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超神兵王 > 第577章 陪我走走
    没有什么不可能,因为现实就摆在大家的眼前。

    所有人都是看着这场战斗发生的,也是看着它结束的,肖强并没有作弊,也没办法作弊,甚至他是在玉阳子先动手的情况下于第二十七招的时候反败为胜,彻底击败了玉阳子。

    肖强面色略带潮红,体内气血微微翻腾,更只觉得经脉中的内力似乎被掏空了一大半,他的内力总量本就不打,只是一少部分气息存于体内经脉脉络之中,储存于丹田之内,刚才与玉阳子这一番搏斗,尤其是最后一招,内力完全被他释放性质的打了出去,也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对玉阳子一击必杀的效果,彻底赢得了这场战斗,但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那就是内力锐减过半。

    要知道,玉阳子也是凝聚出内力的人,肖强刚刚练出内力数月的时间,又哪里能与玉阳子体内的内力总量相提并论,但肖强胜就胜在他的战斗方式。张文清告诉他的那种将力量完全释放出去的战斗方式。

    可以说,这种战斗方式是有点杀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感觉,是不怎么好的,但它又确确实实非常霸道,能带给敌人无法想象的杀伤力。

    肖强收气,将体内气息重新稳定住,同时运行吐纳之术,安抚体内躁动的气血,慢慢平静了下来,抬头望向玉阳子,迎着突然一脸震惊的神色,嚣张的笑了笑:“没有三分三岂敢上梁山,三个月前在下不才,终于练出了一点内力,这两个多月一直跟着师兄苦练,内力虽说提升不大,但好在师兄是个不错的老实,让我对内力的运用比你们强了那么一点。”

    玉阳子却是知道肖强刚才最后一招的威力的,他一脸不服气的说道:“你这种战斗方式无异于饮鸩止渴,大伤元气,迟早会断送了自己的性命。”

    肖强摊手道:“无所谓了,人总是要死的,多活几年少活几年没多少区别,关键是活着的时候像个人样。再说了,你看我师兄都快六十岁了还这么年轻,据说我师父他老人家早就一百好几十岁了也还活着,所以我不认为这样能让我短命。”

    玉阳子顿时无言以对,心中虽有所不服,但却不得不承认他败给了肖强,败给了一个他根本看不起的对手。

    玉虚子向吕正龙望了一眼,后者神色略有闪躲,玉虚子倒是没有留意到,他并没有请吕正龙出战,而是向吕正龙道:“吕兄,麻烦你帮我照顾师兄,让我来会会此人高招。”

    吕正龙闻言暗自松了口气,他刚才可是观看了战斗的,玉阳子的实力他非常清楚,可在肖强手底下却只走了二十七招就被击败,他现在算是知道了肖强果然名不虚传,是个厉害角色,将武学的速度与力量真的用到了极致,他自诩天才,但也只是与玉阳子等人相差不多,玉阳子都败给了肖强,他并不认为自己能取胜,所以刚刚还真怕玉虚子请他出手。

    非但吕正龙对肖强另眼相看,李云聪以及其他道士对肖强也都有了全新的认识,尤其是张云意,半年多前在龙门他是见过肖强出手的,当时的肖强虽然击败了楚慕白,可在他眼里依然只是个还没有跨过那道门坎的人。

    不曾想短短半年多的时间,肖强竟然买过了那道坎,跨入了神级兵王领域,非但如此,这家伙还练出了内力,而且能够将内力用到这么刚猛霸道,这种战斗力简直没谁了,张云意都没有了把握能战胜肖强。

    “师弟,别去!”

    玉阳子一把拉住了玉虚子,向他缓缓摇头,他算是看出来了,以肖强的战斗力,在场之中能够与之抗衡的怕是只有张云意、李云聪以及那位全真道派的高手了。

    这三人可是圈内公认的高手强者。

    玉虚子愤愤不平的想要上,但却被玉阳子给拉住,吕正龙与李云聪似乎也没有了继续出手的意思,张云意见此,立刻打圆场道:“好了好了,大家本是同出一脉,相互切磋点到为止即可,别伤了和气。”

    玉虚子指着玉阳子道:“这还叫点到为止吗?”

    张云意语塞,话说玉阳子的确伤的不轻,怕是没有十天半月不会缓过气儿来,毕竟是内伤。

    高手相争,尤其还是这种内家拳高手搏斗,本就很难真正点到即止,一般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势必存在胜败,而胜败就意味着受伤,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武术界真正的拳师传授弟子的时候第一句话,第一条规矩就是不要轻易动手,因为国术本就不是用来表演的,是用来杀敌制敌的,一出手自然就是伤人甚至致命,在现在这种法治社会,闹出人命来可不是好玩的。

    “倘若我输了呢?”肖强望着玉虚子问了一句话。

    玉虚子当场语塞。

    是啊,现在是他师兄输了,所以受伤,可如果换做是肖强输了呢?

    以当时二人的交战情况,绝对是一个不慎就会伤筋动骨的,无论谁略逊一筹,一旦被击败都会受伤。

    “师弟,别说了。”玉阳子轻呼了一声,看向肖强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既然动手了就有胜败,我输了。”

    肖强微微点头,这玉阳子还是有点傲气和骨气的。

    “还有谁想要与在下讨教一二的,刚好热身了,在下随时奉陪。”肖强目光扫视其余几人,尤其是望着吕正龙与李云聪二人,前者目光一接触到肖强便缩了回去,心中慢是羞愧与怨恨,肖强虽然没说他,但他之前是站出来说肖强了的,现在肖强发出挑战他却不敢吭声了,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李云聪倒是没有回避肖强的目光,望着肖强道:“你果然了不起。今日就算了,你刚与人动手,我若是胜了你,便是胜之不武,你也不会服气,在这次大比的擂台上我会光明正大的击败你,会将道令拿过来。”

    肖强兴趣索然的挥了挥手:“没意思。”然后转身望着徐凤仪。

    玉阳子受伤,玉虚子带着他走了,吕正龙帮忙扶着也离开了,李云聪自然也离开了。茅山派与全真道派的几名道士本来想和肖强熟络一下关系,却见肖强转身走向了徐凤仪,于是纷纷摇头,在张云意的带领下先离开了。

    肖强来到徐凤仪身边,还没开口,徐凤仪便笑着道:“一年不多不见,你可强了不少,进步真的很大。不过还是那个暴脾气。”

    “你也一点都没变。”肖强望着徐凤仪,目光很平静,但平静之中却有一种徐凤仪能看出来的炽热:“还是那么漂亮动人。”

    徐凤仪装作没看出肖强眼神中的那一抹炽热,撩着发丝道:“油嘴滑舌。”说着将目光移开,道:“陪我走走呗?”

    “走走,我最喜欢散步了。”肖强立马说道,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