞了出去,犹如一道闪电一样没入了二十米之外的李云聪右腿之中。

    李云聪败给了肖强,又被肖强最后那句话气的不行,竟萌生了杀念,在肖强转身背对着他的时候突袭暗算,当真是卑鄙之极。

    这样的情况下,肖强如果反应稍微慢一点,就只能死在李云聪的剑下,当然,肖强就算死在李云聪的剑下,他回首丢出的那把军刀也同样能要了李云聪的命。

    这一切都建立在张文清不出手的情况下。

    现在,张文清出手了,情况就大不一样。

    李云聪的右侧大腿被张文清丢出的飞刀击中,整个身躯失去了平衡,向着一侧倾斜,同时整个身躯都一个踉跄,差点跌在地上。

    当此之时,他手中劈出的剑便歪了几分,再加上肖强在听见背后劲风之时就已经向一旁滚落闪避,所以那一剑劈在了地上,没能伤着肖强。

    同时,肖强随手丢出的军刀也擦着李云聪的头顶飞了过去,将李云聪头顶发丝削落了一大片,凉飕飕的吓的李云聪更是浑身一个激灵,彻底瘫坐在地上。

    “啊!”

    直到一切都结束了,坐在地上的李云聪才一手捂着大腿被击伤的部位大声惨叫了起来。

    台下围观之人这才反应过来,都不由得一脸震惊,被吓的面色苍白。

    刚刚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可以说肖强和李云聪两人都有极大的可能同归于尽,丢掉性命,真是张文清随手丢出的那把刀救了两人一命,那一刀出现的时机以及所产生的后期效果,当真像是经过精确计算一样,丝毫不差。

    “卑鄙!”

    张云意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此举的确太冲动了,真是让人失望。”

    “失败乃兵家常事,这李云聪如此受不得半点挫折,又是习武之人,将来步入红尘之中,岂不是不能吃亏,吃了亏岂不是以武犯禁,这等心性,对我辈习武之人而言实在是要不得,大忌啊!”

    “还好文清师叔及时出手,否则这场悲剧就发生了。”

    青城派李云聪竟然在落败之后含羞出手,突袭暗算,当真是卑鄙之极,即便武当派、闾山派、茅山道以及全真道等与青城派关系不错,而且这次的道令争夺战他们几乎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只想从张文清手中得到道令,此刻也不禁纷纷摇头,不少年轻人和老道士都出口职责。

    那名青城派带队的道士被众人的话说的一阵脸红,同时也气愤不已,李云聪是他们最大的希望,想不到现在却输给了肖强,青城派想要争夺道令算是没有任何机会与可能了。

    然而,即便如此,李云聪也不该背后伤人啊,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简直将青城派的脸都丢尽了。

    擂台之上,李云聪大腿被飞刀射入,整条腿鲜血淋漓,看那受伤的部位,怕是就算治好,这条腿也得废了,可见张文清出手也是带着愤怒之情,算是给李云聪一个教训,更有废掉李云聪的意思。

    肖强死里逃生,想到要不是有人出手相助,自己可能被李云聪给一剑劈了,即便不死,也得身受重伤,于这次道令争夺怕也是无缘了,不由得心中大恨,一步走到李云聪身边,抬腿就是一脚踢了出去。

    李云聪疼是真的,但也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疼痛夸张,只不过他自己也意识到可能犯下大错,所以故意拉高了声音鬼哭狼嚎,此刻见肖强一脚踹来,急忙伸手格挡。

    肖强这一脚算是含愤出击,用尽了力道,就听嘭地一声,李云聪整个身躯被踢的向后倒飞了出去,非但如此,他格挡的双手更是被压回击在他自己的胸口,口中鲜血狂喷不止不算,手臂胳膊更是咔擦一声裂开,足见肖强这一脚用上了多大的力量。

    李云聪的身体直接被肖强一脚踢下了擂台,当他从擂台上飞出去的时候,肖强也已经冲到了擂台边缘。

    青城派那名老道长急忙窜出,将李云聪接住,同一时间,一道声音在肖强耳旁响起:“回来。”

    是张文清开口了,他已经出手惩罚了李云聪,事后又让肖强将李云聪一脚踹下了擂台,也算是出了一口气,倘若让肖强追上去继续动手,一旦闹出人命来事情就闹大了,适可而止的道理张文清还是懂的。

    只是,即便如此,张文清心里也清楚,他和青城派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尤其是何李云聪父亲之间。

    当年李云聪父亲可是觊觎白素素的美色,试图想要将白素素也收入后宫的,但白素素却爱上了张文清,更没有名分的跟了张文清一辈子,这本就让李云聪的父亲对他恨之入骨,现在张文清亲手废掉了李云聪的一条腿,这个仇就更深了。

    肖强听见师兄的呵斥,虽然心里还有气,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下了擂台,回到张文清身边坐下。

    “表现的还算不错。”张文清满意的笑了起来。

    肖强脸一黑:“不错个屁,就该将他打的生活不能自理,否则哪需要师兄您出手救我。”他倒是真有些后悔了,什么狗屁点到为止,都他么是骗人的,下次再战,就得将对手给彻底打趴下,打到连突袭的机会都不给。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今后自己小心点就是了。”张文清倒是没有否定肖强的话。

    出了这么一场变故,青城派参赛的弟子又都输了,那名青城派带队的道长没有心情看下去,带着李云聪匆匆下山去就医了。

    身为主人,张弘文不得不上台再次说明了情况,并且严肃指出,倘若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坏规矩的那一派将被取消下一届的道令争夺资格。

    此言一出,各大宗门的长者都是心头一紧,虽然对自己门派的弟子非常放心,却也忍不住再次叮嘱了一句。

    当然了,像李云聪这种狭私报复甚至背后突袭暗算的卑鄙之人还是极少的,张弘文说这番话也是因为被吓着了。倘若刚才肖强真的被李云聪给杀了,那么以张文清的脾气,怕是青城派都要遭殃了,他身为道教当代的领军者,很多事情也很难交代。

    比赛依然继续,继肖强获胜之后,云冈与彭清海也分别取得了胜利,三人成为这一代道家最强的三位年轻强者。

    至于最后的排名战,则在明天上午进行,今天打了一天,肖强、云冈以及彭清海都多多少少有些损耗,休息一夜也是为了保证比赛的相对公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